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止痛药副作用还会缓解负面情绪

2015-4-17 12:48| 发布者: endwin | 评论: 0 |来自: 凤凰

导读: 研究常用镇痛药扑热息痛(又称退热净)的研究人员发现了这种药物具有一种之前未知的副作用:它会模糊积极的情绪。
在这项研究里,服用扑热息痛的被试者在看到令人愉悦或者令人不安的照片时,所产生的强烈情绪相比服用安慰剂的被试者都要更少。

扑热息痛作为无需处方即可出售的镇痛剂泰勒诺的主要成分,已经在美国被使用了70多年,但这是首次表明它具有这种副作用。之前的研究发现扑热息痛不仅能够止住生理疼痛,还能抑制精神疼痛。这项研究进一步调查了它还能减少用户体验的积极情绪,研究首席作者、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社会心理学的博士研究生杰弗里·杜尔索(Geoffrey Durso)这样说道。

“这意味着使用泰勒诺或者类似的产品可能会产生比之前预计更加广泛的后果。” 杜尔索说道。“扑热息痛可能不仅仅是镇痛药,还是是通用情绪的解压利器。”
杜尔索与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学研究生安德鲁·勒特雷尔(Andrew Luttrell)以及俄亥俄州立大学瓦克斯纳医学中心行为医学研究所的心理学副教授鲍尔温·韦(Baldwin Way)进行的这项研究被发表在期刊《心理科学》上。

韦表示研究里服用镇痛药的被试者似乎并不知道他们的表现有所异常。“大多数人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在服用了扑热息痛后,他们的情绪受到了影响。” 根据美国消费者健康产品协会(CHPA)的数据,扑热息痛是美国最常见的药物组成部分,有600多种药物包含这一成分。据CHPA表示,每周大约有23%的美国成年人(大约为5200万人)服用了包含扑热息痛成分的一种药物。

这项研究包含对大学生的两项研究。第一项涉及82名被试者,其中一半服用了1000毫克急性剂量的扑热息痛,而另一半服用了外观一样的安慰剂。然后他们静等了60分钟让药物生效。

然后,被试者观看了从数据库(国际情绪图片系统)里选择的40张照片,这一数据库被全世界的研究人员用于诱发情绪回应。照片主题从极其不愉悦(哭泣、营养不良的儿童)到中性(田野里的奶牛)到非常愉悦(幼童与猫玩耍)不等。

在浏览了每张照片后,被试者被要求评价每张照片有多积极或者消极,从-5(非常消极)到+5(非常积极)来进行评价。然后他们将观看相同的照片并依照从0(没有情绪)至10(极端的情绪)评价每张照片诱发他们的情绪回应。两项测试结果都显示,与服用安慰剂的被试者相比,服用扑热息痛的被试者对所有照片的评价都不是那么极端。换句话说,在扑热息痛的影响下,积极的照片看起来不那么积极,消极的照片也不那么消极。对情绪反应的调查结果亦是如此。

“服用扑热息痛的被试者并不会像那些服用安慰剂的被试者一样经历情绪的高潮和低谷。”韦说道。例如,当看到情绪上令人触动的照片时,例如营养不良的儿童或者和猫咪玩耍的儿童,服用安慰剂的被试者自我评价的情绪水平非常高(平均分为6.76)。而服用扑热息痛的被试者感觉则没有这么强烈,看到极端图片时他们的情绪水平平均只有5.85。两组被试者对中性图片的评价则相似。

这些发现看起来引人注目,但其中蕴含的一种可能性便是扑热息痛改变了人们对量级的评价。换句话说,扑热息痛模糊了个体对一切事物的广泛评价,而不仅仅是包含情绪内容的事物,杜尔索说道。

因此研究人员进行了第二项研究,85名被试者观看了相同的照片,和第一项研究一样进行了有关照片内容和情绪回应的评价。此外,被试者还被要求评价他们看到的每张照片里包含的蓝色程度。

结果和第一项研究结果并无太大差别,服用了扑热息痛的个体(与服用安慰剂的个体相比)对积极或消极图片的评价以及情绪回应都非常迟钝。然而,两个小组的被试者对蓝色内容的评价却相似。这表明扑热息痛会影响我们的情绪评价,而非我们普遍的量级评价。

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还不知道其它镇痛药,例如布洛芬和阿司匹林是否也有相似的效应,尽管他们计划接下来研究这一问题。

扑热息痛与很多其他的镇痛药有所不同,它并不是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这意味着它并不是用于控制体内炎症。至于这一事实是否与药物可能的情绪效应有关,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这些研究结果可能对心理理论产生影响,韦表示。心理学研究里的一个重要问题便是相同的生物化学因素是否会控制我们对生活中的积极和消极事件的反应。一个常见理论认为某些因素会控制我们对生活中糟糕事物的反应,例如当人们经历了离婚那种感觉将会是摧毁性的。

但这项研究为一项相对较新的理论提供支持,后者认为常见的因素可能会影响我们对生活里好和坏的事物的敏感度。这意味着经历了离婚的人如果面对工作升职或者其他极端积极的事件可能可以活的更好。

在这项研究里,扑热息痛可能触发了某种敏感性,导致人们对积极和消极的生活事件的反应发生了变化。“日益增多的证据表明某些人对生活中的各类大事件更加敏感,而不仅仅是面对糟糕的事脆弱不堪。” 杜尔索说道。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