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厉害了,索罗斯怒喷:特朗普上位是普京的阴谋,西方民主危险了!

2016-12-31 09:28| 发布者: hubert| 查看: 372| 评论: 0 |来自: 华尔街见闻

导读: 索罗斯认为,以令人不齿的方法帮助特朗普上位,这是普京的阴谋;世界民主的领头羊美国都选出了一位“潜在的独裁者”来做总统,西方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中。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和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28日在Project Syndicate网站撰文,警告西方开放社会现在处于民主危机之中,连世界民主的领头羊美国都选出了一位“潜在的独裁者”来做总统。

对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索罗斯称,他将更倾向于做交易,而不是捍卫原则。虽然他在当选之后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但他的行为并没有改变,也没有更换他的顾问。不幸的是,他们受到核心选民的欢迎。

而对于特朗普挑选的内阁成员,索罗斯毫不留情:他的团队包含无能的极端分子和退休的将军。

开放型社会陷入危机

索罗斯将政治体制粗略划分为两种:

开放型社会,即人民选举出他们认为能够照顾选民利益的人作为国家领导人;

封闭型社会,即统治者操纵人民以服务于统治阶层的利益。他积极推动前者,反对后者。

他认为,现在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痛苦的时刻。开放型社会陷入了危机,而各种封闭型社会则在崛起。唯一的解释就是领导人没能满足选民们的合理期望和希冀,致使选民对盛行的民主和资本主义不再抱有幻想。简单地说,很多人认为是精英偷窃了他们的民主。

索罗斯认为,全球化给经济和政治都造成了深远影响,其中的弊端在于使得贫富差距扩大。然而国家的再分配政策缺失,助推了很多人的不满情绪,而反民主派却利用了人民的不满。


欧盟已非当初的欧盟

索罗斯特别分析了欧洲的情况。他称,最初,欧盟是一个由愿意牺牲部分主权来维护共同利益的民主国家所组成的联合体。但后来事情就变成了悲剧,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自从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之后,地位均等国家的自愿联盟转变成了一种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关系,债务人在履行义务时遇到了困难,债权人给债务人设定了要求他们必须遵守的条件。这种关系既非自愿,也不平等。

对于其中的最大债权人——德国,索罗斯认为该国对于欧洲一体化进程停滞甚至逆转负有重要责任:

德国成为了欧洲的霸主,但它未能像一个成功的霸主那样履行自己的义务,即为了依赖他们的人民的利益而超越狭隘的利己主义。我们来比较二战后美国的行为,以及08年金融危机之后德国的行为:美国推出了马歇尔计划,促成了欧盟的发展;德国则施行了服务于己的财政紧缩计划。

在统一之前,德国是推动欧洲一体化的主要力量,它总是愿意贡献一点额外的东西来调节阻力。还记得德国为了满足撒切尔夫人关于欧盟预算的要求而作出的贡献吗?

但是,在1:1的基础上统一德国被证明代价高昂。当雷曼兄弟倒下之时,德国不认为他们有足够的金钱来承担任何额外的债务。当欧洲国家的财政部长们宣布不允许再有任何其他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破产时,德国总理默克尔正确地解读到了选民们的意愿,称每个成员国都应自己解决自家机构的问题。这是欧洲瓦解过程的开始。

可怕的是,自从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盟和欧元区变得越来越功能失调。现实中的经济环境和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所描绘的相去甚远,然而条约修正变得愈加困难,最终变成了不可能,因为它不被批准。欧元区成了过时的条款的受害者,更加需要的改革只能通过寻找条款的漏洞来推进。这就是机构是怎样变得愈加复杂,而选民则变得疏远起来。

反欧盟运动的兴起进一步阻碍了机构的运作,且颇有“成效”,先是英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之后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再是意大利国民投票反对宪政改革。索罗斯表示,西方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中。

特朗普上位——普京的阴谋

索罗斯称,长远来看,他相信美国的民主是有弹性的,其宪法和机构等都足以强大到抵制行政部门的过激行为,从而防止一个潜在的独裁者变成现实。然而,在短期内美国或陷入内部斗争,有针对性的少数群体将受害。


他认为,美国将无法再保护和促进其他地区的民主了。相反,特朗普将与其他国家的独裁者走得更近。这会造成其中一些独裁者与美国和解,而另外一些将不受干扰地推行独裁。特朗普更喜欢做交易而不是捍卫原则,而这却受到了核心选民的欢迎。

至于“其他国家的独裁者”,索罗斯将矛头指向了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普京以令人不齿的方法帮助特朗普上位,这是普京的阴谋:

普京的治国理念与开放型社会的内涵不可调和。他不是被动地等着从最近的事态发展中获益,而是主动出击,努力促成现在这个局面。普京从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其他地区的“颜色革命”中感觉到了威胁。起初,他试图控制社会媒体。之后,他利用社交媒体来传播错误信息和虚假新闻,以迷惑选民、撼动民主。这就是他帮助特朗普当选的方式。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12月15日,普京在写给特朗普的信件中表示,希望在后者于1月20日宣誓就职后,俄罗斯和美国之间能够改善关系,“我希望……我们将能以建设性和务实的态度,采取切实措施,恢复不同领域的双边合作框架,并把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协调水平提升至一个全新高度。”

特朗普则称,这是“来自普京的一封非常好的信,他的思想是如此的正确,”他对此表示欢迎。就在公布此信的前一天,两人分别公开谈论必须加强本国核武库。

因此,索罗斯认为,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发生在2017年的欧洲选举季节,包括荷兰、德国和意大利。“在法国,两位支持率领先的总统宝座角逐者与普京关系密切,希望对他采用绥靖政策。无论谁赢得选举,普京主导欧洲就会成为既成事实。

索罗斯提醒:“我希望欧洲领导人和民众都意识到那将危及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欧盟建立起来的价值观。麻烦的是,普京所采用的破坏民主的方法无法被用来恢复对事实的尊重和平衡的现实观。”

索罗斯还强调:“随着经济增长停滞、难民危机失控,欧盟处在崩溃的边缘,将重蹈苏联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覆辙。因此,那些认为欧盟需要拯救以便被改造的人们必须竭尽全力带来一个更好的结果。”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7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