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一个人的斯里兰卡东部游,这里没有外国游客,我也不懂他们的语言

2018-4-16 06:12|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行者老湖

导读: 有人问我,一个人旅行好吗?我说一点都不好,特别是在既没有游客去的国外偏僻小镇,又不懂他们语言的时候,更是难受。


不由得想起几年前一个人独行斯里兰卡东部的时候,最害怕的是搭不上公共汽车,去不到我的目的地。

斯里兰卡东部的海滨,有一个城市叫“卡尔库达”,面朝孟加拉湾,心想这里应该很不错,当时已经在斯里兰卡的几个古城转悠了好久,于是想去海边度假。从斯里兰卡的“波隆纳鲁沃”出发,坐上五块多钱的汽车,路上要开几个小时。车上就我一个外国人,成了当地的斯里兰卡人围观的对象,一个小孩子,盯着我看了半个小时,即使我拿着相机对他拍照,都不是目不转睛。


本来想去“卡尔库达”,但是因为我太过于好奇,己临时改变主意,去地图上看起来漂亮的海滨“拜蒂克洛”,但没有汽车直达,途中还要转两次车。当时司机将我一个人丢在马路上的时候,我不知道接下来的班车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好不容易看到两个路人,可惜他们听不懂英语,我也听不懂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跑到一个印度教的寺庙求助,可惜还是没人明白我的意思。


问了好多人,大家都不懂英文,看着寥寥几行字的斯里兰卡汽车站牌,心里有点着急,最后心生一计,走了一里多路,找到一个小商店,老板果然懂得一点点英文,看着我的地图,说有车过来,告诉我是换乘去哪里的汽车,叫我在路边等。


等我走回原地,十几分钟后,公共汽车果然来了,但不是直达的,还要去另一个地方转车。路上看到汽车经过海边,景色还很自然,一看天色尚早,于是告诉司机我要去终点站,逛了那个地方,再回来这里转车,司机说没问题的,反正都是一块多钱的车票,也不用补票。


等我下车之后,班车就开走了,看着像一个中国农村般的街道,没有见到一个外国人,心里有点后悔了。心想反正我没有订房,全部行李就是一个背包和相机,可以说走就走,说不定晚上住这里还便宜呢。


第一件事就是找餐馆吃饭,还可以顺便问路,因为已经吃了一周的斯里兰卡饭菜,去了一家看起来像是麦当当的快餐店,吃了一顿斯里兰卡的乡村快餐,便宜但是不好吃。好在店员懂得几句英文,告诉我这里有海滩,于是我决定就去这里的海滩,想找一家酒店度个假。


看地图这个小镇叫Kattankud,中文也不知道如何翻译,但是,去海边还很远,没有公共汽车,只能打的士,当地的的士就是中国说的电动三轮车,机也不太懂英文,就这么上了三轮车,沿着街道开向海边,这个地方都没有一家像样的商场,更别说酒店,根本就没有。


开车开了好久,司机还沿路带我逛了几个景点,其实跟中国农村别无二致,应该像是一个比较穷的中国农村。最后,出租车终于到了孟加拉湾边上的一个海滩,确实很美,也很壮观,大浪滔天。司机将车停在路上,我一个人走到海滩上拍照,沿着沙滩走了好远,目测几公里之内是没有酒店的。


我又回头走,海滩的另一端全是渔船,渔船搁在沙滩上,乌鸦在上空盘旋,沙滩上只有我一个背包客,显得格外凄凉。只有两间茅草棚,估计也是渔民中午临时躲避日晒的地方,彻底打消了我想在渔民家住一晚的想法。


继续上出租车,返回我下车的地方,出租车费25块,司机狡黠地拿着我给他的四十块钱,竟然不找钱就跑了,估计是自己算了高额小费。继续坐下一班的班车,到了拜蒂克洛汽车站。在车站的马路上,我找到一个胖胖的斯里兰卡女警察,想问哪里最好玩,也许她没听懂我的英文,直接帮我叫来了另一个三轮车司机。


这位腼腆的本地司机上过高中,懂英文,便成了我的司机加翻译。我说要在拜蒂克洛游玩一圈,要最有名的景色和古老的建筑,他说没问题,要带我看遍整个城市的景点,接着开着车带着我去加油站加满了油。也许是我刚才一个知名的小镇出来,以为拜蒂克洛很小,没想到他开车带着我跑到天黑。


拜蒂克洛其实是斯里兰卡东部一个很大的城市,可惜没有什么景点,最漂亮的地方就是当年一个外国教士在拜蒂克洛的登陆点,边上就是廉.奥尔特牧师的塑像,他是卫理公会的牧师,1834年一个抵达斯里兰卡拜蒂克洛,纪念雕像附近修建了一个海边步行道,其他地方真的也是一般。


司机带我去了当地的一个印度教寺庙,里面空无一人,因为并不是古迹,我也不想进去。后来又带我去了Kchcheri城堡,也叫做荷兰要塞,是本地政府的安机构,一般游客还不能进去,司机帮我说了一通才进去。古堡历史十分悠久,早年葡萄牙人领拜蒂克洛建的,被荷兰人、英国人占领。


拜蒂克洛最大的海滩是Kallady Beach,约4公里长,沙滩是一眼看不到头,海滩边缘长了很多放浪林,树林下面还修建了一拍木头的栈道,每天早上五点半是看日出的最佳时光。这里是2004年斯里兰卡遭遇印度洋大海啸毁坏最严重的地方之一,留的教堂和树木成了纪念之处。


沙滩上一位父亲带着孩子在玩耍,估计听不懂英文,于是我拿起相机示意拍照,孩子父亲笑着摇摇头,辛亏我知道他们跟印度一样,是摇头Yes,点头No,不然没法沟通了。美丽的小女孩想表现最好的笑容,但笑容显得不自然,加上我只带了手动对焦镜头,想拍好点,对焦久了,她笑得有些僵硬了。


去看了一个印度寺庙,但是在维修不能进入,拍照也太好拍。几位斯里兰卡的工人,正在维修神庙,看我一个老外在这里拍照,对我比较好奇,都放下手里的工具,看我拍什么。


最年轻的一位小伙子并不懂英文,做个拍照的动作,示意让我给他们拍照。尽管没法留给他们照片,也只想看看在我的相机里,他们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拍照的时候,他们显得也很严肃,也可以说有点紧张,拍完之后,我拿出我带去的香烟,四个人一起抽了起来,他们只会摇头称赞,因为我们都无法用语言去表达。


这个海滩游玩一番之后,司机带我去了另一处海滩,但显然不如Kallady Beach纯净,似乎垃圾要更多些,也没有那么多游客,但是这里有一个1913年的灯塔,也是本地人最喜欢的地方,好多当地的男女青年在海里嬉戏,还不是回头看看我这个唯一的老外。


斯里兰卡东部经过战火,不像稳定的南部殖民地那么富有,总体上人们比较穷困,但是大多数人很淳朴。一个小树下,停靠着许多的自行车,海滩上一位本地人漫步在大洋边,却不像是度假,显得更外的凝重。


在斯里兰卡即使在偏远的乡村,都有部队战士巡逻检查身份,海滩上还有一位执勤的士兵,健壮的小伙子,穿着厚厚棉布军装,我担心语言无法沟通,也不敢贸然拍照,让司机跟他说了一下,他说可以拍。没想到在我这个老外面前,士兵也很紧张,加上几分腼腆。


离开拜蒂克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司机送我到公共汽车站,我给了他大2000卢比(约一百块人民币)的车费,还给了一些记不清多少当地币小费,这可是我在斯里兰卡最贵的一次车费。我坐上巴士去卡尔库达。卡尔库达的Passekudah和Kalkudah海滩,有着斯里兰卡东部黄金海岸的美名,尽管战争毁掉了过去的辉煌,但是现在正在重建,许多酒店拔地而起,纯净自然就是斯里兰卡最大的财富。


一个人旅行的感觉,既自由又孤独。孤立无助的环境下,要克服衣食住行中的种种不便,遇到任何困难与危险,都要独自面对;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除了肢体语言,还有自言自语,几乎也无人交流,要克服内心的那份淡淡的孤独。一个人旅行,在享受自由的同时,也必须承担这份孤独。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