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ChinaJoy模特的冷暖青春:聚光灯下并非想象中的美好

2015-8-5 12:11| 发布者: angie | 评论: 0 |来自: 澎湃网

导读: 刚进入八月,上海迎来了高温天气,水泥路面上热浪翻滚。新国际博览中心里挤满了人,举着手机、相机对准舞台上的Showgirl。闪光灯和舞台灯此起彼伏,观众的欢呼和音乐让现场更加燥热。



这是第十三届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4天公众展会合计入场人次为27.3万,再创历史新高。今年的ChinaJoy已经成为亚洲第一大游戏展,800多家参展商、近4000款娱乐产品吸引了各类游戏的忠实粉丝。中国的游戏娱乐产业越来越繁荣,在这个产业中,“美女”是其中重要的元素,为了吸引观众,历年的ChinaJoy都会请来美女站台表演并和观众互动,姿色和身材成了厂商最看重的“广告”。


8月2日早上6点,王先和岑岑已经换好衣服,开始对着镜子认真地画着睫毛。

她们住在上海浦东一家酒店,王先最早是在某游戏公司的Showgirl群里认识了岑岑,她在群里问了一句“家住得远,谁要在展馆旁边一起租房子”,岑岑爽快地第一个回话,两个没见过面的姑娘住在了一起。

王先是90后,家住闵行。“来第三届了,我算有点经验,像我这样住酒店的不在少数,谁不想早上多睡一会啊”。从空乘学校毕业后,她接拍了长长短短几部片子,小有些名气。“现在天气热,剧组一般都会避开这个时间拍戏,正好是空档期,我就出来挣点钱,也提高一下出镜率”,她翘起手指,翻出了手机里在片场拍摄的照片。“喏,我还当过李小璐的文替呢”。

对于王先的演艺经历,岑岑很是羡慕。这位刚毕业一年的安徽姑娘之前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销售,“我说话慢,性子也慢,可能不大适合这份工作”。从房产公司辞职后,朋友陪她参加ChinaJoy面试,当场就通过了。“好奇吧,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舞台,我想看看自己能做到多少”,岑岑低声说。


早上的ChinaJoy现场还没热闹起来,化妆间里,造型师还要为Showgirl们再精心打扮一番。每天十个小时,展台上的姑娘们要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上走下。“几天下来,我的小腿已经僵了,没有感觉了,上台整个人都在晃,还要使劲地硬撑着”,岑岑抱怨道,用手来回揉捏小腿肚子。


表演的间隙,王先和岑岑最离不开的是手机。她们紧紧捏着手机直到要亮相前最后一刻才放下,吃饭的时候也是一手捧着饭盒一边刷着朋友圈。“每天在场馆里十个小时真的太难熬了”,王先摇摇头,“没有手机我根本无法想象”。这也几乎是每一个Showgirl的共同感受。


场内的观众深感手机的重要性,他们跟自己心仪的Showgirl合影后,眼睛总是直愣愣地盯着姑娘们手里的手机,“美女,加个微信嘛”。“一天大概能遇到十来个吧,要是摄影师大家一般都会加,因为摄影师会给我们返图,遇到拍得好的以后还能约拍”,岑岑秀了秀手机里新加的好友,“屌丝就算了,太可怕”。

一位摄影师把新鲜出炉的图片发在了群里,两个女孩的手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点击。下载了自己的美照,然后打开美图秀秀磨皮,最后发到朋友圈。“快来给我们点赞哦”,两个人异口同声。

现场,王先与柯蕙玥(右)一同站在镜头前摆好姿势。

柯蕙玥是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大一的学生,和王先在同一个展台走秀。“以前都是在后台帮人家当穿衣工,走到台上还是第一次,蛮新鲜的”,小柯笑着说,“这几天已经锻炼得很会找镜头了”。


“就只是觉得闪光灯不停地闪,我的眼睛真的好痛啊”。聚光灯下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第一天穿那双高跟鞋真的怕摔死,四天下来,我已经可以穿着一路小跑了”。


无数次的登场,下台,Showgirl们要随时注意自己的姿势和仪容, “拍电影、电视是个脑力加体力的活,T台纯粹就是个体力活,这里没有视觉的盲点。”王先对此很有心得。


有些Showgirl太累了,下台走进休息室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不顾形象,有的甚至躺下就睡着了。这样的后台,是岑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


柯蕙玥是大学班里唯一一个拍过广告和通过正规面试环节进入ChinaJoy的姑娘,同学们开始调侃她是女神、是班花。“但是也有朋友跟我吵架,她们认为我的工作赚钱太容易,觉得这个行业太乱”,小柯顿了顿,“我觉得乱不乱是个人问题,清者自清吧,但是Showgirl的辛苦是外人根本体会不到的”。据介绍,今年Showgirl的劳务费最低的一天只有300元。折算到每天近十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这钱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好赚。“可是很多人都不是为了钱而来的,她们有的希望能出名,有的则希望自己的模特履历上有漂亮的一笔”,岑岑很是明白。


小柯在ChinaJoy上一天的收入是600元,在这一天中,她要数十次登台表演、同观众互动,应付四面八方的镜头以及满足二三十余名宅男提出的合影要求。“我最怕就是他们凑上来贴着脸照相,使劲搂你的腰,还要留电话。”

休息室又有人在传某位Showgirl因争做展台主推而主动被潜规则的事情,这样的传闻每天都在上演。“还不是为了钱”,柯蕙玥坦言金钱和虚荣都很重要,“身体其实倒反而没那么重要。但是如果你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话,失去的更多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她想了想说,“钱是会花光的, 奢侈品是会过时的,可是女性的尊严是会一直留着的”。


对于这些女孩来说,不论怎么看待金钱和尊严,青春都一定是稍纵即逝的。在这个圈子里,身材、长相、妆容都是女孩们相互攀比的内容。


为了保证在ChinaJoy上的表现,王先已经两天没有吃过晚饭了,靠着水果、酵素和自己的独门混合茶,她每天朝着自己体重90斤的目标挺进着。展会的第三天晚上,王先和岑岑一起去吃麻辣烫,然后一起去发廊洗头。洗完头回到酒店,两个人的夜晚似乎才刚刚开始。


卸好妆,岑岑拿出一大瓶瘦身油,开始轮番在肚子、手臂和腿上涂抹,“这东西感觉辣辣的,要不是为了工作,我这么努力减肥干嘛啊。”王先在一旁准备自己的电动瘦脸机,“这世界终归是瘦子的”。屋里的空调依旧不给力,当岑岑在楼上做完100个仰卧起坐和劈叉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后,她已如浴桑拿。

王先坐在楼梯上用瘦脸仪,腿上还包着保鲜膜。


王先的手机亮了起来,这次并不是摄影师或者其他女孩,王先趴在垫子上看了一会儿手机,一个人跑出了房间,在草坪上来回踱步。

王先的爸爸去年11月突然查出了肺癌,这样的检查结果让王先很震惊,“医生说最多还有一两年可活”。

王先的父母在自己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离了婚。“我小时候挺恨他们的,觉得他们都欠我好多好多。当时特别叛逆,我就是要报复他们。只有越不听话,他们才会越关注我”,王先说,“爸爸妈妈肯定也是觉得亏欠我,于是我只要缺钱花,他们就会给我。我不存钱,我把所有的钱都用来打扮自己,因为我觉得没有负担”。


如今化疗需要一大笔钱,王先开始为了爸爸挣钱、存钱。“以前可能还能依靠他们,来CJ也是为了满足好奇和虚荣,现在很多东西都要靠自己了”。爸爸的一句话打动了她,“他说如果他走了,最放不下心的人就是我和奶奶,他还没看到我幸福。就算他走了,他希望能看到女儿在这个社会上独立”,王先抽泣起来。


岑岑的父母在她7岁的时候也离了婚,岑岑小学跟着爸爸过,中学后一直跟着妈妈。“女人在30岁以前,要使劲努力,展现自己最美好的东西”,岑岑说这是妈妈教她的。“30岁以后呢?”王先问,然后又抢着自己回答,“嫁人呗,还要找个有钱的”。

岑岑最近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个兵哥哥,“他们(军人)有着天然的安全感吧,不过顶多也就是在网上聊天时‘意淫’一下”。


谈起爱情,这两位“宅男女神”都认同“男人太不靠谱”, 早早就经历过恋爱的姑娘拿出了看淡一切的样子,“尤其是CJ上那些宅男更不靠谱。要是有女朋友,谁还出来到处看美女、要电话、拍合影啊”,王先大笑起来,笑得眼角都起了皱纹,岑岑拼命点头:“等到有一天,我终究会把这些天认识的人,发生的事情写下来,写成一本书,或许它是我能送给自己青春最好的礼物。”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