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河北入室反杀案调查:男子多次骚扰 威胁杀女方全家

2019-1-26 06:47|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新京报即时新闻

导读: 山村的夜晚格外黑,雨淅淅沥沥下着,院子里瘫坐着一家三口。父亲要抽烟,手一直流血,拿不起来,女儿小雨帮着点上,母亲用布条按着止血,旁边是一具尸体。


2018年7月,小雨父亲王新元在涞源当地医院接受治疗。 受访者供图

这是河北保定涞源县邓家庄村,2018年7月11日,命案发生在王新元家,死者为王磊。

小雨和王磊相识于当年2月,命案发生在7月,这5个月中,王磊因追求小雨遭拒,多次骚扰、跟踪小雨至学校、老家。小雨一家人曾数次报警,但未能阻止。直至这次王磊持械翻墙进入王家被反杀,骚扰彻底终结。

案发后,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小雨的父母被羁押在看守所,小雨被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审。小雨认为一家人是正当防卫;王磊的父亲表示,“法律是公正的,杀人要偿命。”

小雨的母亲——赵印芝的辩护律师、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鹏称,他已于2019年1月17日向检察机关提交王家三人均应作出不起诉、立即释放的法律意见书等申请材料。1月21日,涞源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赵印芝在王磊倒地后仍有劈砍行为,这是本案中正当防卫与否的争议点。

目前,该案处于审查起诉阶段。保定市政法委宣教处徐处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认定为正当防卫,那就可以放人;否则的话,还要等检察院起诉之后系列处置。

最后的反击

院里的狗突然叫起来。王新元从炕上爬起来,借着街上路灯微弱的光,他看见一个高大的黑影正从南墙翻进院。

王新元判断,王磊又来了。王新元穿着一条内裤,踩着拖鞋就下了炕。他拿上一把铁锹、一根长一米左右的木棍,边喊另一个屋的女儿报警,边往外走。怕屋内妻子和女儿的踪迹被发现,他没敢开灯,出去时牢牢带上了门。

小雨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听到父亲王新元的喊叫后,当时先在屋里给哥哥王乐打了求救电话。透过窗户,她看到王磊拿着个东西向父亲冲来,父亲拿着铁锹上去。

接近该案的一名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小雨的母亲赵印芝随后跟出去。看着父亲母亲挨打,小雨抽出放在枕头下的菜刀,顺手拿起桌上一块旅游带回来的石头,冲到院里。

“一看我出去,王磊就放开我父母,直接冲我过来。”小雨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想拿石头砸王磊,争执中石头和菜刀一块掉到地上。王磊直接过来给了一刀,伤在她腹部。

小雨称,然后她被王磊勒住脖子,母亲使劲拉扯,“很用力拽我胳膊,”拖拽中王磊倒地。小雨捡起地上的菜刀,用菜刀背拍了王磊几下。

父母趁机护着小雨进去,她跑回屋报警,先打110,后打当地乌龙沟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记录显示时间为23时08分。

报警结束,小雨从厨房柜中拿出一把菜刀,再次冲到院里。母亲赵印芝夺过刀,把小雨拽回屋里,不让她出去。

再出去时,小雨看到王磊躺在地上,父母瘫坐在一旁,身上很多血,“父亲几个指头耷拉着,血往外冒。”

拿出止血布条,小雨不敢按住伤口,只能在一边干坐着,“大脑一片空白。”父亲想抽烟,手使不上力,她帮着点上,父亲嘱咐她,“你不知道家里欠别人多少钱,欠的外账要还。”

赵印芝小声应道,“放心,只要我活着,用娘家的钱也会把账还清楚。”

一家三口守在院里,等待警察到来。根据涞源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2018年7月11日23时许,王磊手持甩棍、水果刀,翻墙进入小雨家,与小雨及其父母发生肢体冲突。冲突期间,王磊使用甩棍、水果刀伤人,导致小雨腹部、赵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双臂受伤。

时隔半年,庭院中早没有打斗的痕迹,唯独南墙上有一个浅浅的黄色脚印,是王磊翻墙时留下的。

《起诉意见书》显示,反抗过程中,小雨用家中菜刀的刀背,击打王磊背部;王新元使用木棍、铁锹击打王磊,并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王磊倒地不动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

经保定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王磊符合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1月21日,小雨告诉新京报记者,“看到他砍我家人,要来杀我们,我只想保护家里,容不得想犯罪与否。”哥哥王乐补充说:“我妈是个农村妇女,直到现在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正当防卫’。”

激烈的最后反击之前,小雨一家人忍受了长达两个月的骚扰、恐吓,却得不到解决。


2018年7月12日,案发后第二天,小雨老家庭院门前水洼中仍有血迹。 受访者供图

相识在北京

小雨和王磊相识于北京一家饭店。为补贴家用,2018年寒假(2月份),21岁的大学生小雨到北京的一家饭店做服务员,和王磊相识。因不放心小雨独自打工,母亲赵印芝也到该饭店做洗碗工。

饭店的多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王磊身高一米八多,健硕挺拔,黑龙江人,是饭店传菜工。

在小雨的讲述中,她对王磊从没有过感情上的回应。小雨称寒假结束后,她返回张家口的学校念书,此时她与王磊认识不过两个月。返校后,与多数饭店员工断了联系,唯有王磊几乎每天都发微信,“经常发视频,有时候我在上课,他就发来了。”小雨隐隐感觉到王磊的心意,但想着对方没明确说,不好拒绝。她说,王磊有时候会在手机上给她发衣服、护肤品的图片,问好不好看,“喜欢我就买给你。”小雨一直拒绝,唯一接受过的礼物,是王磊寄到学校的一箱小蛋糕。

收到蛋糕后,小雨觉得直接退回去不好,专门在网上查了下价钱,大概40多块钱,她找个理由给王磊发了几十块钱的红包。微信上,俩人不时有6.6或8.8元的红包往来,有时候理由是“奶茶”,有时候是“早饭”,在小雨的观念里,这只是代表年轻人之间正常的朋友“社交”。

餐厅员工李明告诉新京报记者,王磊喜欢小雨这事儿,餐厅不少员工都知道,但没听说两人正式交往,“小雨不喜欢他。”

李明说,王磊讲义气,但脾气冲,曾在饭店多次和他人发生冲突。有一次因为违反饭店规定,工作期间偷偷躲在卫生间玩手机,被主管发现训斥了几句,险些“动了手”。

小雨回忆,2018年4月28日,她到北京看母亲赵印芝。王磊主动说来接站,在回饭店的出租车上,王磊正式向小雨表白,被小雨以自己“有男朋友,不喜欢”为理由拒绝。

无法摆脱的骚扰

自认已经说清楚的小雨,却没想到王磊仍不愿放手。

2018年4月29日下午,王磊来到小雨母亲的员工宿舍楼下,“他说我不下去,他就不走。”小雨回忆,当时母亲在饭店上班,自己独自在房间,便答应王磊到附近的北海公园散步。

在小雨的讲述中,她多次提出要回家,被王磊拒绝,“天还没黑,再待会儿。”直到天快黑,两人才坐上返回宿舍的地铁。出地铁后,王磊在街上“拽着我,不让我走”,小雨称,王磊收走了自己的钱包、手机,不让和家里人联系,王磊还给饭店同事打电话,让他们告诉小雨的母亲在聚餐。

天黑下来,王磊显得更着急,不停追问,要小雨认可他、接受他。小雨反复拒绝。小雨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晚她和王磊在附近一个小停车场待了一晚,王磊数次提出要去开房,自己强烈拒绝才作罢。她记得当天晚上特别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在后来的报警资料中,小雨将本次遭遇描述为“强奸未遂”。

直到第二天早上,一位同事阿姨找来,小雨才得以脱身,“吓坏了,只想赶紧逃”。对于小雨来说,远在河北保定的老家意味着安全。

母亲在陪小雨去火车站的路上,发现王磊一直尾随在后。最终小雨偷偷改乘大巴车回老家。回家路上,她把王磊的微信拉黑。母亲安排由王乐在车站接妹妹,家中有父亲陪小雨,看起来妥帖。

但老家并没能成为小雨躲清静的去处。当天傍晚,小雨听父亲说,“那个人追到家里来了,就在门外。”王新元以女儿不在家为由打发走王磊。

王磊没回北京,他住到几里外的乌龙沟乡一所家庭旅馆,一晚20元。旅店老板至今记得他,“个子很高,东北口音,背了个黑包,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住下后老板问他要不要热水,他说自己带了矿泉水,再没别的话,第二天9点左右退房。

王磊再次到王小雨家中,“见不到王小雨,不会善罢甘休。”王新元觉得没办法,带上王磊和王乐、小雨,到乌龙沟派出所“说理”。

王乐介绍,经过乌龙沟派出所调解,王磊口头说不再来。但刚出派出所就反悔,又说“先回北京,过几天再过来”。

另一边的北京,王磊留小雨一晚的事传开,饭店老板嫌王磊惹事,把他开除,王磊再没回饭店。多位饭店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在老家待到5月9日,小雨返校。她在张家口的一所学校读大学二年级。2018年5月16日,小雨发现王磊来了学校,赶忙通知父母和室友。小雨的室友告诉新京报记者,赶到后,她们立刻把小雨拽了过来。很快,小雨父母赶到学校,将小雨接回老家,给学校请假理由是“老人病重”。

由于当天下雨,加上害怕王磊,一家人在县城住了一晚。当晚,小雨手机收到王磊短信,称自己进了王家院子,质问一家人为什么不在。

5月17日一大早,王家人从县城到乌龙沟派出所报警,希望警察到家中处理王磊,但未得到警方认可。新京报记者获取到一份当时的录音材料显示,警方答复,“之前在学校、在北京受到骚扰,你们没报警,现在来咱们村报警,侵害尚未发生,来了再说。”

2019年1月21日,新京报记者到乌龙沟派出所询问此事,民警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一家人只得先回去。上午9点左右,王磊出现在家门口。王乐回忆,他看到王磊用棍子指着母亲,赶忙在门口报警,王磊把刀、棍往门对面的玉米地里一丢,就往外跑。

王新元、王乐在后面追王磊,越追越远。有村民见到这情形再次给乌龙沟派出所报警。门口晒太阳的马婆婆看见这一幕:王磊沿村口公路下拐下来,穿过一片撒着鸡粪的土豆地,纵身跳到坡下的玉米地,从一人高的玉米地间跑进村边的山里,只留下土豆地里的几行脚印。

王乐给小雨打电话,担心王磊跑回家中,让她去邻居家躲躲。小雨跑到几十米外的邻居孙婆婆家躲避。孙婆婆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小雨吓得话说不清楚,牙都在打颤,“大妈快救我,王磊追我”。孙婆婆把她藏到里屋,自己在外如常做家事。

警察赶到后,王磊已经躲到山中。根据乌龙沟派出所的一份《情况说明》,当天民警通过电话与王磊联系,王磊称。“自己知道违法,但不会到派出所接受处罚”。

无效的应对方法

“我要纠缠你二十年。”恐吓的短信不时发到小雨和家人手机中,王新元提出和王磊谈谈,息事宁人,王磊答应了。

5月19日上午,王新元带着小雨到涞源县城找到王磊,中午三人一起吃了饭,王磊答应不再纠缠。没过几小时,王磊给小雨发短信,“后悔了,还会再来”。当晚9点,王磊再次来到小雨家中。王新元让小雨去邻居家躲着,王磊在小雨家拿着头孢胶囊拍照片发给小雨,“说见不到我就要喝药。”王新元再次报警。

等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王磊已不知去向。根据派出所当天的《情况说明》,民警和王磊通话两小时,王磊称自己口服30粒头孢胶囊。王磊再次表示,“拒不配合民警工作”。警方安排小雨一家人当晚到亲戚家中暂住。“说明”中还提到,王磊反侦查意识高,藏匿于附近山上,乌龙沟派出所出动所有警力,对王磊实施抓捕未果。

警方通过户籍地派出所把情况告诉王磊父亲。王磊父亲在接受新京报采访中回忆,“听王磊说是消炎药,感觉王磊是去吓唬对方,没多大事情。”

为躲开王磊,小雨一家人数次借住到亲戚家。盖有邓家庄村村委会公章的一份证明显示,王磊“经常带刀游荡在我村,我村村民天黑就不敢外出,对我村村民的生活和人身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村主任张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王新元一家非常老实本分,平时从不与人家产生冲突,数次来村中骚扰的王磊“实在气人”。

针对王磊的骚扰行为,王新元5月20日报案,乌龙沟派出所次日立案。

5月底的一天,小雨见到王磊在学校游荡,找到学校给调解。学校建议报警。小雨先向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平房派出所电话报警,说明4月29日被王磊猥亵一事,新京报记者获取到的《受案回执》显示,“王小雨被猥亵”一案于当天被受案。

2019年1月22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平房派出询问当时立案情况,办案人员回复称,这是治安事件,不立案,刑事的才会立案。受案后,对王磊是否有询问,他并不了解。

针对小雨受到人身威胁事件,2018年5月31日,小雨所在学校作出《安全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方案》,安排小雨母亲住到校内学生公寓,组织宿舍、班级同学陪同小雨,确保其在校内活动的时候均有同学结伴而行。

王磊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服药事件过了几天后,王磊回到黑龙江老家,称给女孩花了不少钱,去要钱。小雨称没拿过王磊的钱。

王磊父亲劝说王磊别和小雨联系,王磊表面应允,在家待了四五天,就出去打工,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6月16日,王磊再次来到小雨家,王新元报警,资料显示报警原因为“干扰他人正常生活”。

两天后端午节晚上,王磊又来了。这次他没进门,在小雨家门前河对岸冲着一家人喊,“不在一起就杀你全家,”“要当着你全家面强奸你女儿,”“要纠缠小雨20年”……

小雨的邻居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此事,后邻居吓得搬到另外的地方暂住。

反抗的准备

被骚扰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小雨一家在恐惧中寻找自救的方法。王乐早已成家,在外居住,平时小雨和爸妈住在一起。

王新元从亲戚家借来两只狗,拴在院中。王乐在王磊常翻墙的地方装了报警器,每天晚上开启,只要有人过去,就会有尖锐的响声,能传到村里去。小雨一家住的是国家这两年刚盖的保障性住房,附近只有两家人,离村子步行要5分钟时间。

端午之后,王乐特意从网上花了将近200块买了两个监控,安在院中,连上手机就能看。为了看监控,还专门去乌龙沟开了宽带,一个月交48元。

王乐称,为省钱,买了很便宜的监控,也许是一家人不太会使用,也许是质量不好,大概案发前十几天,监控就不在手机上显示画面。案发后,警方取走监控设备,试图修复。目前,尚未出结果。

小雨告诉新京报记者,家中炕上放了一把干农活的铁锹,客厅放了根木棒,自己的枕头下每晚都压着把菜刀。

怕王磊摸到屋里去,小雨一家人换着房间睡觉。母亲还给小雨在卧室的衣柜里间,弄了个仅容一人睡觉的小地方,被褥直接铺在地上,让女儿藏身。

王新元计划着,王磊如果晚上再来,一家人分工明确:妻子和女儿负责报警,王新元出去拖着王磊,保护一家人。

不回了,不用等

2018年7月11日,王磊再次来到涞源县城。在去小雨家之前,司机李东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

李东常年在汽车站跑黑车。他回忆,下午3点左右,见王磊出站,便上去询问。王磊称要去旧汽车站,10块钱,王磊坐上李东的副驾驶。

李东告诉新京报记者,王磊“对路很熟,不像第一次来”。王磊先提出绕到金桥,那是涞源县城购物的集中地,他要去买两件衣服。到了金桥,王磊没下车,又让李东拉他到附近的网吧。到了中心街网吧,王磊还是没下去,要按原计划还是去旧汽车站。

临下车前,王磊问李东,晚上九十点有没有车去邓庄(小雨家所在地),李东给他留了名片。

晚上7点多,李东刚理完发,看到王磊的未接来电,拨过去问他是不是去邓庄,王磊说不去。

晚上9点多,李东接到王磊电话,去邓庄。

在旧汽车站接上王磊,李东注意到,坐在副驾驶的王磊手上多了副黑色的半露指手套。当时正是夏季,李东觉得有些奇怪,但没多问。一小时的山路,王磊不玩手机,一直看着窗外,偶尔和李东聊两句。

“你会开车吗?”李东问。

“我要是开车,能把油门踩到底。”

快到时,王磊在路边小商店买了瓶饮料、火腿肠,李东说。

李东问王磊,“到了邓庄还回来吗?”

王磊说,不回了,不用等。

大约10点半,李东的车停在邓庄村口。王磊下了车,从此处步行到小雨家大概需要6分钟。

王磊有两个微信,一个名为“小磊”,是他常用的微信;另一个微信昵称为“2020年11月20日农历十月初六”,农历十月初六正是小雨生日,2020年是小雨将大学毕业的年份。

这个微信头像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卡通男孩图像,签名写着,“自己选择的路,别说爬,死,也要死在这条路上!”


图为小雨一家全家福,前排为小雨父母,后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小雨嫂子、哥哥和小雨本人。 受访者供图

命案发生后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王新元身上多处有伤,当即被送往医院。

2018年7月12日,赵印芝、小雨被刑事拘留;7月15日,王新元被刑事拘留。8月18日,王新元、赵印芝被批准逮捕,分别羁押于涞源县看守所和保定市看守所。小雨于同日被取保候审。

当年10月17日,涞源县公安局将此案移交审查起诉。根据《起诉意见书》,涞源县公安局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新元、赵印芝、小雨的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故意杀人罪”。

2019年1月21日,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小雨母亲在王磊倒地后仍有劈砍行为,这是本案中正当防卫与否的争议点。

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中称,赵印芝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客观上造成王磊的死亡是属于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性质。小雨一家长期遭受不法侵害,一家无法正常生产生活,建议对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

但该建议未被涞源县公安局采纳。涞源县公安局在“回复”中表示,王磊受伤倒地后,赵印芝在未确认王磊是否死亡的情况下,持菜刀连续数刀砍王磊颈部,主观上对自己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具有伤害的故意,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另,案发时其手段较为残忍,不计后果,这说明赵印芝长期受到受害人滋扰,心中充满仇恨,家庭突遭变故是否会心生报复社会之心无法排除,因此无法保证其脱离羁押后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

回复中还称,赵印芝女儿已取保候审,若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脱离羁押极易导致与其女串供,妨害侦查和诉讼。另外,赵印芝长期受到王磊滋扰,且自己又持刀对王磊进行了砍杀,家人锒铛入狱,家庭遭遇如此重大变故,其精神高度紧张,情绪不稳定,不排除其有自杀倾向。

2019年1月22日,涞源县公安局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确有依据,但案件尚处于审查阶段,不便透露更多。

目前,该案处于审查起诉阶段。保定市政法委宣教处徐处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认定为正当防卫,那就可以放人;否则的话,还要等检察院起诉之后系列处置。

两家人都在等待最后的结果。王磊父亲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情绪激动,“你可以把人打伤、打残,但不能打死啊。法律是公正的,杀人要偿命。”

回想当时,小雨仍心有余悸,“如果我们当时没有反击,你想想会发生什么。”她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父母能出来,一家人团团圆圆过年。

(文中王小雨、王乐、李明、李东均为化名)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