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英伟达、AMD强敌在侧,英特尔如何打赢数据中心业务这场战争?

2017-8-8 06:59| 发布者: hubert| 评论: 0 |来自: 大数据文摘

导读: 当问及接手数据中心业务之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孙纳颐连续说了三次:执行、执行、执行。如果要问现今英特尔CEO科再奇身边的大红人是谁,非孙纳颐(Navin Shenoy)莫属。


2016年4月,施浩德选择离开英特尔时,孙纳颐接手CCG客户端计算事业部,一年之后的5月4日,孙纳颐再次扛起大旗,负责DCG数据中心业务,担任总经理职位。

在英特尔内部,能够接连管理CCG和DCG两大事业部的人选寥寥可数,施浩德算一个,现在孙纳颐也加入了这个少数派名单之中。

作为英特尔两大现金牛业务,CCG和DCG拿下了英特尔85%的营收,刚刚发布的二季度财报就显示,CCG营收占比55.4%,而DCG贡献了29.7%的营收。

虽然CCG客户端计算事业部依然保持着运营利润最高的势头,但是很显然伴随着云服务提供商的数据中心对于芯片的需求日益旺盛,DCG数据中心业务被英特尔认为是下一个增长动力和营收来源。

但英特尔面对的挑战也很明显,一方面要稳固自己原有的市场地位,另一方面要与诸如英伟达、AMD等抢食者竞争,这样以来加诸在孙纳颐身上的担子并不轻。

几天前,上任DCG数据中心业务总经理还不满三个月的孙纳颐,把首次海外拜访放在了中国。事实上,两年前孙纳颐就曾来过中国,曾经他还是英特尔亚太区销售和市场部总经理,可以说深谙中国的市场逻辑。

以数据为中心的计算新时代已经来临

孙纳颐深知数据中心是英特尔很大的一个业务增长所在,这背后至少有四大机遇驱动:云计算、人工智能、5G、无人驾驶。

这四大趋势事实上也是英特尔转型为一家数据公司的原因所在,无论是无人驾驶、还是人工智能,都会促使大量的数据涌现,这些数据需要被存储和分析,并且加以利用。

在孙纳颐看来,我们正进入一个以数据为中心的计算新时代,但遗憾的是现在我们能够加以利用的数据,只占到总数据量的1%。

不仅如此,我们在利用数据的过程中,还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来源可能是无人驾驶车上的传感器,或者是农场设备上的传感器,以及城市街道上密布的摄像头。 

假如放眼未来5到10年,如何处理大量的数据,从中挖掘出有用的信息,甚至开发出合适的应用,就成为一种必要的能力。


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兼数据中心事业部总经理孙纳颐

“大部分的社会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能够用信息技术去解决”,孙纳颐表示。比如治疗癌症,解决大规模的交通拥堵,以及在有限的或者无法再增长的耕地面积之上使粮食增产50%,这些都是对数据加以有效利用之后的结果。

为了完成海量的计算任务,今年7月初英特尔推出了全新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宣称是数据中心和网络处理器领域十年以来最大的进步,并且在人工智能、高性能计算、虚拟化层面均有针对性的性能提升。

越来越趋于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成为英特尔转型的一个鲜明特点。

英伟达、AMD强敌在侧,英特尔如何应战?

事实上,不仅仅是英特尔,全球范围内的数据中心和网络基础设施都在经历大规模转型,以支持精准医疗、人工智能和敏捷网络服务等新兴的应用场景。

最让英特尔头疼的对手英伟达,就凭借自家GPU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表现,在业界刷了一波存在感,某种程度上来说,英伟达主打人工智能的GPU正在冲击英特尔在数据中心芯片市场CPU的份额和营收。

无独有偶,一直扮演英特尔麻烦制造者的AMD今年6月,最新发布了数据中心处理器EPYC系列,也试图以高性价比挑战英特尔的市场主导地位。

不过孙纳颐表示,在拜访了大量客户之后发现,合作伙伴们想要的不只是处理器的买卖,而是一种技术解决方案,恨不得整个机架、数据中心都让英特尔去搭建。“现在的技术要互联互通很复杂,像存储技术,FPGA,都需要一些专业的技术知识,才能够更好的联系在一起”,他说。

英特尔收购Altera,力推FPGA打的就是一手定制牌,因为FPGA提供的是个性化的解决方案,不仅单位能耗下性能更强,架构也更灵活,处理速度甚至是GPU的10倍。也就是说,在FPGA这张白板上,合作伙伴可以随意打造自己想要的东西。

最大的挑战是:执行、执行、执行

可以看出,无论是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还是凭借持续的并购加速快跑,英特尔在竞争对手面前都表现了一种强势。

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很多时候一家公司最大的敌人可能不是对手,而是来自于内部,高管之间长期战略目标是否一致?各业务部门如何把力量聚合于一处发力?

尤其是对于处于战略转型期的英特尔,难免会遇到公司内部关于转型的种种置疑,如何解决?

孙纳颐提到了“有建设意义的对抗”这个词,也就是说允许内部争论的发生,甚至欢迎争论,因为这是达成最好业务决策的基础,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当然也可以不同意,但是一旦大家达成一致,你就必须去执行。

“每一周,都会去审议和回顾一些重大项目,每六周核心的领导团队,都会开一个为期两天的碰头会。对所有长期战略性的大项目进行讨论审议”,孙纳颐补充道。

当问及接手数据中心业务之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孙纳颐连续说了三次:执行、执行、执行。即便你已经确定了一个优秀的战略转型。

但其实这侧面也印证,英特尔目前除了技术的积淀,同时通过买买买的方式进行战略部署,尚处于整合阶段,如何通过最终的产品和市场来证明,仍然需要时间。这就要求英特尔如果想取得实质性的业务进展,必须和全球尤其是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合作才能达成。

面对来自各方的挑战,孙纳颐坦言压力不小,谈及CEO科再奇对他的要求,孙纳颐的回答是:科再奇先生希望我能够不断的实现DCG业务的增长。

“如果不能达到目标的话,可能你们下次见到的就不是我了”,他笑着说。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