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1980年代,那些躁动而压抑的青春 | 大家

2016-11-14 14:57| 发布者: shaemus| 查看: 454| 评论: 0 |来自: 腾讯新闻

导读: 出了学校,风气要自由得多。那时候时兴“套瓷”,小伙站在公交车站,看见一个姑娘漂亮,直接就过去说:姑娘你真好看,咱俩交朋友吧。
1980年代初我上中学,那时候中学时兴组织学生去看电影。对于童年只有苏联、东欧和朝鲜、越南电影看的我们来说,看一看资本主义国家的电影还是很过瘾的。

印象中比较深的电影有两部,一部是美国的《未来世界》,科幻的,具体情节都忘了,唯一记得的是女主穿了紧身衣,线条凹凸有致。身材令人喷血的她还被放到手术台上,成为试验品,实在是让我等小男生受不了,印象久久挥之不去。



《未来世界》海报


另一部电影是日本的,叫《火红的第五乐章》,是个艺术片,讲交响乐的。但要命的是,电影里有个床上镜头,男女主角赤条条钻在一个被窝里。尽管一闪而过,也没露什么关键部位,但却让我们从此对日本电影格外上了心。后来看《望乡》,真是反复看,可惜剪得干干净净。我想,我们学校肯定是觉得这俩电影都够有教育意义,鼓励人们爱科学爱艺术的,没想到最终还是有纰漏。那些只有几秒的小片段彻底给人启了蒙,不仅是心理上的,也是生理上的。

性信息的另一个来源是官方的——生理卫生课本。不过讲男女生殖系统的那一课写得很糟糕,文字语焉不详,语气含混,表述得极为抽象。即便有插图,也是那种解剖图,连轮廓都没有。据传有的学校上这一课时男女生分开讲,但我们学校不是。我们学校的方式是——压根儿就没讲,让回家自习去了,反正也不考这段儿。


当然,了解性知识,骚年们也有自己的办法。那个时候几乎每个家庭里都有一本计划生育手册,薄薄的、黑白印刷的小本,骑马钉,就像个练习本,独自在家的时候可以偷看,凭着惊人的理解力,立刻就能明白怎么回事。这个小册子在书店里到处有卖的,但中学生,毕竟不怎么好意思去买,买了也没地方放。有一次课间休息,大家在楼道里打闹,一个矮个子同学怀里掉出一本书,手快的人捡起来,居然就是这本小书,顷刻间他成了所有人的取笑对象,这个话把儿一直被说到毕业。那个同学后来我一直没见过,据说已经长成魁梧的大个儿。我想他的中学生活一定是有些阴影的。


那个年代对性避讳,绝不意味着没有早恋,只不过程度有所不同。在课堂上,男女同桌是很少说话的,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从何说起。顶多是借个铅笔橡皮,看看考试卷子,就事论事,说完就得。有时候不小心胳膊碰在一起,会迅速地分开。不过这拦不住有人真恋爱。约会一般是这样:放学后女生先走,坐公交到某一个公园去,男生搞课堂卫生——不管是不是他值日都在那扫地,扫上个十几分钟看看不会引起怀疑了,再离去,也坐公交,去公园和女生汇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哥们儿是活雷锋热爱劳动呢。


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这时候,最糟心的莫过于某哥们儿热情地凑上来说:哎,咱俩一起走吧。

和心照不宣的性一样,恋爱也是在十分隐秘的状态下进行的,似乎在比谁的保密做得最好。

但还是会有风声泄露。男生追了,要不要答应;追女生了,怎么才能得手?总得有商量的人吧。一商量,就走漏,传到老师那里去,会被叫到办公室里警告。所有人的逻辑都是,早恋意味着学习完蛋,这比名节败坏还致命。

出了学校,风气要自由得多。那时候时兴“套瓷”,小伙站在公交车站,看见一个姑娘漂亮,直接就过去说:姑娘你真好看,咱俩交朋友吧。当然这样成功率不高,姑娘一般回答:“不行啊,我儿子都有你这么大了。”小伙儿就讪讪地:“哎,还真看不出来。”自尊心也没受打击,就是有枣没枣搂一竿子呗。

还有许多小伙儿喜欢去冰场、舞会之类的交际场所去认识姑娘,有时候还能泡到女学生。但说实在的,把握也不是很大。愣愣地认识,说不了几句话,周边还有虎视眈眈的竞争者,这要搞到一起睡也太难了。全不像现在,有事没事,都在微信QQ上搞定了,有些直白的话网上说也不害臊。该说的话说完,照片也换了,俩人是否投机也明白了,所有铺垫事先做好,掂量清楚,见面推倒,快捷方便。还是得感谢现代化。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7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