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深度调查:大量中国留学生在澳洲当按摩女郎,有人因为物价,而有人因为物欲…

2017-10-13 06:38| 发布者: hubert| 评论: 0 |来自: 澳洲Mirror

导读: 最近几年,澳洲各大招聘网站上突然出现了这样奇怪的招工信息:

是什么样的工作,居然一定要求学生签?难道是小编资历短浅?一般来说雇主最想要的员工不是本地居民或者PR吗?什么时候学生签证也这么吃香了?

还有些奇怪的招工信息,要求是这样的: 

高收入?轻松赚钱?只要30岁以下女孩?还要求年轻形象气质好?!打眼一看,怎么这么像诈骗呢?这年头,哪有什么工作轻松还工资高的?

看到下面这则招聘信息,相信大家就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小伙伴们看到这样的招工信息,可千万别被骗了!

一般来说,正规的按摩店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要求。如果是按摩店招聘,雇员是一定要有职业认证的。

那么,打出之前那些招工信息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小编这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定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小编按照上面留的电话号码,发了想应聘的短信过去。


看看小编和按摩店负责人的聊天记录,相信大家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信息。

当小编试探性的问到关于“特殊服务”的时候,负责人并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扯远了话题。

那么,到底这种按摩店是个什么来头?

其实,澳洲媒体早就为大家揭开了真相!根据澳洲媒体报道,之前曾发现一名亚裔留学生在按摩店提供性服务,每周能赚$1700!


也就是说,所谓轻松工作而且报酬不菲的工作,其实就是当按摩师卖淫!

根据可靠消息,其实这种按摩店是默许“特殊服务”的,更是允许留学生当按摩师提供性服务

其实,很多留学生都会为了高昂的报酬而动心。毕竟,澳洲的物价这么贵,平时打工怎么可能一周赚1700刀?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很多留学生就此沦陷了。


按华人餐厅一般服务员的工资计算,时薪10-12刀就很不错了。每周留学生有40小时的打工时长限制,每周工资大概有480刀。

可是,如果在按摩店打工,时薪分分钟翻倍!

大家都知道,澳洲的按摩店收费非常规。普普通通的按摩一小时也要70刀打底。收到70刀后,老板一般会拿走40刀,剩下30刀给员工。

这只是普普通通的按摩工资,如果是“特殊服务”,那么时薪更高!最高160刀一小时!而且老板不会分成!每天工资上不封顶!还不用交税!


其实,“按摩师”在华人界一直是个敏感词。很多留学生做了按摩师之后,根本不敢告诉家人和朋友。


一开始留学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理,可是做多做长了之后,很多人会因为享受过高水平的生活之后流连忘返,从此陷入这种生活难以自拔。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要知道,这种违规的按摩店,根本没有什么安全措施。再加上留学生对这方面不注意,有些留学生甚至会遭到客人虐待,客人或按摩师都很容易染上性病! 


虽然,在澳大利亚,除了南澳外的其他州都允许合法的性交易。

但是这种非法按摩店的经营根本不在政府允许范围内。为了整治这些按摩店,澳洲警察可以说是费尽心思。可惜,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在这样巨额的报酬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坚持自我呢?


澳洲媒体曾采访过维州警署高级警官Richard,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刚关闭了一家按摩店,它马上就在别的地方重新开业。而且这个行业还涉及到国际性的人贩子,很多按摩师都是来自东南亚、中国、韩国等地的外国人。”


之前,曾有记者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微信“附近的人”里搜索,结果竟然发现不少疑似援交女的微信账号!

很快,记者添加了其中一位,成功之后,账号的主人用语音询问记者,喜欢朋友圈里的哪位美女。

原来,这是一个“援交中介”的微信号。在她的朋友圈中,记者看到各种各样的美女数不胜数。而且照片和语言极尽挑逗!

其中不乏有学生妹!


在记者和中介沟通的时候,中介透露,其实这些女生很多都是留学生。价钱更是高的吓人,每小时400-500澳元!


记者随后又加了其他几家中介的微信号,根据他们的介绍,这些女生绝大多数都是90后,而且大都是留学生。


根据调查,其实很多中国留学生下海,就是为了钱!因为身边的同学大都很有钱,名牌化妆品、名牌包包更是随手就买!

一些女生出于嫉妒心理,选择下海。而且她们认为,这些中介会保护她们的隐私,这样其他人根本不会知道!


还有一些女生,是因为成绩不好,在学校挂科了。澳洲的大学,挂科费实在太贵了。家人知道肯定要骂她们,没办法,只好走上这条路。不仅可以赚到挂科费,还可以多买几个包包。

更可怕的是,有些留学生走上这条路,竟然是为了堕胎!

因为从2011年开始,澳洲留学生的私人保险公司不为来澳第一年的留学生提供与怀孕有关的补偿金。


但是,很多刚到澳洲上学的女留学生,没有很多性方面的知识。和男朋友上床之后,不小心怀孕又没钱打胎,只好自己去卖淫援交。殊不知,这样更会增加得性病的风险!

悉尼的小伙伴们应该都熟悉,悉尼市中心的Central Park和The Quay两座公寓,前者曾被誉为“世界最佳高层建筑”,后者堪称唐人街地标建筑!


就是这样高档的居民楼,现在却成了众所周知的“鸡窝”!

很多援交中介都会让客人和小姐到这里来交易。可是这样的行为,很大程度地影响了正常居民们的生活。


其实,早在两年前Central Park就已经沦陷,虽然经过物管几次驱逐,但打开成人网站输入Central Park,仍然可以看到数十家妓院开设在大楼里,屡禁不止。


由于这些色情交易都选在这些公寓里,搞得这些高级公寓内部乌烟瘴气,甚至有人在公共区域丢弃使用过的避孕套!

这使得住户对于物管单位极其不满。


甚至有住户写警告信,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华人在澳洲从事色情业大曝光

几年前,著名旅澳华人纪录片导演陈静曾经拍摄过一部讲述在澳华人生存状态的纪录片《陈静日记》,其中采访到了一名在澳洲经营过性产业,后来转行救助华人性工作者的女性李莎。以下是《陈静日记》对李莎的采访:

陈静:能不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从事的工作?

李莎:我在南澳的爱滋病防治中心工作,这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但我们的经费是来自于州卫生部、社会各种捐款及禁赌机构的捐款。

陈静:主要具体的工作呢?

李莎:具体是在性行业部门。也就是说我的工作是帮助从事性工作的人,主要是负责亚洲部的。我们给所有的按摩小姐她们需要的帮助。这中间需要健康检查呀,遇上暴力,警察的不公平对待,提供那些安全的性行为,对雇主不满意啊等。我的手机是24小时开的,随时提供帮助。

陈静:有没有从我们大陆背景过来的小姐需要你提供帮助的?

李莎:我所知道的那些中国按摩小姐,90%是从大陆来的。这些按摩小姐很多她们没有英语背景,有的年龄又很大,很难在澳洲找到工作。还有一些是单身母亲。我知道中国的小姐做这一行都做很短的时间,挣了钱以后就去买一个生意,或者有的在大陆买屋子。中国人要脸面,不管做什么,都要回大陆去风光,就是要风风光光的回去。

陈静:一般的话在澳洲打工一个星期赚三百、四百、五百这样,如果从事性工作的话能够赚多少钱呢?

李莎:这个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在澳洲不象在中国那样所说的纯粹是性,顾客很多是单身比较孤独,还有孤独的老人。这工作包括纯粹按摩的,陪人家吃饭的,出去聊天看电影的。

陈静:所以收费是不一样的?

李莎:收费是不同的。还有一种小姐档次很高的,懂心理学的。每天两三百到上千块都有。如果条件好的,很快就会被人包起来。也有条件不是很好的,有50多岁的中国小姐还在做的。现在中国人价格普遍的越做越低,大家竞争, 10块20块,以前没有的,50块起码。

陈静( 为什么海外中国人,一旦参与竞争,就互相恶性杀价。从传播中华文化的中文报纸到出卖肉体的性行业都是如此。我思索着…… )

李莎:因为有些年纪很大,50多岁了她们怎么挣钱啊,只有往低的收,就产生很大的竞争。

陈静:哇,这么大年纪的还在做这种事啊?

李莎:你很难找到18岁20岁的。所谓很好的小姐也是30多岁了,这是很好的小姐了,能赚到一千块一天。在南澳是这样,客人就这么多,小姐转来转去时间久了也没有人要了。

陈静:澳洲有关方面认为妓女不合法,另一方面又给她们提供帮助,那不是矛盾的吗?

李莎:是矛盾的,它没有立法,所以就不可以公开的。你没有公开,但是这个行业又存在的,所以要我们这样一个独立的中间机构。

陈静:一般我们中国人刚刚出来的时候都怀着一种美好的理想,美好的憧憬,但来了以后跟她们的理想与实际有一定的距离。像这样的话一旦你看到我们的同胞从事这一方面的工作,你是同情?是怒其不争?还是认为这是一种堕落?

李莎:这是有阶段性的。从开始的时候是一种同情心理,到现在为止我有变化,当然同情还是存在的。另外一个角度我觉得这是一个行业,而且这个社会必须要有这个行业。同时我觉得她们的这个工作不仅仅是说出卖自己的身体,那是属于她们自己的身体,她们有权利去支配自己的身体。这只是一种工作,她们有勇气去做。做这个工作同时还帮助了很多人。有时候这些客人跟家里产生问题啊,或者婚姻破裂啊,很沮丧的时候,反而这些小姐给他们很多帮助,不像中国人想象的那样。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不是在中国人眼里很低下的行业,我不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觉得现在不仅仅我是在帮助她们,我还在跟我们这个部门尽量争取使这个行业合法化。因为我们也跟警察交涉,如果不合法有时候她们碰到警察,有些小姐不会讲英文,警察就吓唬她们。如果碰到这些情况,我们都会跟警察交涉的。

陈静:如果合法化的话,是不是她们需要一种定期的身体检查?然后需要定期的缴税?会有一种相关的法律产生吗?

李莎:对,对,肯定的。这样的话对性工作者来说也是安全,对我们所说的客人来说也是安全,避免性病或艾滋病发生,还有利于政府来控制。另外一个对小姐来说也不用害怕。如果它是一种职业的话,她愿意选择这种职业,就可以很公开的去做。我的工作是要让她们信任我,因为她们可以跟我说这方面的事情。她们不会跟家人说的,但是她们必须有一个地方去倾诉吧。所以很多小姐他们愿意跟我交流,跟我说她的故事。

陈静:很多干这种工作的,她的先生或者男朋友知道吗?

李莎:很多是不知道的,如果这些小姐找个有地位的先生或男友,小姐就很害怕,就要瞒着先生或男朋友。

陈静:有没有那种特别惨的?

李莎:特别惨的也就是说,做了十年还在做的,这就是惨了,说明她永远没有钱。很多小姐会赌,有些不是先赌的,后来做了这个工作以后,有压力或者精神空虚,到了晚上她们不知道干什么,然后就去赌。一赌就陷进去了,越赌越大,越输越想翻本越翻不了。小姐有的也会说,我去撞运气,也许一下赢了几百块我明天就不用去做啦。没有一个人真的愿意去做这个工,也是看在钱的份上。

陈静:你喜不喜欢现在这个工作?

李莎:我当然很喜欢,这是社会工作,其实我是一个社会工作者。现在我正在读一个课程,英文叫COMMUNITY EDUCATION(社区培训)。

陈静:你怎么会发现有这么一种工作呢?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有这方面的工作啊?

李莎:我以前是一个很顾家庭,只想安安宁宁带着孩子守着丈夫的,我自己认为是一个贤妻良母。但自从5年之前我的前夫赌博开始,赌输后他触犯法律,欺骗保险公司,最后要上法庭。然后他在墨尔本呆不下去,就去了南澳,这样的话我就接触到这一行。我是很幸运,一个鬼老朋友给我介绍了这份工作。同时在面试的时候她问我,我就说自己家庭有这样的遭遇,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需要帮助,所以我就得到了这份工作。从一开始是合同工,现在转为正式工。

陈静:有没有黑社会操纵的?

李莎:没有,我不知道悉尼有没有。

陈静:象那些小姐如果她从事过性工作,会不会象赌博一样陷进去不能自拔?

李莎:不会。因为没人愿意做这个工,如果不是经济的问题,不会。

陈静:所以这个工还是挺苦的,不是这么容易做的,是吗?

李莎:不能说很苦,而是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了,要能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很多人我们讲的有爱才有性。

陈静:特别是对女人来说。

李莎:是嘛,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是不会做的。所以很多人都是做短时期的。有些人赌了嘛,就没有办法了,她只能这样去做。但是有的小姐觉得找到一个平衡点,我拿到钱了,提供全套服务,半个小时一百块喽,老板拿30,她拿70。说是半小时的其实只做十分钟,如果他要性的反而快,做完就走人。他要按摩的,你要给他按摩到钟。她做这个(性)钱很多。小姐很多人这样认为,女人漂亮被人包起来,你只有一个男人。我做这个我有很多经验,我有很多男人。小姐还觉得男人是傻子,我玩了他们,他们还给我钱,很多人观念都变成这样了。

陈静:在这种场合也能找到爱?

李莎:有找到医生的,他们都是在这些地方认识的。医生也逛妓院的嘛,他也是人啊。妓院本身没什么错,只是你要安全嘛。医生单身的他也有需要,对不对?他不需要就不是男人了,他一定要有这个的嘛。

陈静:所以这个还是要有很多的技巧在里面?

李莎:做这个工作做得好,你的心理学一定好。这个人进来,看你能要到他多少钱,不同的小姐能要到不同的价,这是一个很大的技巧,不是每个人能挣这个钱的。你年轻没有用,年轻只是多了5分,但不等于100分了,说话的技巧也很重要。

陈静:那现在在从事这些工作的,尤其是我们大陆来的这些女孩子,她们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堕落呢?

李莎:刚开始都会认为自己是不是堕落了,很多人一开始她不做性服务的,都是做按摩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金钱这个东西你是很难去抗拒它的。后来她就觉得做这个没有什么坏啊,很多客人是非常客气的,你只是给她提供一种服务嘛。很多客人走的时候很客气的说:THANK YOU ,I AM VERY HAPPY NOW。我现在觉得减轻了很大压力。你知道吗?男人必须要有性,没有性他们会觉得有很大压力的。

陈静:会不会东西方有一种区别,西方文化对人比较尊敬,比较绅士风度。如果中国男人去这种地方,对性工作者没有这么尊重了呢?

李莎:亚洲人去这种地方就注重年轻漂亮,他纯粹要去玩。

陈静:他不需要注重质量吗?

李莎:也是要质量。但他更多的是要一种感觉。哪怕老得六七十岁了,自己不行了,但还是要找年轻的。他觉得花的钱要物有所值。而西方人的观念完全不同的。很多人他不挑小姐的,来了就给钱,做了就走人。因为他不是去找老婆,他只是借用一下。而且他明确告诉你,他有老婆的,只是老婆不跟他有性生活。西方国家很多人维持婚姻是因为有生意,他不容易分开,分开他会损失很大,不如去按摩院算了。

陈静:那中国女人愿意给洋人提供服务还是更愿意给亚洲人提供服务?

李莎:给洋人提供服务。很多人都不愿见中国人。

陈静:是不是见到自己的同胞难为情?还是其它方面的原因?

李莎:如果家在那边的话,怕人认出来。但多数小姐觉得中国人挑剔,又不肯付大钱,又难做,觉得花了钱要你这样要你那样。而洋人不是这样,洋人比较懂得尊重你,这半个小时,把你当成女朋友一样。有的小姐甚至说,啊,这个客人多好多好。

李莎:你要知道做了这些按摩小姐的人,她们的人生经验更加丰富,她找对象的话更有经验,她不会随便感情冲动,反而她看得很准,不要说很准的话,也比较准啦。这些客人一开始是她们的客人,时间久了,他们觉得这些小姐心肠很好。洋人都知道亚洲人做这些不是吸毒,都是为自己的家庭,洋人很看重这一点。因为西方人很少做这个是为家庭付出的,西方女人都是为了自己。如果洋人很喜欢亚洲人,他就很注重中国人这方面的文化品德,这些勤劳与朴实。

陈静:所以你的这个工作也是很细碎的?

李莎:很细碎,我有时候也要面对压力,就是说首先让她们信任我。

陈静:那你怎么样让她们信任你呢?

李莎:原来应征我的时候性行业部门打不进亚洲人开的按摩院圈子。很多亚洲人不会说英文,会说英文的她们也不清楚,认为这个部门是不是收集情报,提供给执法部门的。我要给她们解答得清清楚楚。我们是一个独立的机构,我们只是来帮助你们,没有任何损害。如果警察来,你把我们的名片放在桌子上,看到这个名片他们不敢随便乱来,因为知道你跟我们有联系,我们提供最准确的信息。

陈静:但有一点,我也觉得不明白,那些小姐怎么会知道有这一些机构呢?因为我来这里十多年了,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机构,她们怎么会找到你呢?

李莎:因为有的按摩小姐之间有联系,互相转告。有的我按照这个报纸从头到尾打了一遍电话。有的一听就是洋人,如果听到亚洲人不是很好英文的我就跟她讲,自己介绍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这个机构提供什么样的服务,需不需要我来访问你。如果需要买避孕套,我们这里便宜,因为我们不是盈利的机构,赚很少,赚的钱我们也是用来帮助她们。政府的经费是有限的嘛。但是我们不强迫,首先是在自愿的情况下,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我们去帮助她们。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