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dvertisement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柴静:没有法律保障,谁都可能被冤到死亡边缘

2016-7-14 13:09| 发布者: michelle| 查看: 984| 评论: 0

导读: 张高平在监狱里服了十年刑,哪个警察都知道他"就是那个死不认罪的"。

“柴静:没有法律保障,谁都可能被冤到死亡边缘”


他不向狱警鞠躬,不报自己的囚号5173,不写思想汇报,不背"38条"(监狱服刑人员监规纪律)。别人为他开脱"岁数大了,记不起了",他把头一抬,"我能记,我就是不背。背就要认罪、悔罪,我没强奸,也没杀人"。他出操时特意站第一排,跟着做广播体操,但拒绝随其他犯人唱《感恩的心》。在他看来,做操是锻炼身体,唱《感恩的心》代表改造,这他接受不了。他也不参加劳动,说"这不是我的义务"。

这种明显违背纪律的行为一开始被认为是抗拒改造,按照规定,他在严管队接受禁闭,土铐铐在身后,站十几个小时,跪在地上用嘴叼起馒头,宁可被关满三个月,也不认错。狱警给他做工作,讲解程序,"我们只能认你三个证--判决书、起诉书、执行通知书,三证齐全你就是个罪犯"。

他说:"三证全?佘祥林、李九明、赵作海、杜培武这些都不有判决书吗?如果你敢说只要是判决了的就没有一例错案,我就认罪伏法。"

张高平被关押在离家将近四千公里的新疆石河子监狱,出事后怀孕四个月的妻子跟他离婚了。"我一点都不怨她,我只说了一句话。我跟她说,我没对不起你,我真心希望你找一个爱你的人。她摸了钱给我,我说不要,你拿回去,就这么结束了。我转身就走了。"

母亲去世,孩子还小,没人来探望过,他没有拍过照寄给家人,因为不肯拍穿深蓝色囚服的照片。两个女儿的照片他看了心里痛苦,看不下去,又寄了回去。从来不跟孩子通电话。"怎么说?对我女儿说,爸爸我对不起你啊?我又没犯罪,我怎么对不起你啊?我说我对得起你?我又没有把你抚养成人,所以说尴尬嘛,我不说。"

监狱的劳动改造,是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建造引水工程,中午沙漠里地表温度可以接近六十度,摆个鸡蛋在上面,都能烤熟了。一天太阳也要晒十四个小时,一棵树都没有。蚊子多得可怕,从衬衣外头照样叮得进去,沙尘暴一旦进来,漫天沙子带风抽着人,冷得马上就要穿棉袄。冬天零下三十五度拉地灌溉,吃盐煮包菜和窝头。

他让家里人寄一张杭州地图随身带着,见了哪个警官,就地铺开地图,给人讲解他当年的行车路线。"我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他寄出了有"一麻袋"的申诉材料,时间长了,监狱里纪律员、教导员、监督长、管教组长、带班队长都开导过他,"张高平啊,你减点刑吧,我们给你奖励三十个月,早点出去申诉,两条腿走路,这么艰苦你何必啊!"

他说到这儿情绪激动,用手捂着脸,眼泪流下来:"我说你不要说给我减刑了,你就算让我现在把这个认罪悔过书写出来,你就放我回家,我都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等。自己给自己定了三条:要么拿到无罪判决书,光荣回家;要么就是身体不行死在监狱里算了;要么十五年坐满,我自己去北京申诉。"

1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7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