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校园持枪合法化,大学会更安全么?

2017-10-11 17:14| 发布者: rachel| 评论: 0 |来自: 选美

导读: 听说佐治亚州今年五月通过了新法律USG HB 280,该法律允许持证者在校园内大多数区域非公开地携带手枪。


该法律七月一日起已经生效,然而在佐治亚理工校警枪杀学生案拉斯维加斯枪击血案接连发生的当口,人们不禁要问,这样的法律究竟是让校园变得更安全了呢,还是更让人惶惶不安了。

对此,我表示:

下学期要给本科生授课,我目前情绪稳定……吧……

最近因为拉斯维加斯的惨案,大家都在讨论美国的枪械问题,今天给大家提供一个微观视角,来给大家来说一个我们办公室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我们科技史与科技社会学系在工科著称的佐治亚理工是小系,不过在表达政治诉求方面,我们系还是挺活跃的。佐治亚理工有一个学生议会的组织,我们系的代表是Renee,以下简称芮姐姐。学生议会最近针对今年七月起生效的新法律USGHB 280发起了一个校内问卷调查,于是芮姐姐开完会之后回来,就群发了我们系所有的研究生和教师教工,希望我们作为校园中左派的声音能够不要被淹没。

什么是USG HB 280?这是今年五月佐治亚州州议会通过并被州长NathanDeal签署的新法律,这条法律大致说来,就是允许一些学生带着手枪来上学。

对,你没看错,小时候我们都爱唱“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隆一声学校炸掉了”,HB280让我们离这样的童年梦想近了一小步……

先给大家科普一下,所谓公开持枪权就是在公共场合秀出你的武器的权利,也就是说走在大街上,你可不可以别一把手枪在皮带上,这得要讲法律。美国各州公开持枪权(这里主要讲手枪)大约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不允许任何形式公开持枪的州,其中包括加州、纽约、佛州、伊利诺伊、南卡,还有华盛顿特区;第二类是谁都可以公开持枪的州,其中包括阿拉巴马,北达科塔,宾州,弗吉尼亚以及华盛顿州;第三类是允许公开持枪,不过你必须先去办个证的州,上面没有提及的州都在此列,小说所在的佐治亚州即其中之一。

想要在街上秀出你的手枪来,可以,但是得先去办个证。办证的时候政府会查你的犯罪记录,给你做个精神鉴定,据说是费时费力费钱,挺麻烦的。

所以,国家步枪协会NRA和各路枪粉,一直试图游说州议会,让佐治亚州变成第二类,让公开持枪变得更方便,他们甚至为这种法律状态起了个很华丽的名字,叫做constitutionalcarry——“宪赋枪权”,是不是一下感觉高大上了?!是不是一下就褪去了浓浓的阿拉巴马风?!


要知道,在美国的政治生态里,产品的包装是很重要的。

一直以来,大学校园都是不允许持枪的,别说是公开的了,就连隐蔽的也不可以。什么意思呢?哪怕你是经过政府认证的持证持枪者,你也不能把枪放在车里开进学校里来,或者把枪放在书包里背进学校里来,更别提挂在皮带上晃荡了。

所以今年通过的HB 280影响还是挺大的,因为这意味着,学校不再是无枪地带了。自今年七月一日起,持证持枪者可以隐蔽地将手枪带进校园了。你可以把手枪藏在衣服下面,放在书包里,放在车里,不过公开秀出枪支,仍旧是不被允许的。NRA和枪粉们认为,允许校园内隐蔽持枪能加强校园安全,因为坏人就不知道谁手里有枪,谁可能阻止他们的犯罪行动了!学生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HB 280并不是NRA和枪粉们试图合法化校园持枪的第一次尝试,去年五月,佐治亚州议会就曾经提出过一个类似的提案,但是最后关头被州长Nathan Deal给否了,所以没有通过。当时Deal州长受的压力也不小,因为那阵子同性恋婚礼蛋糕和宗教自由论正闹得不可开交,Deal州长生怕佐治亚州经济受到影响已经枪毙了一个宗教自由提案,现在再毙校园持枪,是有政治风险的。因为支持宗教自由法案和校园持枪的选民高度重合,NRA可以说掌握诸多议员官员的命门,更何况最近美国的民意生态里,保守势力异常活跃,原因是……这还用我说么……


但是Deal坚称,2016年版的法案并不能真的促进校园安全。州长大人说,你们拿回去再改改,现在这样的情况,学生可以藏着枪走到学校办公楼里去,这要撒疯的话太危险了吧。州议会拒绝妥协,所以州长冒着政治生命的危险把这法案毙了。

于是你就好理解了:今年HB 280之所以能通过,就是因为尊重了州长大人去年的意见,增加了许多不可以带枪进入的区域:

第一,不得带枪进入学生居住的区域,包括宿舍,或者兄弟会,姐妹会;

第二,不得带枪进入上课的教室;

第三,不得带枪进入教职工的办公室;

第四,不得带枪进入运动场馆;

第五,不得带枪进入大学校园里的学前班、托儿所;

第六,不得带枪进入学校使用校纪校规约束管理学生的场所。

这么听起来,好像能藏着枪走来走去的地方,也就是校园间的小路了,好像问题也不是很大嘛。然而小说要告诉你的是:以上这六条中,有两条是“假的”,你猜猜是哪两条?

第二条。学生确实不能带枪进教室,但是这只适用于一种情况,那就是当教室里一起上课的还有高中生的时候。换句话说,大多数时候,学生都是可以带枪来上课的。

第四条。学生确实是不可以带枪进入运动场馆,但这里的运动场馆,指的只有那些展开校际运动比赛的场馆。生怕球迷们情绪激动,互怼演变成枪战,所以不可以带枪进入。但是除此之外,学校的健身房游泳馆运动室等等,都是可以带枪进入的,运动场馆外的停车区域,也是可以持枪的。

看这个意思是说:教职工的命是命,高中生的命是命,未成年人的命是命,但大学生死几个好像不是很有所谓的样子……


让我们说回一开始的故事。

芮姐姐号召大家去熟悉一下新法律,顺便填问卷抗议,然后大家就在群邮里聊起来了。首先有人提了一个问题:我们博士生的办公室,算是教职工办公室吗?虽然我们助教助研,但是我们不是教职工啊,学生可以带枪进来么?如果算,那怎么告诉他们这里是不能带枪进入的教职工办公室区域呢?

芮姐姐说:我们办公室应该算……吧…………

博士生A说:学生来找我们问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不可以提醒他们此处是不能带枪的呢?

芮姐姐说:我问了的,他们说你可以提醒他们,但是你不能直接问他/她有没有带枪。

博士生B说:为什么学校不来标示哪些地方可以带枪哪些地方不能呢?

芮姐姐说:这个法律一开始就说了的,学校不承担传播法律教育公民的责任,这个责任完全在持枪者自己,他们得要自我学习起来哪些地方能带哪些地方不能带。

博士生B追问:那我们可以不可以在办公室门口贴一个小告示,说这里不可以带枪。

这时候系主任忽然出现了,说道:贴小告示是不可以的,问他们有没有带枪也是不可以的。校园持枪合法化只是一个符号战争罢了,并不会真的让学校里枪支泛滥的,因为没有多少学生有持枪证的。你们越是这样贴告示,越是落人口实了,随他去就好了。

这时,愤青博士生C出现了,质问道:是谁禁止贴小告示或者询问学生是否带枪呢?到底是州法HB280规定的,还是佐治亚理工的政策?

某老教授跳出来发言:听我的,不要贴告示。你越是贴,那个地方就越是成为目标。他们会闹,说为什么这个地方不可以带枪进入,你这是践踏宪法歧视持枪者!根据我的经验,不要出头跟他们对抗,不要成为出头鸟,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都没有改变的样子,留神观察就好了。

愤青博士生C进入愤青模式: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不同意。第二修正案是宪法,第一修正案就不是了?!听到本系教工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让人警醒!到底是什么权力在限制我们对持枪问题的言论?!什么言论是非得要获得系里许可的?!我在我自己办公桌上贴一个告示关系里事情吗请问?!允许国内的恐怖分子这样剥夺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们这个历史学社会学系还办不办了?!虽然州法一时半会改不了,但是我们应该敢于和任何干涉我们学术自由和表达自由的势力对抗到底!

系主任淡定道:你自己办公桌上可以贴,不过那个标示不能做成好像学校官方的一样;另外,即便是贴,我也建议措辞要中性,不要猛烈抨击拥枪群体。我愿意与博士生们进一步就这个问题探讨。

全程一言不发的我,虽然认为双方都是有理的,但是对学校可以对此不做出任何作为,还是深感震惊。这大概是公立学校的代价吧,我们学费便宜,但是享受不到Emory那样私校的自由。

事实上,教工中是有反抗的人的。在佐治亚公立大学系统中,有六位资深教授从法律角度挑战HB280。他们指出,佐治亚公立大学系统也拥有宪法赋予的权利,州法的改变没有理由改变该系统两百多年不允许校园持枪的基本准则。也有教授指出,校园持枪的出现限制了学术讨论的言论自由,很多容易激起争论的热点议题,现在都要被移出课纲了,因为学生会觉得课堂里不安全,他们会离场,或者保持沉默。这是对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践踏。

当然,更实际一点的学生会说,Scout Schultz只是拿了把工具刀在手里,就被校警开枪打死了。如果HB280放开校园持枪,那万一遇到校警与学生的对峙,和那一晚烧警车的事件一样(说沈马25),警察岂不是更要先发制人开枪了?


然而,NRA和枪粉则表示,去年得州已经通过了类似的法律,一年了,也没有任何事故发生,或者听闻到言论自由遭到禁锢的事情,可见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我本人现在也算身在其中吧,作为准教师的我得知HB280的改变之后,确实在认真思量要不要把我的课打磨得更圆滑中庸一些。

不过,令我感到恐惧的,是曾经在我们办公室发生过的一件事:

秋季刚开学,有一个春季上了我助教的课的学生托马斯来办公室找我。上学期他经常课下来咨询,我帮他答疑解惑,算是有点交情。当时学校刚死了一个本科生,在校园里挺轰动的,她是在宿舍里衣橱里吊死的,自杀,留了遗书,说是因为学业压力实在太大了。托马斯到了办公室之后跟我寒暄几句,随后就把话题引到了这个自杀事件上,他说他认识这个人,他说他最近很难过,他说他也觉得压力很大。

然后他告诉我,上学期的课他最终成绩是B,这个B是致命的。为什么?因为他家里很穷,读书全靠奖学金,有一门不是A就意味着奖学金要被取消了,要念不起书了。

然后他对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把我的成绩改一改呢,就差两分,帮我改成A吧。

我愣住了,然后很尴尬的拒绝了。首先,这违背职业道德;其次,一学期过去了,我哪里还会有这个权限。送走托马斯的时候,他显然闷闷不乐,连再见都没有说就走了。现在有了HB280,如果我在与托马斯对话的时候,盯着他的包,猜测他有没有带枪,我的选择又会是如何呢?


但退一步说,即便没有HB 280,该丧心病狂的人还是会丧心病狂啊,这也并不是这个法律能改变的事。

想到这里,我意识到了更高一级的恐惧:

你发现了么,四千字的文章读完,争论,拉锯,站队,批判,但校园持枪这个问题的荒诞度在你的思维里一直在降低。

“来上个学干嘛要带枪啊?!就因为一些中西部来的学生不带枪就觉得自己没穿衣服一样,我们就需要HB280么?!……”你已经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

因为枪械问题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技术问题,而不再是一个人身安全的问题。当然,它确实是一个技术问题,很复杂的技术问题,可是首先,它是一个人身安全问题,它是一个关乎生命予夺的问题,而我们这群知识分子却在这样的背景下,争论贴一个告示是否会戳到杀伤能力上本就高于我们的人的玻璃心。

所以,常有身在美国之外的人会来问我:这么危险的枪文化何以在美国根深蒂固?

我想,现在你也有答案了吧……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