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这个86岁的老人,凭什么超过华为,苹果公司也离不开他

2017-6-5 16:54| 发布者: rachel | 评论: 0 |来自: 微信

导读: 今年秋季苹果将发布三款iPhone已是众人皆知,除了常规升级的iPhone 7s/7s Plus之外,十周年纪念版iPhone——iPhone 8也将同时亮相。


作为十周年纪念版产品,iPhone 8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引来热烈的关注。

近日,台积电宣告自己将独家为苹果代工应用于iPhone 8的新世代A11处理器。霎时间,便受到广泛的关注。

作为苹果纪念iPhone 10周年的里程碑产品,在外界看来,握住了苹果这颗“芯”的台积电,可谓是握住了全球芯片产业的牛鼻子。

而令人惊讶的是,“握住了全球芯片产业的牛鼻子”的这个人竟然是一位86岁的老人,如今的他依然在台湾展现着他一个动作就能让全球半导体业者发抖的超级战力。

2016年,他创办并执掌至今的台积电以约合2072亿人民币的营收,实现了约合730亿人民币的净利润,相当于每天净赚2亿人民币。而大陆营收高达5216亿人民币的华为,利润才371亿人民币。

凭此赚钱能力,台积电的市值成功突破万亿人民币,并超越英特尔成了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这位人生只能用从卓越到极致来形容的老人名叫张忠谋,于1931年生于浙江宁波。

今天,小编就带你了解这位86岁老人的传奇人生。

博士没考上 

一个意气用事的决定 

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1931年—1940年,张忠谋一家人为避战乱辗转迁徙于南京、广州、重庆、上海、香港,成人之前,张忠谋已居住过6个城市,在10个学校念过书,相当长时间内都是居无定所,颠沛流离。


1949年,18岁的张忠谋进入美国哈佛大学,全校1000多位新生,他是唯一的中国人。

当时的美国,以全世界5%的人口创造着全世界40%的GDP,正值最黄金时代。他很快被“只要肯努力,你就能出头”的美国精神感染,也很快在哈佛如鱼得水。


哈佛时的张忠谋

在哈佛的第一年,张忠谋的成绩就位列全年级前10%。

但他在哈佛的第一年却也成了最后一年。当时,国民党彻底溃败,父母也从香港去到美国,根据当时华人在美的就业发展情况再次决议,张忠谋必须转学理工。

学理工,最理想的就是去麻省理工了。张忠谋想去,就去了。

1950年的麻省也正处于黄金时代,拥有众多世界级大师,在机械系学习的张忠谋成绩依然优异,还帮教授打点工,挣点碎银子,但却过得并不快乐。他形容自己对麻省“虽有十分的敬,却只有五分的爱。”

一路顺风顺水的张忠谋,在硕士毕业申请读博士时,却连续两次落榜了。

十几年的读书生涯嘎然中断,下一步做什么都还没有想到,我何以对父母?对我新婚不久的妻?”他的自尊心、自信心在倏忽中消灭。

麻省不留张爷,何处可留张爷呢?

被落榜羞辱的张忠谋,带着雪耻的怒火,把简历一封封地寄给了心目中的大公司,以及万一大公司不成,先将就一下的备胎们。

然而,牛人之所以成为牛人,很大一个原因是,哪怕意气用事,甚至当时看来做错事,他们也往往歪打正着,狗屎运特好地踩到了更加正确的点上。

发出简历两个月内,张忠谋获得了4家公司的工作机会。其中两家令他满意,最满意的是鼎鼎大名的福特汽车,专业对口,待遇也好;比较满意的是一个叫“希凡尼亚”的半导体公司,公司不怎么知名,但待遇更高,比福特高出一美金。


一美金不多,但张忠谋觉得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福特凭什么少给一美金的问题。于是,他自信满满地跟福特讲价:“我恭敬地说,我很想来福特,但另一家公司的月薪比福特高,可不可以请你们考虑提高起薪?”

结果,那个在面试时跟他谈笑风生的人事专员,态度180度大转弯:我们这儿不讨价还价,你要来就来,不来,拉倒。

这一作,让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去福特,但也死要面子的张忠谋覆水难收了。挂完电话他就决定,别了,小气而无情的福特先生。


中间为年轻时的张忠谋

1955年5月,年轻气盛的张忠谋一气之下去了多给他一块美金的“希凡尼亚”,进而一脚踏入半导体产业,并一路走到今天。

这也让他在后来屡生感叹:“人生的转折点,有时竟是这么的不可预期!短短的一个电话,加上一时冲动的青年感情,就让我和半导体结了一生的缘!

他拼命学习、玩命工作 

终于在27岁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 

进入陌生的半导体,张忠谋什么都不懂,唯有夜以继日地加快学习。他研读《半导体之电子与洞》,他说,这有如读荷马古诗一样的困难,但还是“一字,一句、一段慢慢地读,读了又想,想了又读。”

张忠谋的厉害在于学东西飞快,工作一年左右,他提拔为非正式的小主管,手下也有了 4 个小兵。

后来他因跟领导不合负气辞职,跳槽到德州仪器。


在德仪,张忠谋真正感受到美国科技公司的创新精神及力量:“‘疲倦’简直是听不到的形容词。加班是不成文的规定,而且全都是自愿,也没有什么加班费。‘失败’从不被接受;‘挫折’可被理解,但受挫折者必须振作重来,如再有挫折,再重来,直到成功为止,大家一起赌,一起输,一起赢,一起往前拼。”

身处此境的张忠谋也立即成了邻居眼里“疯狂的工作者”,一进去就立下一大功:

当时,德仪替IBM生产着四个电晶体,其中一颗电晶体在IBM生产的良率10%,但到了德仪,做出来的基本上都成了垃圾。张忠谋点子很正,被安排来搞定这最难的一颗。

在“每天早上8点上班,直到半夜第三班开始后才回家”的努力下,他让产品良率超过了IBM本身,最高达到惊人的20%。

这让27岁的他获得人生中第一个正式管理职位:锗开发部门经理。

同事干了件惊天动地的事儿 

彻底震撼了张忠谋 

张忠谋走上管理岗位时,他的一个同事也在干着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加入德仪不久,他认识了一个无话不谈的好基友。他们经常一起喝咖啡,聊天。交谈中,这位老兄告诉张忠谋,自己正计划把好几个电晶体、两极体,加上电阻,组成一个线路放在同一颗硅晶片上。他还跟张忠谋得瑟:公司最大的老大对他这个想法也很赞,并问张忠谋怎么看?

当时他认为好基友做的事情“匪夷所思”,不切实际。

让他意外的是,过了一段时间,这位老兄却告诉说,他已经把那玩意儿弄得差不多了。有点被震到的张忠谋,却又替他操心:你那玩意儿就算弄出来,又有什么用呢?离实际应用是那么的遥远。


但最后,他的好基友杰克•基比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而被认为和他同时搞出了集成电路的另一位大仙诺伊斯,则在此后带着一个叫摩尔的同事,创办了英特尔公司,并很快在电子业掀起一股股惊涛骇浪的革命。

这件事情已经震撼了整个半导体世界。而这件事也让张忠谋深深地领教了前瞻技术的力量,而这些在他当时看来跟自己不太有关的人和事,也都通通在后来,成为了他事业和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

伯乐赏识 

让他在41岁登上了事业新高峰 

1961年春天:张忠谋再次赢得好机运。“总经理召见我,夸了我一番,说我有足够潜力角逐未来全公司研发副总裁之职。”走出总经理办公室后,他还得到一个公司从来没有给过别人的机会,支全薪去读博士,公司负担一切学杂费。

1964年初:取得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并回到德仪的张忠谋,被提升为锗晶体管研发经理,统领将近3000人的队伍,斗志昂扬地朝着心中的殿堂狂奔。

33岁的他:收入已达到美国的中上阶级,拥有哈佛、麻省、斯坦福三大世界著名学府的学习经历。


41岁那年:张忠谋登上了新高峰,成为德仪统领3万多员工和全球半导体业务的副总裁,也是这个世界500强企业的第三号人物,以及美国大公司职位最高的华人。

一旦决定干一件事 

就非得干成世界第一名!

张忠谋升为副总裁之后,世界半导体产业迎来了中国人Morris Chang(张忠谋英文名)参战、发起战争,并不断赢得战争的新时代。

当时,被诺伊斯和摩尔飞速壮大的英特尔,已是德仪半导体业务最强劲的对手。

内存是英特尔当时最强的业务,并且已经做到世界最大,甚至英特尔已成为内存的象征,许多公司都在其攻势下落荒而逃。张忠谋却决定,就从英特尔的内存开打。

他不但决定大干内存业务,而且决心夺下英特尔在内存领域的世界第一,打掉它的这个象征。这个目标吓到了德仪的宝宝们,但张忠谋态度坚决地推进。他的看法是:混科技产业的大企业,一旦决定去干一件事,就非得干成世界第一不可。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掌握主动权并获得理想的利润,否则,就是赔钱去陪第一名耍。


德仪工作的张忠谋

当时,整个市场以及英特尔的主力产品都是1K,为了夺第一,张忠谋开足马力,痛下血本,直接从4K产品开打。这个大胆决策遭到很强烈的反对,但他以更强的力量勇往直前。

结果,4K新品出来不久,就把英特尔打成了手下败将,也打出一个张忠谋地位。

此后,英特尔在内存市场的辉煌便一去不复返,直到彻底退出,转型成为CPU巨头。从这个意义上说,张忠谋也算是英特尔的恩人,为逼迫英特尔转型立了功。

站在最高处的张忠谋,为了保住德仪的绝对优势,不但在技术上持续领先,而且还率先革命掉高科技不能讨价还价的老规矩,主动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打得产业同行们一听德仪又出招了就一脑子们的汗,甚至丢盔弃甲,主动落败。


靠着技术、价格上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在执掌德仪半导体业务的将近10年里,世界半导体市场上,只要是张忠谋主打的战争,除了他自己,似乎没有人可以凯旋,包括英特尔、摩托罗拉也不例外。德仪在半导体领域的“世界第一”,也始终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56岁重新出发 

并创造了台积电的辉煌 

1978年,有着辉煌战绩的张忠谋,被加大力度向消费性电子产品转型的德仪安排了新工作:出任德仪消费电子集团总经理。德仪原本希望他在半导体之外再造一个消费电子王国,但这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且是,对张忠谋,对公司而言,都是个错误。

1983年,张忠谋因不看好公司的战略转型,在闷闷不乐中离开了德仪。离职的消息一传出,很多很多的新工作便找了上门。再三考虑后,他选择了前往纽约,出任通用器材的总裁。

但当时,他已是52岁的人,重复职业经理人的道路对他而言,显然也只是可接受,不愉悦,更不刺激。在他心中,他还需要一个其他意义上的崭新开始。

一个56岁的老人,接下来还能干啥?

张忠谋给出的答案是,重新出发,干出一番全新的事业,而且设定出伟大目标:“当我办一个半导体公司,当然要它长期繁荣。那只有一条路——世界级。

如今的全球最大半导体制造代工公司——台积电因此诞生。 

    

在德州仪器耕耘了将近10年的张忠谋对于自己在半导体业继续追求世界级的野心十分有自信。

然而,不是有句话叫“离开平台你以为你是谁吗”?没了世界级的大平台,从零开始再干一个世界级,而且是在最烧脑也最烧钱的半导体行业,张忠谋的难不亚于上青天。

但张忠谋还是很快干成了——成功来自他在半导体业征战多年之后的观察力、思考力,最重要的是:改变现状、预测未来的判断力、想象力。

1988年,台积电拿到英特尔的认证,这也就等于拿到世界的认证。台积电产品从此几乎畅行无阻;

1995年,台积电年营收超越10亿美元;

1997年,张忠谋亲任总经理,将台积电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并于当年实现13亿美元营收,盈利5.35亿美元;


2016年,台积电以约合2072亿人民币的营收,实现了约合730亿人民币的净利润,相当于每天净赚2亿人民币。

凭此赚钱能力,台积电的市值成功突破万亿人民币,一举超越英特尔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曹德旺41岁创办福耀玻璃,宗庆后42岁创办哇哈哈,任正非44岁创办华为,陶华碧49岁创办老干妈,张忠谋56岁创办台积电,他们都在用行动向我们证明:只要你有激情、有梦想、有野心、肯放下一切去拼,什么时候创业都不算晚!

成功人生的关键 

终身学习 

张忠谋从一个半导体产业的陌生人,成为“让全球半导体产业对手发抖的人”,其关键点就在于他的终生学习

而谈到终生学习,张忠谋认为,人人挂在嘴边的“活到老,学到老”,如果不是“有目标、有纪律、有计划”地执行,基本上等于废话一句。


终身学习的第一要素——有目标

张忠谋说,终生学习必须有长、短期目标来贯彻落实。

他认为,人人都该确定的长期目标是:跟上自身所在行业的最新发展潮流。

“知识以很快的速度前进,不与时俱进,就只有等着失业的份,更不用谈获得什么成就。比如,今天银行职员所面临的事,已远非10年前可比。”

如何与时俱进,张忠谋的办法是,不断根据需要和变化制定短期学习目标。比如,一个技术人才被提拔为经理后,就需要涉猎财务、营销等其他知识,如果原本没有这些,就要马上设立短期目标,以最快速度掌握它。

张忠谋说,学习必须有明确的目标,不能泛泛而谈无目的。与时俱进要靠明确而正确的目标引领,但很多人把与时俱进挂在嘴上,即使职位和职务变了,也都还在用过去的知识与经验在做事。


终身学习的第二要素——有纪律

张忠谋强调终生学习必须有“纪律”,要对学习下决心。他说:学习是一件相当严肃的事情,不能只是心里想想要学习,或者随便翻翻什么书而已。

除了向书本学习,张忠谋特别强调到人群中学习。

在向人群学习中,他尤其注重倾听的能力。“一般人的观念是大家要尽力培养口才,却忽略了听的能力对一个人的发展,比讲的能力更重要。”

他认为,听的能力,首先要专心听懂听明白,其次要自己消化思辨。

他强调,要主动接触有学习价值的人,尤其是多接触陌生的高人,并且计划周密:把要找谁沟通想清楚,要沟通什么内容也要订出方向。

方法是,先打好基础,了解这些人的专长与兴趣点,“不然彼此的谈话很难出现交集,也就话不投机半句多。”然后,再打听好这些人的出场习惯和行踪,找机会跟他们认识。

无论是听,还是讲,或者思考,张忠谋都强调记录下来的重要性。

张忠谋经常随身携带一本小记事簿,每当听到一些好观念及信息,都会随手记录下来。随手记录之外,他还有一本标准型笔记本,“在家看资料时,一看到重点就赶快记在笔记本,之后每个月或二周温习一次,就像温习教科书一样。”

张忠谋说,终生学习必须有纪律、花时间、严肃看待。他年轻时每天会花4小时,现在依然至少每天2小时,静下心来阅读、冥想。放下手边一切事务,专心致志地读、专心致志地想。


张忠谋说,思考是一件很苦的事情。要苦得有效率,必须要有准备,尤其是完备的资料。而思考的质量,来自平日的学习、阅读心得。

连学习都强调纪律的张忠谋,并不是一个无趣的工作狂。他有很多业余爱好,尤其热爱音古典音乐。比如,马勒的《巨人》就是他的最爱。

终身学习的第三要素——有计划

张忠谋说,终身学习的最后一个要素是要有计划。

所谓的计划是先设定长、短期目标,要看什么书、了解什么方面的资讯或内容,包括要跟谁沟通都要有计划,然后把实施的步骤都规划出来。

注重终生学习的张忠谋,强调以策略引领企业克敌制胜。他认为,企业的策略要分两大部分:大策略和小策略。

大策略是要看趋势,到大“红海”之外寻找大“蓝海”;小策略则要看客户和对手,要从竞争中找准客户需求和对手软肋对症下药。

大策略、小策略都要靠领导人的洞见,洞见则来自于不断地想未来、规划未来。

在科技界奋斗了一个甲子的张忠谋说,“居安思危”并不适用于科技业,因为科技业永远没有“安”这回事,必须时时刻刻都思危。


台积电的思危,思的就是未来会怎样,我要怎样赢?但相对于很多开口就是要怎么做百年老店的企业家而言,张忠谋对未来的定义并不那么遥远。

“在科技界,你不能不为将来想,但也不能为太远的未来打算。如果为太远的将来着想,往往是徒劳无功,白花很多钱、很多精力。”结论是:“所谓前瞻性,台积电顶多做到未来五年。”

靠硬本领吃饭的张忠谋,不喜欢混圈子拉关系,更不爱跟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工作之余,他基本都是在家看书、听音乐,独乐乐,而不是众乐乐。

这让他在企业家队伍中很显“另类”,知音难觅,但他依然我行我素:“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我,但我并不准备改变”。

张忠谋出自名校,有着及其辉煌的从业履历。

他的大学时代分别在哈佛、麻省、斯坦福度过,后来又是最先在美国科技巨无霸做到全球副总裁的中国人,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事杰克•基比(Jack Kilby)倒腾出了世界上第一个集成电路,又完整地参与和推动了半导体产业惊涛骇浪的革命。

但他却不喜欢经常把名校或者高学历挂在嘴边的人,也不喜欢讲述自己的辉煌。

“踏出校门许久,还在谈论自己出身某某名校的人,说明他生命的颠峰,就只是考上了一所好学校,以后都在走下坡路。”他说。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