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dvertisement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一次轰动京城的嫖娼

2016-12-27 17:28| 发布者: hubert| 查看: 517| 评论: 0 |来自: 谈资有营养

导读: 他要是没嫖娼,此后的历史也许会大不一样呢。1916年12月26日,蔡元培终于答应当时的北洋政府教育总长范源濂:我愿意出任北大校长一职。


蔡元培与陈独秀


蔡元培做过教育总长,但他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当校长的梦想,那样才能真正改变一个学校,推行自己的办学理念。但是,他的很多朋友都反对他当北大校长,因为那时的北大,实在太烂了。

当时的北大,学生很多都是官二代和富二代,大多数学生都雇有仆人,在学校里,这些学生被称为老爷。上课铃响了,仆人要向学生通报说:“请老爷上课。”这些“学生老爷”上学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希望毕业后能做官,北京大学的风气是以做官为目的,被人戏称为“官僚养成所”。

“学生老爷”们放了学不是去图书馆,而是跑到妓院、戏园,打麻将、吃花酒、捧名角。社会上盛传关于“两院一堂”的说法是,出入八大胡同妓院的人中,多是参众两院和京师大学堂(1912年5月更名北京大学)的人,因此,当时的北京大学几乎是堕落的代名词。

100年前的今天,蔡元培下定决心接受任命。他抵达北京,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1917年1月13日,他发表就职演说,正式开始了北大的新时代。

蔡元培要给中国一个新的北大,就职不到10天,就聘请了陈独秀为文科学长,陈独秀的《新青年》编辑部也随之由上海迁至北京。另外,蔡元培还聘请了夏元瑮为理科学长。

胡适后来说:“嫖妓是独秀与浮筠都干的事”,这个浮筠,就是夏元瑮。夏1884年出生再杭州,算是蔡元培的浙江老乡,到北大当理科学长,也才30出头,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当然,夏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他先是就读于上海的南洋公学(上海交大前身),后来到美国留学,在伯克利和耶鲁大学学过物理,1909年他又到德国柏林大学深造,老师是著名的M.普朗克。

2

一个大学,文科学长和理科学长都嫖娼,这还怎么办学?

其实,嫖娼在当时是文化圈的生活方式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民国期间,北京“八大胡同”是烟花柳巷的代名词。“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

老北京城的妓院由来已久,分若干等级。最早的妓院分布在内城,多是官妓。现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如演乐胡同,是官妓乐队演习奏乐之所。据30年代末的一份统计资料,当时“八大胡同”入册登记准予营业的妓院达117家,妓女有750多人,这只是正式“挂牌”的,还不算“野妓”和“暗娼”。


老北京的妓女分为“南班”与“北班”两种,一般来说,“南班”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带的女子,档次高一些,不但有色,而且有才。这样的妓女陪的多是达官显贵,如京城名妓赛金花、小凤仙等。“北班”的妓女以黄河以北地区的女子为主,相貌好,但文化素养差一些。“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故多为一、二等妓院。

陈独秀和夏元瑮都是南方人,两人作为“学长”,收入又高,想必玩儿的是南班。

蔡元培当了校长,要整顿学风,但却从来没有规定“嫖娼就开除”,现实中,也没有因为嫖妓开除过学生。他曾明确表示:“对于教员,以学诣为主……其在校外之言动,悉听自由……嫖、赌、取妾等事,本校进德会所戒也,教员中间有喜作侧艳之诗词,以纳妾、狎妓为韵事,以赌为消遣者,苟其功课不荒,并不诱学生而与之堕落,则姑听之。夫人才至为难得,若求全责备,则学校殆难成立。且公私之间,自有天然界限。”

嫖娼是个人自由,只要不影响教学就无所谓。蔡元培的办法,是办一个“进德会”,进入这个社团的人,大家先从自我做起,把嫖给戒了。这样,慢慢开始养成一种不嫖娼的校风。

3

陈独秀就是“进德会”的成员。蔡元培和陈独秀的关系很好,学生拍摄的各种毕业照中,两人总是做到一起。所以,陈独秀加入“进德会”,很有可能是给校长一个面子吧。

作为《新青年》的主编,陈独秀当然是公共人物。在卖淫合法化的环境下,一般公共人物应该自我约束,但不必有特别的标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我并不主张大学教授不妨嫖妓;我也不主张政治领袖不妨嫖妓;我觉得一切社会上有领袖地位的人都是西洋人所谓‘公人’……都应该注意他们自己的行为……但我也不赞成任何人利用某人的私行为来做攻击他的武器。”

陈独秀的意思是,作为公众人物,不提倡嫖娼,但是嫖娼是隐私,如果真的嫖了,也没什么可攻击的。

1919年3月,北京城乍暖还寒,小报爆出猛料,堂堂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在嫖娼的时候,竟然“挖伤某妓之下体”,一时间,舆论哗然。

大家反感的不是嫖娼,而是嫖风。一个文化人,怎么能如此粗犷呢。

陈独秀平日为人非常傲气,在北大也得罪了不少人,很多人因此要求校长蔡元培采取行动,开除陈独秀。

1919年3月26日夜,蔡元培、汤尔和、马叙伦、沈尹默等聚在一起讨论商量对策。蔡元培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北大本来要搞一个改革,取消文理科的学长,而用教授委员会来管理。蔡元培把这个改革提前了,这样,陈独秀就不再是文科学长了,算是对舆情的一个交代。

4

北大没有因为嫖娼而开除陈独秀,在庆祝蔡元培当北大校长一百年的时候,人们必须记住北大的包容。

当时,社会上谣言四起,说陈独秀因为嫖娼辞职,蔡元培还专门辟谣。北大先是改聘陈独秀为史学系教授,他没有答应,改为聘请他担任北京大学国史编纂处编纂,他答应了。

1919年6月12日,陈独秀与胡适、高一涵等一起在北京城南一个叫“新世界”的娱乐场所喝茶聊天。经过了五·四运动的洗礼,这时的陈独秀,越来越激进了。他制作了一个《北京市民宣言》的传单,抗议北洋政府对外出卖国家主权,对内镇压人民的恶劣行径。

《北京市民宣言》提出了五条“最后最低之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撤掉曾经镇压过学生的步兵统领王怀庆的职务。在今天看来,这样的要求确实有点大胆。

大家一起喝茶,这次没有喊小姐来助兴,陈独秀对此也兴趣不大了,他感兴趣的是散发传单。茶局散场,胡适和高一涵走了,留下陈独秀一个人继续在那儿散发传单。

半夜,胡适接到友人电话,陈独秀被捕了。

这次风波比上次嫖娼的影响大得多,虽然胡适为这个安徽老乡多方奔走营救,但是陈独秀还是被关了83天。


从监狱出来,陈独秀就没办法在北大继续待下去了,他南下上海。1921年夏天,在嘉兴南湖的一艘船上,他成为一个新生政党的领导人。

5

曾经有一个说法,陈独秀嫖娼改变了中国命运,这个说法并不太成立。

作为最了解事情真相的两个人,胡适后来与汤尔和反复讨论过此事。胡适认为,陈独秀嫖娼是事实,但是抓伤妓女下体,却绝对是谣言,从根本上说,这事也缺乏目击者啊。他还认为沈尹默的人品有问题,背后使坏,要排挤走陈独秀。

胡适有一个大胆的看法:如果陈独秀不被排挤,在北大的自由主义风气的影响下,不会那么激进,当不至于迅速左倾,终于创建了共产党,新文化运动也不至于脱缰而演变为“五四运动”,此后的历史也许会大不一样呢。

但是,这只是一种推测。在历史的洪流中,一次嫖娼又算什么呢。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7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