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真实还原澳洲华人代购圈:分3等级

2015-11-16 09:52|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导读: “双11”前一天,住在澳大利亚卧龙岗的张岚(化名)和往常一样,早上9点过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她在卧龙岗一片购物中心区开了家礼品店,专门销售澳大利亚的特产,供中国游客归国时选购。
“还有奶粉么?”一位女性顾客在店门口用中文问道。“没了”,正忙着给供货商发邮件订货的张岚抱歉地回答。


晚上回家,哄孩子入睡后已是夜里10点。然而,张岚的另一段精彩生活才刚刚开始。她熟练地泡上了一杯咖啡,快速点开手机微信。因为等待她的,是五六个微信代购群和20多个国内商家及代理发来的数百条未处理的消息。

这只是华人代购群体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随着海淘的兴起及盛行,越来越多的在外华人加入了代购的“淘金”浪潮。因为刚刚过去的“双11”,澳大利亚代购成为近日媒体关注的焦点,起因是当地媒体报道中国代购抢空货架致使澳洲本地妈妈买不到奶粉,而它们将此怪罪到“双11”身上。那么在澳的华人代购究竟是怎样的呢?相关媒体对此进行了采访,试图还原澳大利亚华人代购的生态圈。

初级代购:超市扫货型

每次去扫货,当地人都会觉得是大生意

“今年6月份以前,我从没见过缺货现象。但这两三个月来,澳大利亚奶粉尤其高端奶粉越来越难买了,厂家增加五六倍的生产线,但仍是满足不了”

李李就是澳大利亚代购大军中的一个。 “李李”只是网名,今年32岁的她是河南人,2007年前往澳大利亚留学,毕业后,她留在澳洲当地一家服装公司工作。2010年李李拿到了绿卡。2013年她搬到墨尔本生活,工作是帮朋友打理生意。

“最初我从没想过要做代购”,李李说,然而因为得知她在澳大利亚,国内的许多朋友纷纷要求她帮忙代买东西。找她帮忙的人越来越多,这让还有工作的李李有些吃不消了。后来,架不住朋友们的劝说,李李从去年11月初开始做代购。

11月底,她的代购生意就火了起来。今年3月,李李甚至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专门做代购。经过近一年的经营,李李说,她差不多挣了100万人民币。

因为自己居住在墨尔本的白人区,华人较少,因此李李说她每次去超市或药房扫货时,那儿的澳大利亚人都很开心,“比如我要某样货要几百个,他们会觉得这是大生意”。李李称,每次看到奶粉货架前有当地人购买时,她都会等人家买完后自己再买。

李李说,澳媒所报道的奶粉缺货现象并不是最近才开始的。“今年6月份以前,我从没见过缺货现象。”但这两三个月以来,李李明显感觉到,澳大利亚奶粉尤其是高端奶粉越来越难买了,尤其是贝拉米和爱他美等品牌。“之前从没有觉得买个奶粉这么难,”超市的经理和药房的老板们告诉她,澳大利亚所有奶粉厂家都增加了五六倍的生产线,但仍是满足不了需求。

中级代购:开门面+货运

平均每天进几十箱 每月收入数万元

澳大利亚奶粉荒的原因有很多种,受“双11”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对于她而言,整个下半年她都非常忙碌,因为有各种节假日和促销季。

和李李不同,今年27岁的张岚已经脱离“超市扫货型”代购的行列了。张岚是江苏扬州人,19岁那年,她前往澳大利亚留学,毕业后留在这里。今年初,她开了家礼品店。

在代购初期,她也像现在的很多在澳留学生一样,每天拿着自己列好的清单到各家超市和药房去扫货。但现在,由于自己开门面,张岚有了合作的供货渠道。她的店里卖很多东西,包括澳大利亚奶粉,比如贝拉米、德运和爱他美等,还有各类畅销于国内的保健品,UGG等等。奶粉无疑是相当抢手的。张岚说,她平均每天要进几十箱的奶粉,6罐装的那种,多时每天要进上百箱。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老公开了一家货运公司,专门运送澳大利亚和中国两国的货物。

张岚说,如今她为国内7家淘宝店、7家微店提供代购服务,此外她还在福州、武汉、上海、北京等国内七八个城市发展了自己的“下线”代理,向外售卖澳大利亚产品。因为代购生意做得火爆,张岚透露称她每月的收入可达数万元人民币。

为了应对这次的“双11”网上购物狂欢节,张岚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大批量往国内发货了。张岚说,澳大利亚奶粉荒的原因有很多种,受“双11”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对于她而言,整个下半年她都非常忙碌,因为有各种节假日和促销季。

高级代购:囤货抬价

大量购买囤货 像炒期货一样卖奶粉

“最早做代购起家的华人,他们不做门面礼品店等,而是退居幕后,大量购买货品囤货......有人把货控制了起来,才出现奶粉极度缺少的现象”

和李李相比,张岚算得上是中级代购,因为她还有下线以及可以供货的淘宝店和微店等。代购行业中还有“大头”。张岚称,这些人是最早做代购起家的华人,他们不做门面礼品店等,而是退居幕后,大量购买货品囤货,“就像炒期货一样,等市面上的货品数量减少,价格被抬高后,他们再拿回国内进行网上销售。”张岚称,“这已是代购行业中公开的秘密。” 正是因为“有人把货控制了起来”,张岚称,所以才出现奶粉极度缺少的现象。

张岚在卧龙岗加了的五六个微信代购群,群里所有人都在做代购,大家在群里互相交流货品信息。张岚说,做代购的人最初大多是女学生。但令她没想到的是,现在所有华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开始做代购了。 对此,当地厂商们自然是乐开了花,他们瞄准了中国这块巨大的市场。

张岚称,因为看重中国的这一市场,澳大利亚还有部分生产商将大量的货物卖给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超市和药房实施限购。“以前给当地的超市和药房的供货量要大很多,现在小了。”

不可否认的是,贝拉米的销售额和收益的确因为中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一份截至今年6月30日的数据显示,过去12个月贝拉米的收入增长了153%,达到1.31亿澳元(约合5.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增长了6.17倍,达到910万澳元(约合4080万元人民币)。

最新进展:

中国暴买致奶粉脱销?澳洲官方否认

此前,一位名叫霍姆斯的澳大利亚妈妈因为买不到奶粉在脸谱网上愤怒地指责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贝拉米公司说,“我猜你们公司是优先把货供给了亚洲市场,而不是供给自己的国家。”

澳大利亚乳业局媒体及公关部负责人马克·皮尔斯说,澳大利亚乳业局目前并没有接到过任何关于“双11”会导致澳大利亚奶粉脱销的报告。

优先供货给中国?乳品公司否认

对于澳大利亚妈妈的指责,贝拉米有机食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劳拉·麦克贝恩女士回应称,“绝对不是,不是这样的。中国投资者没有购买我们的农场和设施。那些都只是谣言。”此外,她还表示,“我们并没有故意隐瞒任何信息,也没有优先向任何国家或地区的零售商提供奶粉。”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