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纽约时报】特朗普的富二代女婿:与家族和信仰“为敌”

2016-7-6 09:45|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导读: 国际外交界是一个由精心的仪式、等级和国书组成的世界。但当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默尔(Ron Dermer)想和唐纳德·特朗普进行沟通时,却两次都落到了一个年轻人的曼哈顿办公室里。

在2006年,家族丑闻的创伤记忆犹新时,库什纳便买下了《纽约观察家》(The New York Observer)。这是一份主要针对纽约社会、政治和房地产精英的报纸,发行量不大。该刊物的文化鼓励了那些让权贵人士如坐针毡的报道。作为一个外来者,他这个出版人最初做得比较艰难,不受记者喜爱,他接连换了好几任总编,直到把这一职位交给了库什纳家族的一个老朋友肯·克尔森(Ken Kurson)。没被库什纳收购之前,这份报纸尤其喜欢嘲讽特朗普。今年4月,该报为特朗普的竞选大力背书。

今年3月,在特朗普即兴承诺在处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问题上继续保持“中立”,激怒犹太人领袖之后,库什纳成为了特朗普团队内不容质疑的角色。

他打电话安抚愤怒的共和党人,力劝特朗普在颇具影响力的游说团体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简称AIPAC)按事先写好的讲稿发表明确支持以色列的讲话。

库什纳在外交政策方面的第一个重要尝试没能顺利进行。在这次演讲中间,特朗普嘲笑了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导致AIPAC对这些言论予以谴责。库什纳对该团体感到大为光火,但在特朗普看来,这次演讲非常成功。

捐赠者、政策专家和共和党领袖经常找上门来,把他当做这位候选人的看门人。随着这种频率越来越高,特朗普随时都会联系库什,听取他的意见。


2月,库什纳和特朗普、梅拉尼娅·特朗普和伊万卡·特朗普在艾奥瓦州。

“我和贾里德在一起的时候,电话铃会响起来,往往是特朗普在向贾里德征询意见,”科尔森说。

库什纳不是永远被动地等特朗普打电话。他和特朗普三个最大的子女在幕后推动,竭力罢免了莱万多夫斯基(Lewandowski)。后者是一个毁誉参半的人物,之前负责特朗普的初选事务,后来渐渐把库什纳当做了自己的内部竞争对手。

特朗普对制造冲突的喜爱似乎永无止境,但库什纳和他的岳父不同,据大家所说,他是一个言语温和、低调内敛的人。几年前,在一场非常困难的房地产项目谈判中,佩戴着斯沃琪(Swatch)手表的库什纳略带玩笑地提了一个非常规的建议,以便打破僵局:扳手腕。

“在冲突一开始就不该出现的情况下,这是解决它的极为简单的办法,”他在那场谈判中的对手、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说。该公司为创业人士提供共享的办公场地。

库什纳输了。

诺伊曼说,他“和传统的纽约开发商截然不同”。

情况并不完全如此。长着娃娃脸,脸带酒窝的库什纳是社交场所的常客,完全接纳了大亨们的那一套。他和妻子搬进了公园大道上一座打着特朗普品牌的大厦内的顶层豪华公寓,并主动出击,去赢得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创始人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友谊。默多克的小女儿们曾在库什纳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婚礼上担任花童。

现在,库什纳一边忙于陪着特朗普到处飞,一边忙着应对连串的竞选电话和会议,他对自己的房地产帝国投入的时间比过去少得多。

他的岳父似乎对此没有意见,众所周知,他自己的注意力也渐渐远离了房地产。

“尽管他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但他有着正确的优先考量顺序——家庭第一。”

123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