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这些技能短缺岗位几乎是海外员工的天下 澳人不愿意做

2018-6-4 09:25|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1688

导读: 从屠夫、面包师到赛马训练师这些岗位,抱怨声一片—因为年轻的澳人更喜欢赖在床上,而不喜欢早起从事这些工作。


冠军马匹训练师盖特·沃特豪斯(Gai -Waterhouse)透露,她无法让年轻的澳人纯粹是为了热爱而不是金钱来从事这份工作,这也迫使她转向背包客。

沃特豪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不是因为海外背包客或有特殊签证的学生,澳大利亚没有人能经营他们的马厩。

烘焙业也不能幸免:破晓前就要开工,很少人受得了,因此这一行业很多也是海外员工。就业与小企业管理部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不好社交的工作时间”造成。

从整体来看,劳动力市场研究显示,过去5年,许多食品行业的工人都来自海外。这份全国性报告涵盖了面包师、屠夫、糕点师、小商品制造商和厨师。结果还显示,乡镇地区的雇主去年只填补了38%的职位空缺,而大都市雇主只填补了64%。

沃特豪斯说,赛马业的工作时间是凌晨3点就要开始打扫马厩,为马匹训练做准备,这对澳大利亚的年轻人来说似乎太过了。

“在澳大利亚,生活实在是太好。他们不适合做这些事,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要做苦力活。”她说。“他们没有接受过这样的训练,而且他们有救济金,有自己的安逸区。”


沃特豪斯还说,在赛马行业中有很多入门级的工作。

当被问及她是否认为年轻的澳人太懒而不愿接受这些工作时,她说,“不是懒。但有了失业救济金,很容易就不工作了。”

在大卫•海耶斯(David Hayes)的维州Lindsay Park马厩里,142名员工中有20%是海外学生或工人,他们持的是417或457签证。

女发言人苏珊·纽曼-米尔斯(Susan Newman-Mills)说,“训练师说我们都是同病相怜,真的很难找到人。”

悉尼厨师乔·席尔瓦(Joe Silva)的蛋糕店位于Petersham,他的糕点房厨师长职务已经空缺了两年,他不得不跑到国外去聘请一位。他说,要起大早似乎对许多年轻人来说太难了。

他说,“很难找到年轻人在面包店工作,这里连学徒也没有。真的很难找,我想是工作时间问题,他们希望有社交生活。”

他指出,点心师在凌晨3点或4点开始工作,在下午1点或中午结束,剩下的时间都可以休息。


新州商会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卡特赖特(Stephen Cartwright)称,许多年轻人走出学校的象牙塔,当他们进入职场时,他们会感到震惊。

“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工作环境中,这是一种文化冲击,”他说。

有一个系统性的问题,物流工作和招待&旅游业各有10万个岗位空缺,但另一方面,16岁到24岁之间的年轻人有30万失业人口。

卡特赖特表示,教育和培训体系没有为这些孩子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正如沃特豪斯所观察到的,它超出了教育和培训,这是一个世代的问题。

他说,“26年的经济繁荣意味着一些人从未经历过经济发展缓慢的时期,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有一点太舒适,福利也很慷慨。”

“问题是,这些孩子想要工作还是不工作?”


全国技能短缺名单上的60个行业和职业中,屠夫、面包师和点心师都榜上有名。

新州技术与继续教育(TAFE)的总经理乔恩·布莱克(Jon Black)表示,预计到2021年,全国范围内短缺工人仍将增加,包括5万名熟练建筑工人和8万名护士。但年轻人开始意识到,大学不是唯一的选择。

布莱克表示:“仅今年一年,我们就看到,在一系列关键领域的技工入学人数激增–电工增加了19%,而水管工和木工都增加了11%。”

在沃特豪斯的马厩里,来自英国的哈丽特·索普说,因为她喜欢马,所以早上2:30起床并不是件苦差事。

通常索普从早上3点一直工作到早上8:30,然后回家洗个澡,再睡上几个小时,中午12点再回去干几个小时。

“对于背包客来说,这个时间不错,如果你在下午2点半结束,你可以去海滩,晒几个小时的太阳。”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