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为什么这辈子一定要去一次南极?

2017-3-30 08:48| 发布者: hubert| 评论: 0 |来自: 十点读书

导读: 有一次在和同事H聊起这辈子一定要做的一件事时,她说她正在攒一张一万美金的船票,希望30岁那年实现去南极的梦想。


问她为什么想去南极,她说南极有一种蓝,是任何高级的摄影技术都拍不出来的纯净的蓝色,这辈子,一定要亲眼去看看。而且,南极是离我们最遥远的地方,还依然保存着地球最原始的样子,在那里,人类只是过客,除了回忆,什么都无法从南极带走。

这让我想起曾经网上有一个关于“人,为什么要去南极”的回答——

“当你在你写PPT时,
南乔治亚岛的帝企鹅正跃出水面;
当你看报表时,
浮冰区的罗斯海豹在慵懒地享受阳光;
当你挤进地铁时,
黑板须鲸的巨大尾巴凌空划下完美弧线;
当你在会议争论不休时,
万年白雪和幽蓝冰川正折射出神奇光芒……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还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也遇不见的人。”


南极,这片位于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一定在很多人“一生必去”的清单列表上。

几年前,去过南极的中国人只有几百个,到了2013年,这个数字变成了3000,再后来,去南极变成了一件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实现的事。

可是许多对于南极有着无法割舍的向往的年轻人,却因为高昂的船票望而却步,只能先攒着钱,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挥霍卡里的余额,去完成这个心心念念多年的梦想。


但也有这样一部分人,不想等到三四十岁后一切准备就绪时,才去接纳年轻时候的冲动和理想,他们收拾好行囊,用十来天的时间,一路前往南极,完成了人生一场盛大的体验。

 “我想看看鲸鱼 ” 

主持人陈迪生想去南极的初衷,是因为想亲眼看看鲸鱼。没有太多顾虑和考虑,抱着心平气和的心态,在旅行社的指导下,他踏上了去地球最南端的旅程。


在南极,有趣的故事除了来自人,大自然的生物们也有数不清的趣闻可以讲。


南极途中会经过不同的地方,上不同的岛,看不同的企鹅,每个岛上基本上只有一类的企鹅,比如说,阿德利企鹅、帽带企鹅、帝企鹅等。

陈迪生说,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在冰山上有片粉红色的雪地,根据向导的解释,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企鹅的尿。这些企鹅的主食是鳞虾,它们排出的尿液中就带有大量的蛋白质,也就是蟹红素,于是在雪白的冰面上结成了粉红色的形态。


企鹅是南极岛上一道独特的风景,从婚姻法来说,母企鹅是最容易背叛的,因为公企鹅很忙,交配完之后,母企鹅生了两到三个企鹅蛋,公企鹅就要去捡石头,垒砌一个小山坡,把蛋放在上面,跟地面保持一定的距离来孵蛋,所以在南极公约里,任何人去到南极都不能捡一块石头,否则企鹅可能找不到石头孵蛋了。


在这个天寒地冻的最南端,不只人与动物的关系变得微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因为各自的故事而更为靠近。

在去一座冰川看企鹅的路上,有位女士在雪地上摔倒了,手动不了,大家都以为她骨折了,冰天雪地没办法查看她的伤情,冲锋队员扛着担架将她送上船,在船上用卫星定位导航求救。

那时候刚进了南极圈,一搜索,周围有1000多艘船,最近的一艘意大利的游船,上面有X光机,船长咨询了船上的乘客是否可以原地等待一小时来救助这位女士,结果大家一致回应同意了,几千人为了一个人,在海面上等了一个多小时。

当冲锋舟把病人送到意大利船上,一检查是脱臼了,花了半小时接回去,她就没事了。然后大家继续自己的行程,不问其他。如果当时附近没有船只愿意帮忙,或许他们会因为停留在原地而出现事故。


这段小插曲给陈迪生最大的感受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人类对人性的关爱和尊重,大大超出在都市里的日常生活中所会碰到的情况。

在城市里,每个人似乎都是冷漠的个体,当眼前出现了需要援手的事情时,也未必会有人第一个跳出来帮忙。


陈迪生在船上拍照

陈迪生说:“我去了欧洲很多地方,但是所有欧洲的地方大多都是人文的文化,但是去到南极是找不到人的,你找到的是地球上最自然最淳朴、没有人性的美和丑,没有争斗,只是一个不断循环的生命的呼吸器。”


这一次南极之旅,就像是对过去生活的一场复盘,让你回顾了之前的生活,也仔细思考了未来,关于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关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与感情。

人生不能一直风平浪静的,如果一直是风平浪静的话,那么人生确实是缺少一点色彩。

人生要有一次被别人说
“哇,你去过南极啦!”的羡慕嫉妒 

90后加拿大留学生张航宇15岁就去了南极,回来之后感觉很久都没有缓过来,后来跟朋友们提起在南极的见闻,朋友们都会很惊讶也很羡慕地高呼:“哇!你居然去过南极,好厉害!”

在城市里生活久了,适应了繁华和喧嚣,到了南极,感受到的是非常宁静的,安详的环境。


张航宇说:“回来之后突然不适应城市里的生活。但是之后不管做什么事情,内心都非常平静,就总会想起在南极的时候,听着风声,海浪拍在冰川上,听到企鹅叫,非常宁静和安详。”

除了动人的风景,一场南极之旅,会让你碰见与人生经历迥然不同又或有所相似的人,在一起分享经验与见闻,让你对于人生的思考,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中国人像摄影协会副主席房翔也带着妻子儿子,经历了南极的旅行。

在去南极的船上,每天都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朋友的分享会。船上邀请了世界各地著名的科学家,洋流学家、生物学家、地理学家、植物学家,各类不同的学家上传,一同免费去科考,因为是免费的,所以他们的回报就是给游客们上课。

高晓松的母亲,在这里分享了她在北京的生活,提到了她的先生,是一位建筑方面的专家,当时各种故宫建筑的修复、有名的建筑修复,都是由她先生来完成的。

房翔每天睡前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想象着明天又会看到什么玄妙的风景,听到怎样动人的故事。


去南极的时候,房翔的大儿子14岁,小儿子11岁,在这么小的年纪,有这样一个经历,房翔认为可以为他们树立一个非常棒的世界观,对世界的了解、对人类的了解、对大自然的了解更深刻。


南极旅行,不像其他的旅程,或许这辈子只有这么一次。

旅行的意义不在乎看多少风景或者品尝多少自己从未尝过的美食,更重要的是去拥抱旅途中每一个故事,去经历,去感受,去分享,关于人生,关于梦想,关于远方。

旅行的意义,没办法用语言去表达。正如里尔克所说:“大多数的事件是不可言传的,它们完全在一个语言从未达到过的空间。”


虽然网络上遍布着“逃离北上广”,或是辞职去旅行的故事,但是一场摄人心脾的旅行不一定非要“说走就走”,也不一定要你以辞职的代价来换取自由,也并非一定要高昂的价格,才能拥有实现梦想的权利。

当时间与金钱都不再是你奔向理想地的阻碍时,那么你又有什么理由在年轻时不去多体会一下世界的壮阔与美好呢?

你能从这带走的,除了回忆,还有干净的心情。

不要等到梦想过了保质期,才想方设法去实现,有些事情或许现在不做,未来也不太可能去做了。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