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视频 | 澳洲父亲卧底中国寻找的致幻剂是什么?

2015-9-17 13:02| 发布者: angie | 评论: 0 |来自: 新浪网

导读: 澳大利亚一个16岁的青年吸食致幻剂后跳楼身亡,他觉得会飞。他死后,父亲布里奇追溯致幻剂生产商来到中国合肥,以澳洲黑帮老大身份“卧底”。

澳大利亚电视节目播出布里奇卧底的故事


9月13日,澳大利亚电视节目《60分钟》报道,2013年,16岁的澳大利亚少年Preston Bridge服用了合成致幻剂后出现飞翔的幻觉,跳楼身亡。

他的父亲布里奇(Rod Bridge)为了追查致幻剂的来源,来到中国合肥,以澳洲黑帮的身份卧底一家致幻剂制造商,称要采购毒品。并在电视台制片人的帮助下,全程偷拍。

节目称,在中国,这些合成致幻剂打着“研究用药”的旗号,因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非法。而一旦一种致幻剂被法律禁止,就会马上改变化学成分,制造出新的致幻剂逃避法律。

实际上,在中国严格的毒品控制之下,“所有只要是用于中枢、产生中枢性变化的、非医疗性的用途的药,不管它的化学结构是什么东西,都是违法的”。

然而,更现实的问题是,近两年,“在我国每年新发现的吸毒人员大概有60%至70%左右都是吸食新型毒品”。北京安定医院医务科主任、中国合成毒品防治专家委员会委员盛利霞告诉新浪《新闻极客》,合成致幻剂最大的危害就是出现幻觉,导致跳楼、暴力等行为。

澳洲父亲卧底合肥致幻剂制造商

布里奇与16岁的儿子

布里奇是一个比较成功的生意人,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2013年,布里奇的小儿子Preston Bridge16岁。

小儿子要去另一个城市的高中,准备开学。这一天他还和母亲吻别。当天晚上,他跟一群学生一起开party庆祝,在party上,他服用了一些街上买来的合成毒品,叫做25i-NBOMe。

当时,他出现了严重的幻觉,觉得自己会飞,从阳台一跃而下。

再见时,儿子已躺在医院里

节目称,在澳大利亚合成致幻剂已经造成很多青少年死亡

父母再见到他时,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插满管子。两天后,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承受丧子之痛的父亲布里奇向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反映无果,他开始在网上跟生产这类物质原料的公司接触。他号称自己是黑帮老大,打算进货。

他说,这是一个父亲为了孩子而寻找真相的旅程,自己不能看着别的孩子步上儿子的后尘,必须要做点什么。

布里奇来到中国合肥的一家致幻剂制造商。

他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普雷斯顿去世两周后,负责调查案件的警方发现了事发当日残余药丸上的印花,该标记显示药丸的原材料来自中国。

布里奇伪装成一个携带巨款急欲采购的毒品贩子,和合肥一家制造商取得了联系。

澳洲当地电视台的制片人协助他,用眼镜式摄像头偷拍下了一段20分钟的纪录片。

在和毒品制造商的“老板”混了几天后,布里奇取得了对方的信任,双方约定好了看货的日期。

“工作人员”向布里奇介绍各种致幻剂。一种叫做a-PVP的合成致幻剂,毒副作用非常大,售价是每公斤6300美元。还有4-CMC, 3-CMC等许多种,还介绍了夺去儿子生命的25i-NBOMe。

致幻剂制造商向布里奇和节目制片人介绍产品

合成致幻剂也是毒品

致幻剂产品多种多样

制造商表示,供货100公斤都没问题

制造商还让布里奇可以试试

节目中说,在中国,这些合成致幻剂打着“研究用药”的旗号,因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非法。

盛利霞告诉新浪《新闻极客》,有致幻作用的药物和纯致幻剂是不同的。比如苯丙胺,用作毒品时是冰毒,但一些感冒药、咳嗽药中可能也有少量的苯丙胺。但是,“只要是用于非医疗性的,就认为是违法。”

“原则上说,中国的定义是,只要是用于中枢的,产生中枢性变化的,而且是非医疗性的用途的药,不管它的化学结构是什么东西,都是违法的。”

她表示,“国际上也是这样认定的,但是管理的级别不同,中国算是对毒品管理最严格的。”

合成致幻剂或者叫合成毒品,被称为新型毒品,不论它们的化学符号是什么,都与海洛因、可卡因一样,是毒品的一种。

比如布里奇小儿子所吸食的25i-NBOMe,以及视频中提到的a-PVP、4-CMC、3-CMC,都是一个化学符号。

盛利霞说,除了天然的不用生产的毒品,也就是传统毒品海洛因和大麻,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合成毒品。

所以,的确面临着这种情况:法律改变的速度没有化学合成的速度快。盛利霞说,这种情况在中国还不是很明显,在国外确实如此。出现一种致幻剂,管制之后,就变成另一种化学结构规避法律风险。

尽管在《60分钟》节目中也提到,澳大利亚刚刚颁布了最新的法律,禁止所有的合成致幻剂。但是合成致幻剂要打击起来仍十分困难。

“我见过吸食合成致幻剂的最小的只有十几岁”

布里奇的手臂上纹着儿子的名字

因为致幻剂,布里奇失去了16岁的爱子

合成致幻剂并不像传统毒品那样,对人的躯体造成巨大伤害。所以由于一些误区,使人们误以为致幻剂不是毒品。

“在我国的强制戒毒所里,每年新发现的吸毒人员大概有60%至70%左右都是吸食新型毒品的。”盛利霞表示,最早的时候吸毒人员百分之百都是传统毒品海洛因,这几年新型毒品占的比重就越来越多。

吸食的人群主要是年轻人,呈现低龄化。大多是好奇、容易接触毒品的辍学、无业人员。“我见过最小的一个吸食致幻剂的孩子,才十几岁,还未成年。”

致幻剂不会像海洛因那样有超强的躯体成瘾性,有些甚至没有成瘾性。但是对精神的损害更大,出现精神病例症状的几率比传统毒品高得多。

吸食之后出现幻觉,对吸毒人员个体和社会的危害更大,比如跳楼、毒驾、或者觉得有人要杀他而伤害别人,或其他受幻觉支配的暴力行为。

戒毒也与传统毒品不同。从躯体来说,没有传统毒品那么痛苦。但是新型毒品吸引力会非常强,心里对它的渴求,那种“想”会非常地强烈,所以需要治疗的时间也会很长。

布里奇目前已经回到澳大利亚,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但他仍没放弃对致幻剂售卖的调查。“让他最为震惊的是那些在调查中接触到的生产商和供应商竟然都不觉得致幻剂的生产和销售可能是违法的。”

他还对媒体表示,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希望再度赴中国展开调查,并渴望能与高层的中国官方联系,他认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因为这些药物不仅贩卖到澳大利亚,也贩卖到世界各地”。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