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曝ISIS首领隐秘生活 无恶不作令人发指

2015-9-21 11:47| 发布者: frank | 评论: 0 |来自: 多维新闻

导读: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持续迫害这个世界,其恐怖行径令人发指。近日,一位曾经被ISIS首领巴格达迪掳为奴隶的雅兹迪族女孩讲述了更多令外界震惊的恐怖隐情。


她向美媒CNN讲述了她及同伴遭受巴格达迪殴打和虐待的经历,并披露巴格达迪曾对美国人质凯拉·米勒实施强奸。

亡命天涯

据CNN近日报道,当ISIS的军队大规模涌入伊拉克辛贾尔地区,世代在这里居住的雅兹迪(Yazidi)族人被迫躲入附近的山区。为了求得一线生机,超过四万名绝望的雅兹迪人躲藏于伊拉克西北部的山区,冒着炎炎酷暑,过着颠沛流离、缺衣少食的生活。而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

雅兹迪族是中东地区的一个神秘又古老的民族,他们是库尔德人的后裔,主要分布于伊拉克摩苏尔周边地区。不同于阿拉伯人,雅兹迪人信奉着一种在伊斯兰教创立之前就有的古老宗教。随着ISIS肆虐伊拉克引发全世界关注,不为人知的雅兹迪族人也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之中,如今他们正在遭受着恐怖分子们残酷的迫害。

16岁的雅兹迪女孩Zeinat(化名)曾遭ISIS劫持,并被迫在该组织头目巴格达迪(Abu Bakral-Baghdadi)家中为奴。Zeinat对CNN回忆称,当听到ISIS即将到达她们所在地区的时候,家人带着她匆忙逃跑。她们害怕极了,希望逃到山区能够安全些。显然,这些雅兹迪族人听到过一些关于ISIS的恐怖故事,非常清楚留在家中的后果。

ISIS的精神控制

除去身体上的折磨,Zeinat和其他女孩在精神上也饱受摧残。“他(巴格达迪)经常给我们洗脑,让我们忘记自己的父亲、兄弟,”Zeinat说,“他说他们(伊斯兰国组织)已经杀死了我们的父亲和兄弟,并娶了我们的母亲和姐妹。”

雅兹迪族人拥有着自己独特的宗教信仰。他们相信至高无上的神创世之后,又创造了孔雀天使来保护世上的子民。特殊的宗教信仰曾令雅兹迪人在历史上屡遭迫害。而对于极端崇尚伊斯兰教的ISIS而言,雅兹迪人的宗教信仰也被其攻击为“邪教”和进行“魔鬼崇拜”。

ISIS游街示众库尔德武装人士画面

为了达到从精神上彻底控制这些奴隶们的目的,ISIS通常还会对她们进行恐吓和威胁。刚被巴格达迪带回家的时候,Zeinat和女孩们就被要求观看一段ISIS武装分子斩首西方人的视频,并以此被威胁她们抛弃掉自己作为雅兹迪族人的信仰,否则就会和视频中的人落得同样下场。

“视频中是一个记者,一个美国记者,而一名一身黑衣的蒙面人杀死了他,将他斩首了。”Zeinat回忆说。而巴格达迪则对她们说:“你有两个选择,归顺我们,或者像视频中的人那样死去。”Zeinat对视频内容的描述和外界看到的ISIS斩首视频基本一致。

14岁的雅兹迪男孩艾哈迈德(Ahmed)也曾对《每日邮报》透露ISIS是如何在臭名昭著的“杀人青训营”中教他和其他年轻的男孩去杀人的。

ISIS于去年八月在伊拉克劫走了这名14岁的男孩和他的家人,强迫这个男孩出现在该组织用于向全世界展示“武装分子教导年轻男孩如何将人斩首”的宣传视频中。这名男孩说道:“他们(ISIS)告诉我雅兹迪人是肮脏的人种,理应被斩首。如果我不做(杀人),他们就会杀了我。”

关于凯拉·米勒(Kayla Mueller)

Zeinat透露,她和已故的美国人质凯拉·米勒相遇于拉卡市的一座监狱,她当时被关在那里作为从巴格达迪家中逃跑的惩罚。凯拉和她曾被关在同一间牢房里好几个星期,在一起被监禁的日子里,她和凯拉的关系很亲近,“她是我的朋友,就像我的一个姐妹一般”。

“我第一次踏入牢房的时候,我看见了凯拉,我以为她也是雅兹迪族人,所以对她讲了库尔德语。然而她对我说‘我听不懂’,所以我又换了阿拉伯语……我告诉她,我是一个雅兹迪族女孩,来自辛贾尔,是被ISIS抓来的。”

“在那之后,我们一直呆在一起,情同姐妹。”

“监狱里的空间太小了,光线又很暗,没有电。当时又是夏天,天气非常炎热,”她说道,她们能够在早上得到一些面包和奶酪,晚上则是米饭或者通心粉,“量非常少,我们长期处于饥饿之中。”

而后,Zeinat回忆,她们又被转移到了ISIS高层领导人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名下的一栋房产之中。根据美国政府官员的说法,阿布·沙耶夫在组织中主要负责管控ISIS巨额的石油收入。

同时,Zeinat说:“凯拉曾私下透露说她曾经被阿布·巴格达迪强奸。凯拉向我透露了详情,阿布·巴格达迪强奸了她4次。”

“有一次,当凯拉回来后(之前她被带去见巴格达迪),我们问她‘为什么你在哭’。”然后凯拉告诉我们巴格达迪对她说,“你必须成为我的妻子,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将是我的妻子,如果你拒绝,我会杀了你。”

根据Zeinat的回忆,巴格达迪将米勒视为自己的“妻子”,迫使她穿着传统面纱以遮住面部。“巴格达迪娶了她……他认为她是他的妻子,他不允许他的朋友阿布·沙耶夫看到她的脸,她总是不得不穿上Niqab(伊斯兰教传统面纱,用以遮挡面部)。”

她还提到,巴格达迪还赠予了米勒一块手表作为他拥有米勒“所属权”的证物。

“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手表,但又是如此贵重……他将这种同一类型的手表送给了他的每一位妻子。”

ISIS宣称《古兰经》鼓励他们俘虏和强奸非穆斯林女性,Zeinat表示,巴格达迪同样威胁她和另外的女孩们说她们也将被迫成为他的性奴隶。“巴格达迪告诉我们,他对凯拉所做的事,同样也会对我们做。他(巴格达迪)说‘周五,周五就将轮到你们了’。”

Zeinat表示,她曾经拼命说服凯拉·米勒和自己一起逃跑,但每次都无济于事。“当我听到凯拉告诉我的一切,我想逃跑,我对凯拉说让她和我一起逃走,但凯拉拒绝了。她同我说了美国记者被斩首的事,认为‘如果我逃跑的话,他们也会将我斩首的’。”

这位人道主义工作者曾在印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等地为人道主义援助组织工作。叙利亚冲突爆发后,她前往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地区为难民提供帮助。2013年8月,她在叙利亚阿勒颇一家医院工作时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绑架,据信于2015年在约旦轰炸中身亡。

但据BBC报道,两位曾经也当过巴格达迪性奴隶的雅兹迪女孩对BBC记者说,凯拉·米勒并非身亡于飞机的轰炸,而是死于ISIS之手。

巴格达迪的生活习惯

作为巴格达迪曾经的奴隶,Zeinat无疑能够提供有关这位ISIS头目日常生活的一些关键性线索。

“ISIS的这位领导者是一个晚起者。”她说,“他通常上午10点才起床,然后直到午夜才上床睡觉,他每天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有的时候,他也会和我们交谈一下……但随后我们可能会有好几天都看不到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巴格达迪看起来和他最近的照片几乎一样,照片是在摩苏尔一座清真寺前拍摄的,“但他没有身着这样的(传统穆斯林)服饰,他穿着一件普通的衣服,也没有戴着图片中的那块手表,是另一块表。”

这位恐怖组织的大头目对手机可是避之唯恐不及。根据Zeinat的说法,巴格达迪相信联军的部队能够根据手机信号追踪到他的具体位置。

“巴格达迪和他的家人一直在不停地搬家,一个家到另一个家,一个镇到另一个镇。”Zeinat说。她到来后的第二天,一场空袭将隔壁的屋子炸毁,促使整个巴格达迪家族马上收拾行装进行搬家。

“他和所有ISIS的指挥官们都保持着很密切的联系,只是我并不知道他是如何与他们联系的。”她说,“巴格达迪不使用手机,他非常害怕战斗机掌握到他的行踪。”

因此,Zeinat相信,巴格达迪应是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和自己的指挥官们进行沟通的,那些深得其信任的心腹在其中帮忙传递消息。

然而对于Zeinat,“肯定是没什么好话的”,她不断遭受折磨,一天也没有停过,这令她下定决心要逃跑。最终,她发现了一个机会。

逃离魔爪

“我发现房间里有一扇窗户,”Zeinat说,“窗户有些微的破损,我们就一直用力推它,推它,直到那里出现了一点空隙。”空隙恰好足够大到能令她和她的朋友从中爬出。

她回忆称,那时正夜深人静,她们奔跑着,不停地奔跑着……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要往哪里跑,只是不住地向神祈祷,祈祷神帮助我们,让这一切痛苦结束。我们不知道该去哪里,也没有任何计划……只是朝着任意的方向拼命地奔跑着。”

她们在逃跑途中还遭遇了ISIS武装分子的枪击,不过,在她们跑着,爬着,躲藏着行进了几个小时之后,最终到达了一个小村庄。

“我们注意到所有的房子都没有通电,只有一间屋子有电。”她回忆道。我(对我的朋友)说“我们就去求助那间屋子里的人,ISIS因为害怕空袭总是将所有灯关掉,那一间亮着灯的房屋就是我们的希望”。

随后,她们所求助的那家的男主人和他的表弟骑摩托车将这两个女孩送达了安全的地方。

“我们穿着覆盖全脸的黑色niqab(伊斯兰传统面纱)坐在他们身后的摩托车后座上。”她解释道,“他们载着我们……穿过田野和后街,以躲避路途中所有的检查站。”

受害者们的未来

Zeinat终于和她的母亲和兄弟姐妹们幸福地团聚了,然而她还有3个姐妹仍在ISIS手里,前途未卜,她的父亲也失踪了,据信已经死亡。

ISIS武装分子绑架、强奸、折磨和屠杀了数以千计的雅兹迪人,联合国指控该恐怖组织对雅兹迪族人犯下了种族灭绝罪。

据路透社报道,逃出ISIS魔窟的曾经的奴隶们正面临着严重的“创伤后”心理修复问题。一些受害者在到达伊拉克北部安全区之后,接受不到任何心理治疗,那些被囚禁、折磨和强奸的日子也许会成为她们一辈子的梦魇。

一个名为YAZDA的雅兹迪人救助组织的工作人员Jameel Chomer告诉路透社记者:“那些逃出来的女孩,她们没有地方住,只能和其他的难民一起挤在狭小的帐篷中。她们还在持续地受苦,心理和身体的治疗都很缺乏。”

历经长达两个半月的痛苦折磨而最终成功逃脱,Zeinat现在希望忘掉过去的种种,开始新生活,她想要移居海外,接受教育并成为一名教师。

同时她也希望,她向有关部门所提供的信息能够帮助联军尽快找到巴格达迪,“我希望他们杀了他,”她说,“越快越好。”

“他杀人,逼迫别人背弃自己的信仰。他对女人实施性侵,还令多少家庭离散,多少亲人生离死别.”她一字一顿地说,“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魔鬼。”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