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澳移民女性饱受家庭暴力 签证纸却让她们求助无门

2018-4-11 06:40|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1688

导读: 持伴侣或受扶养人签证来到澳洲的移民女性常常在沉默中忍受着无穷无尽的家庭暴力,然而,偏偏就是这张签证纸,让她们求助无门。因为施暴者往往会用驱逐出境来威胁她们。


在澳洲首都领地(ACT)的一个移民法律咨询中心,大约三分之一的案件都涉及家庭暴力。

Beryl女性庇护所40%以上的客户来自多元文化或语言背景,其中大多数人正在寻求庇护以逃避家庭暴力。

虽然法律上有一些针对此类女性的家庭暴力条款,但坎培拉的移民仲介伯恩(Vanessa Burn)表示,它们很难实行。

伯恩为Playfair签证和移民服务机构工作,提供一对一的移民建议,并根据移民谘询和申请援助计划(IAAAS)开展政府资助的研讨会。

但是,从7月份开始,联邦政府的项目将有进一步的资格限制。伯恩担心这些变化会阻止易受伤害的妇女寻求帮助。她说目前的系统已经压力过重。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伯恩说。

为了能够援引家庭暴力条款,受害者必须首先符合法律上的资格,然后必须证明他们的婚姻关系是真实的,而且握有对方施暴的证据。

“然而,一个在受控关系中成为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人很难证明这种关系的财务状况,他们关系的社会方面,他们家庭的性质以及未来的承诺,因为他们可能没有银行账户,名下没有账单,他们可能没有收入,而且在社交上孤立无援。”

“如果客户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婚姻关系的真实性,就很有可能被拒签。”伯恩说,“这可能非常非常困难,而这些情况非常非常普遍。我们也担心很多人不知道这些规定,因此不会过来求助,始终留在被虐待的关系中。”

而这还只是第一步。一旦证实了婚姻关系的真实性,受害者还要证明确实发生了暴力事件。

如果最终无法从法院那里获得明确的反家暴令,另一种选择是获得三种非司法证据。


“这太麻烦了。”伯恩说。人们担心的是,如果IAAAS无法资助这些妇女,她们可能不得不依靠一己之力在这个复杂的系统中摸索。“但即使有移民仲介帮忙,都很困难。”伯恩说。

她说这是因为申请这些条款的妇女通常是持过桥签证,无法获得Medicare,Centrelink和住房援助。

在没有提供取消原因的情况下,内政部发言人表示,在2015 – 16年度,有有348份配偶签证被取消,在2016-17年度,有474份被取消。

Beryl女性庇护所的代表称,移民女性在逃避家庭暴力方面有其独特的困难。“她们必须面对一个新的层面,尤其是要回到另一个国家,这个国家是男性主导的社会,往往这些女性不仅是自己要冒生命危险,而且回国后还会连累家人,因为这会被她们所在的社区视为一种耻辱。这增加了她们的孤立感,事实上大多数女性的母语都不是英语,在获得服务方面存在困难。”

幸存者的故事

崔莎(Trisha,化名)在印度结婚一个月后,丈夫移居澳洲。半年后,她也到了澳洲来与丈夫团聚。一个月后,他开始对她施暴。据称他会抓住她的头部,撞进汽车的发动机罩。她说他会反复殴打她的头部。

崔莎担心自己会没命,但却无处可去。

她无处可转。她的父母已经付过了嫁妆,他们对崔莎说,即使她回国,娘家也不会接纳她。

据许多消息人士透露,崔莎只是面临这种情况的许多移民妇女之一。

崔莎在印度是一名专业人士,但却是作为丈夫技术移民签证的家属来到澳大利亚。她原本打算在丈夫的经济资助下,在澳洲进修,取得本地的技术资格。

在她被安置在避难所的几个月里,由于她的签证身份,她无法获得政府支持,崔莎谈到自己面临的考验时泪流满面。“我没想到澳洲居然是这样的,”她说“但这里仍然是一个更好的国家,因为在这里,社会大众不会为所发生的事情责怪女性,但在印度,永远是女人的错,她必须听丈夫的话,她必须妥协,她不能离开家,而在这里,我至少可以搬出去。”

崔莎还要等上几个月才能知道自己能否被允许留在澳大利亚,如果她被驱逐出境,便只能与婆婆同住,并且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世事艰难。虽然我摆脱了暴力的关系,但我的生活依然没有安全感,我没有房子,如果我病了,我也没有收入。当你没有选择时,你必须勇敢,我不想放弃,但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已经经历了很多,我很累。”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