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抗议性骚扰 美国十城的麦当劳员工一怒之下集体离岗

2018-9-22 06:23|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观察者网

导读: 据Vox新闻9月19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二(9月18日),美国几个州的麦当劳员工就性骚扰问题举行罢工。


在芝加哥、堪萨斯城、圣路易斯、洛杉矶、迈阿密、密尔沃基、新奥尔良、奥兰多、旧金山和达勒姆等10个城市中,麦当劳的一些员工在午餐时间集体离岗,直到第二天(19日)才回来。

今年5月,麦当劳的10名员工向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提出性骚扰投诉。

员工们说,麦当劳对工作场所性骚扰的投诉置之不理,这些投诉包括猥亵、性提议和猥亵言论。

作为回应,麦当劳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已经制定了防止骚扰的政策和培训,并将继续与专家合作,“改进”这些措施。

这场活动可能是美国历史上首次针对性骚扰的多州罢工。值得注意的是,这场罢工得到了“争取15美元”运动(Fight for 15)和“是时候停止了!”运动(Time’s Up)的支持。

因此,这次罢工也让人们关注到过去这一年中两个最重要的政治活动进展:一是对工人阶级权力持续削弱的抗争,二是MeToo运动。

(观察者网释:“争取15美元”(Fight for 15)运动是从2012年开始,有包括从事儿童看护行业、家庭健康行业、机场、加油站、便利店和快餐工人,通过罢工、游行或抗议的形式,要求加薪至时薪至少达15美元(目前大部分为9—12美元/小时),和拥有与其雇主组成工会的权力。

“是时候停止了!”运动(Time’s Up)由好莱坞超过 300 多名重量级的女演员、编剧等联合发起,其中包括发起MeToo运动的部分好莱坞性骚扰受害者,旨在将抵制性骚扰的浪潮扩大至整个职场社会。组织成立的法律辩护基金会将会为那些遭受性骚扰的低薪工人提供法律援助。)


我们越加清晰地看到了了一个不稳定的现状:姗姗来迟的文化变革要开始了,这些低收入人群也开始追求相应的权益,可在他们的工作场合中却没有足够的权力和保护能力去推动实现。

正如记者朱迪斯·莱文(Judith Levine)总结的那样,过去几十年里,女权主义的兴起和工人阶级力量的衰落,两方所导致的双重结果,最终就是互相站不住脚。

“多亏了女权主义,女性对社会和家庭的信心和控制得以巩固。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实际权力’随着为他们发声的机构的权力而萎缩。”

两方的相对显得有些紧张:工人阶级的权力在不断削弱,可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自己有权公开谈论性骚扰。可以预测的是:目前因抵制性骚扰而遭受报复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努力通过MeToo运动来建立集体权力,尤为重要的是在那些最有可能遭受性骚扰的人群中——低薪工人、移民、有色人种。通过今天的行动,这些努力将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低薪工人尤其易受到性骚扰

麦当劳员工与性骚扰作斗争并不奇怪。

2016年,一项针对快餐业工作者的调查显示:40%的人表示受到过性骚扰,在这其中又有42%的人为了保住工作而不得不接受这种行为。

而在遭受性骚扰后上报过的人当中,又有五分之一因此而受到报复。


麦当劳员工在公司总部举行了一场反对性虐待的无声游行

快餐行业的员工特别容易受到骚扰,这是有原因的:收入低和工作安全保障的缺乏,使他们对工作条件几乎没有发言权。低薪工作的财务不稳定性是骚扰盛行的核心因素。

“试图靠微薄的工资养家,意味着很难对性骚扰提出投诉,因为这可能会危及他们的经济命脉——工作,”对大多数人来说,风险太大了。

低薪工人在工作中需要更多的权力,这就是罢工者们对麦当劳的要求。

他们需要受理和回应性骚扰投诉的程序,对经理和雇员进行强制性的反性骚扰培训,并成立一个全国委员会来处理性骚扰问题,该委员会由工人、企业和加盟店的代表以及全国妇女组织的领导人组成。

除此以外,加薪是打击性骚扰的必要措施。一个更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将降低这些因挺身而出却被报复的女性所要付出的成本。工会将会提供一些措施,以克服当个人对抗这一问题时所要付出的高昂费用。


与资本作斗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麦当劳随后的回应称,将与RAINN组织(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美国最大的非营利性反性侵犯组织)以及律师事务所Seyfarth Shaw at Work合作。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组合:一个是保护公司免受公关噩梦的非营利组织,一个是目前为温斯坦影业辩护的律师事务所。

罢工的组织者、10名提交最初投诉的工人之一坦尼娅·哈勒尔(Tanya Harrell)说,“他们(麦当劳)希望人们认为他们在乎,但实际上他们不在乎。”

也许她是对的。与RAINN组织合作何尝不是一种低成本的解决方案:麦当劳不得不允许自己的员工组织起来抗议,并支付他们更多的工资。但就算没有赋予员工切实的利益,温和的非营利伙伴关系也不会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

当然这也不是说,更强大的工人权力集合(比如以工会的形式)会自动消除在工作场合中发生的性骚扰。

去年,支持“争取15美元”运动的关键工会SEIU也面临着其领导层内部的骚扰指控,其中许多人是这场运动的主要策划者。

如果这些人是“争取15美元”运动中的核心人物,那就很难想象针对麦当劳性骚扰的罢工是否能够顺利进行。

麦当劳的罢工证明了MeToo运动的集体力量

减少性骚扰的问题等同于是谁有权力的问题。我们生活在一个性骚扰对于普通人来说非常普遍的世界。

Restaurant Opportunities Centers United是一家专门关注餐饮服务业性骚扰的非营利组织,主席萨鲁·贾雅拉曼(Saru Jayaraman)表示,许多餐厅员工甚至不认为他们在工作中经历的行为是性骚扰,或者是他们对此类行为有保护措施。

当一个人每天的工作中都包含了无数不当待遇——克扣工资、人手不足、加班、监视、“客户是上帝”式口号洗脑……慢慢的,性骚扰也会变成工作的一部分。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这种情况反复提醒人们:工人阶级的权力在不断削弱。

鉴于这一现实,麦当劳的罢工不仅仅是又一个MeToo运动中的插曲。相反,它展示了反性骚扰运动将会减少性骚扰并确保犯罪者会付出应有代价的早期阶段。

问题无法从高处解决,这场战役不会通过质问雇主的道德,或是追究罪犯,亦或是仅仅通过立法来解决。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需要建立集体力量,而不仅仅是个人赋权。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