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没事刷手机,是毁掉一个人最好的方式

2017-10-13 06:20|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搜狐

导读: 你有没有过如下经历:职场多年,因为英语不好,丧失很多机会,所以立志学好英语。第一反应是上网检索各种学习方法。


在知乎上搜索“如何学好英语”, 话题相关问题4万加,精华回答999,关注人数有35万之多。

“手机上有没有哪些好用的英语学习软件”

“适合学习英语口语的美剧有哪些”

“已工作人士怎么定英语学习目标”

看完五花八门的回答,顿时觉得信心十足:学英语也没有什么难得嘛!

于是按照精华帖里的指导,下载了四五个APP,想着差不多3个月就能说口流利的英语。

结果,三个月过去了,英语APP几乎还没有用过。

总想着各种手机软件能给我们提供一条捷径,却发现只不过是在各种信息的池沼中越陷越深。

现代社会,效率成为第一追求。

充分利用工作生活之间切割出的碎片时间:等电梯,等公交,乘车,挤地铁。随时随地获取知识,手机似乎是实现高效人生的重要载体。

看视频、浏览新闻、阅读电子书、刷微博知乎朋友圈,我们在短时间接收大量资讯。

然而,一个链接跳转另一个链接,大脑记忆跟不上眼睛阅读手机的速度,到最后,大脑其实一无所获。

“这个……这个……我好像在哪儿看过!”可惜就是想不起来。

手机高效就是个伪命题。

相反的,希望借助手机将碎片时间充分利用,通常的后果是完全被手机控制,将时间碎片化。

打开英文书,准备读三章,刚坐下,想泡杯咖啡,泡咖啡的间隙刷了会儿微博,碰巧看到喜欢的综艺更新了,不由自主地点开看起来。

转眼已经12点多了,书一个字没读,然后懊悔地去睡觉,告诉自己明天一定要努力。

本来只有十分钟的碎片时间,因为停不下来,常常延伸成一小时,两小时,这导致原本完整的时间,被手机切割成碎片。

据统计,每天手机上网时长大于6小时的社交用户,多达22.8%,3小时以上的,达40.6%。

CNNIC调查显示,手机娱乐碎片化正向长时间发展。 在玩手机的空档学习工作,与其说是调侃,不如说是大多数人“面对手机,失去自控力”的自嘲。

有些发明的初衷是为了节省时间提高效率,最后却占用了越来越多的时间。

截止2017年6月,中国手机网购用户规模达到4.8亿。数据显示,平均每人每月,打开手机网购的次数,是38次。平均每周网购时间,是五小时。

看不见实物,就得仔细浏览商品详情,翻网友评价,和搜出来的上百种同类同款商品作对比,挑选出最物美价廉的一款。

同时,APP越做越丰富,你买完了想买的东西,它又按兴趣给你推送了你可能喜欢的产品。

电商平台的容量远远大于一座商场,你甚至能没有止尽地一直逛下去。

英国某时尚活动发起的一场调查显示,在网上购买衣服所费时间,是在商业街购买的六倍多。

更浪费时间的,是东西到了,发现与想象不符,申请退货,寄回去,然后又重新网购。

双十一的网络购物狂欢,往往提前半个月就开始铺垫预热,现实中的黑色星期五,你可能花一天就采购完毕。周期太长,你在半个月内不断进出电商APP,往购物车添加再删除,终于在截止日的零点付款完毕。

搜索“沉迷网购”,新闻报道中,常常出现这样的描述,“网购成瘾”、“家里堆放着很多没拆的包裹”、“有的包裹最后直接被放进储物间”。

耗费时间买来一堆没用的东西,挑有用的东西需要耗费更多时间。随时随地用手机开启网购,容易陷入低效且无意义的时间浪费。

你玩手机的频率,可能远远超乎你想象。

好奇心日报做过数据统计:

“每人平均每天点击手机2617次,手机屏幕亮着的时间,累计是145分钟。”

“如果把使用率排前10%的人叫做重度手机依赖患者的话,这部分人群,平均每人每天,点击手机5427次。”


一位网友描述了自己“在手机中开始,在手机中结束”的一天。

“清晨被手机闹钟吵醒,收到来自某快递代收货服务平台APP的收货提醒;上午出门办事,网上叫车;到了吃饭时间,面对点评团购类APP上眼花缭乱的选择,要浏览半天才能做出决定;晚上睡觉前,习惯于在各类购物APP购买家庭所
需;甚至连水电费也在手机上缴纳。

“使用了一段时间、而不是只看一眼手机的行为叫做‘session’,那么每人平均每天有 76 个session。”

这意味着,你本来只想看一眼手机提醒,或者运用一下手机的叫车叫外卖购物等功能,但眼睛离开手机,大概是半小时,甚至一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手机在提供便利之时,也无形中捆绑了我们的生活。

内容太多,选择太多,做出决定成为一件低效的事。

连在超市买东西,也要拿出手机搜索商品相关知识,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微博上曾发起一个话题,“可以一整天不碰手机的人有多少”。

网友的回答精彩纷呈:

“上课不带手机等于慢性自杀。”

“可以吃屎,也别让我不碰手机。”

“听哥一句劝吧,放下手机,走出微博的世界,读几页自己喜欢的书,出去阳光里走走,要么骑骑自行车,天黑了约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喝喝茶,聊聊天,随便做些什么,一天下来,你就会发现,还是微博有意思。”

纵情调侃的背后,是被手机绑架无法逃脱的困境。


2016年,日本东京亚洲短片电影节,入围了一部脑洞大开的作品《手机里的男人》。

男主角是手机上瘾深度患者,走路玩,等地铁玩,搭手扶电梯的时间,也在争分夺秒玩。

一个人的时候玩不说,和女朋友约会也要玩。

吃饭心不在焉,时不时看会手机;一起出去玩,他抱着手机拍照一个人玩嗨,毫不顾忌女朋友的感受。最夸张的,是啪啪啪进行中,收到消息,也要赶快拿来看。

短片的结局极具讽刺。

离不开手机的男朋友,一天醒来发现自己被关进手机。但不管他怎么对着屏幕呼喊拍打,都没有引起女朋友的注意,最后女朋友在拿充电器时,失手将手机和藏在手机里的他,一起摔成了碎片……

看上去天马行空,却是赤裸裸的现实。

有网友在分手后感叹,“原本以为我谈了恋爱,每天对手机笑,对着手机莫名的心情不好,直到她跟我说分手了,我还没见过她本人一面,就这样我失恋了,然后想想我只是跟手机谈了一场恋爱而已。”

手机让交友效率变低,进程变缓。吃了很多顿饭,也许你还不知道对面的人的生辰何年、兴趣爱好、童年经历。

甚至越来越多调查研究证实:手机大大降低了夫妻的关系亲密度。

严重的,是手机对身体健康的入侵。

《中国新闻》曾报道,杭州工作的周先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斗鸡眼,医生说是他长时间玩手机导致的。近年来,患斜视的成年人越来越多,多是由于玩手机过度导致。

相声演员岳云鹏在今年5月17日发了一条微博。

“之前是左眼飞蚊症,现在两个眼睛飞蚊症,我的干眼症没有缓解,太痛苦了。总有一天我会戒掉手机,彻底戒掉。”

干眼症,度数加深。高度近视病变导致的黄斑出血,甚至会让眼睛失明。更别提因为长期玩手机,缺乏睡眠,缺乏运动,颈椎突出,脊背弯曲。

而身体一旦被手机影响,生活和工作,都会按下暂停键。这对于追求快节奏和效率的你的影响,是不可逆的。

但更深远的,要数手机对大脑的影响。

《思考:快与慢》中,作者丹尼尔.卡尼曼提出了快思考和慢思考的概念。快思考是指凭借感觉,不经逻辑的判断;慢思考是指线性的、有逻辑的严苛的论证。

而随身携带的手机,成功“解放”了我们的大脑。

需要直觉感应的,我们轻易得出结论;需要分析思考的,我们交给搜索引擎。

某试题类APP在市场上大受欢迎。

遇见不会做的题,咔嚓照一张,答案一搜就有,伴随答案的是清晰的解题思路。

久而久之,会让你产生一种“这些题真简单”的错觉。

但看懂思路是没用的,思维没有得到训练,最终将走向认知和思考能力的丧失。

被手机改变的,还有人的记忆模式。

手机变成个人记忆银行,重要或不重要,就放在里面,需要时直接搜索提取。

举个例子,一群人去探险,一个人负责记路,一个人负责记沿途植被,一个人记经过的景点,每个人只用记一种类型,这样的交互记忆,是非常有效率的记忆方式。

手机把所有需要记的都承包了。很多人连父母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活到最后,只用记得一串密码。

甚至连密码也不用记,iPhone X用行动证明,密码也免了,刷脸就成。

数据表明,2015年全美人均注意力广度为8.25秒,倒退到2000年,这一数值是12秒。

而一只普通金鱼的注意力广度是9秒。

戏谑自己每天活得像条咸鱼的人,注意力连鱼都不如。

控制自己不看手机,成为了一个艰难的自我拯救过程。

舍友准备考研,每天早出晚归,我们都打趣她:真是勤奋地像回到了高三。

有一天,她哭丧着跟我说:“你知道吗?别看我一天到晚在自习室,可是我效率真的低死了,老想着看手机,是不是没救了。”

后来,在大家的建议下,舍友果断把手机封存在柜子里,换了一台老年机。

老年机,这些不能上网不能娱乐,仅有通讯功能的原始手机,销量节节上升,有些款式在淘宝上已经有六万多成单量。

除了买给完全不会上网的外公外婆老爸老妈,更多人是买给自己。

如果实在抵挡不了智能手机里那个声色犬马的虚拟世界的诱惑,不如彻底隔绝它。


德克萨斯在对约800多人的心理测试中发现,只要人的身边有手机,不论是否接发文字消息或看图片,人的注意力,都比不带手机更分散。

即使不看手机,只要手机存在于你周围,还是会影响效率。

手机放在身边,要求自己不去想它,这个过程,本身就分散了部分注意力。

凭《死了都要爱》大火的歌手信曾自爆从来不用手机。他觉得,没有手机的日子很舒服。

“有了手机,就会一直在刷刷刷而忽略掉身边的人。有人说网络世界很大,但那都是你没有办法亲身去感受的事情。像演唱会也是,大家都已经到了现场,第一件事却是拿着手机对着屏幕拍,真人就在前面啊,那还不如直接看转播好了。每次当我回到台湾看到新闻时,就觉得大家好吵。我在海边吹着海风,喝着啤酒时,都会觉得,既然世界可以这么美好,干吗为一点小事气成那样。”

我们很难活成信这样,但总应该给自己余留一些时间,离手机远一点,再远一点。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