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日本最大黑帮山口组万圣节停发糖果

2015-10-27 12:16|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澎湃国际

导读: 提到日本黑社会,很多国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经常在日本黑道电影作品中出现的“山口组”。

不一样的江湖:拜金,分裂,黑吃黑

今年73岁的司忍(本名筱田建市)1962年就加入山口组,于2005年就任“六代目”组长,但在上任前一年就因部下非法持枪而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尽管他仍在服刑前完成了对山口组的接管工作,直到上任后4个月才入狱服刑,但在服刑期间也无法遥控指挥,实际工作多由其副手高山清司领导,2011年刑满释放后继续管理山口组。

但江湖已经不再是司忍所熟悉的那个江湖。在经济环境不景气的冲击,以及日本政府借机组织的“新坏灭作战”下,2015年年初的山口组不仅成员已锐减到2万多人,仅相当于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今年8月27日,以其核心执行部团体山健组与宅见组为首的十三个团体更是脱离山口组本家,另改组新组织。虽然这并不是山口组历史上的第一次内讧,但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确如雪上加霜。

《朝日新闻》把这次山口组的分裂形容为“穷到分裂”;《朝日新闻》引述警方透露说,山口组高层曾威胁分裂团体“你们出去的话,连饭都没得吃”;但分裂团体回应:“我们要回到原来的山口组”,体现了内部人心动摇。那么什么是“原来的山口组”呢?

研究黑社会的日本著名记者沟口敦曾指出,传统日本黑帮的架构其实是对天皇体制的映射。换句话说,日本黑帮上下级之间实际上恰似天皇和武士般绝对服从的封建父子关系,人情和义理构成极道人物最基本的行事准则。

但从“五代目”山口组开始,组内父子关系愈加淡薄,每月上缴的巨额纳金决定一切;到“六代目”时,不仅每个月的份子钱从80万涨到115万日元,而在各大节日、或者司忍生日的时候,各直系组长们还需要集齐1亿作为礼物“上供”,这样他一年将近有6亿多的礼金收入。许多在山口组混迹多年的直系组长常因为承担不起这笔费用,而被扫地出门。

加上司忍为人阴险,不仅上任以来不断扩展自己的势力,还企图将山口组本部由神户移到他发迹的名古屋弘道会所在地,很多成员难以接受。那些要回到“原来的山口组”的团体只不过是提前“用脚投票”而已。而如果没有警方介入,这两伙饿狼即将上演的“黑吃黑”的戏码也可以预见。

什么样的未来?

无论是什么样的山口组在当今日本都难以生存。据共同社报道,在山口组分裂后半个月,日本东京警视厅迅速召开打黑部门负责人及各警署的副署长等共约200人出席了当天召开的紧急黑社会组织对策会议。会上警视厅副总监山下史雄做出重要指示,称必须“抓住这一打击消灭山口组的机会,予以先发制人地取缔”,“要为2020东京奥运会营造良好氛围,绝不允许发生黑帮火并,危害东京都乃至日本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他指示相关部门要加强警戒和信息收集,确保迅速着手展开侦查。

而在大阪等其他山口组活跃的城市,当地警方也早已借此机会撒网布控,只待出现机会就对各地已经噤若寒蝉的暴力团依法取缔,解决这个日本社会长期未解决的痼疾。9月9日,大阪府警方就对刚从山口组分裂出去的山健组位于神户市中央区的事务所等多处地点进行了入室搜查,这是在山口组分裂后,警方首次对山健组进行搜查。

10月22日,沟口敦对《朝日新闻》表示,山口组此次取消例行发糖行动和资金匮乏关系不大,毕竟对余威仍在的山口组来说,给小朋友发点糖算不得多大的开销。其高层真正担心的是发糖时可能会发生无法控制的冲突,一旦造成小朋友受伤,早已严阵以待的日本警方以此理由对山口组成员进行抓捕理所应当。可见目前元气大伤的山口组不仅在面对政府时已经处于完全弱势,对基层的掌控能力也大不如前,连传统亲民活动都无法保证安全而缩手缩脚。

2016年的万圣节,山口组还能兑现重发糖果的承诺么?

123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