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赵元任:智商逆天,50多种语言、教授8门课程!玩出大师级的高度

2019-4-8 06:10|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纪人物

导读: 有这样一则文言短故事,体现了汉语的博大精深: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施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这篇《施氏食狮史》,通篇只有一个shi音,却不乏情节性地讲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写这篇故事的人是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称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的赵元任!

赵元任当上“四大导师”之一的1925年,梁启超,52岁;王国维,58岁;陈寅恪,35岁;而赵元任,仅仅只有33岁!他是最年轻的一位。

赵元任先生则是那一代民国名士中的文人代表,他的一生不问政治,只做学问,如闲云野鹤,却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潇洒一笔,音乐、语言学、心理学、数学、物理学……

他是博古通今的才子,战乱的年代塑造的一位炉火纯青的学者与艺术家。被人尊称为“中国现代语言学之父”。

1

1892年11月3日,赵元任出生于天津一个三世同堂之家。传说他的三十一世祖,是宋太祖赵匡胤;他的六世祖,就是清朝著名诗人赵翼。

童年时期的赵元任,便表现出远高于常人的聪慧。

当时祖父在北方做官,差事经常变换,赵元任也跟着到处跑。

他出生在天津,第二年到北京,三岁到磁州,四岁到祁州,五岁在保定,六岁在冀州,如此东奔西走,竟激发了他的语言天赋。

每当祖父在衙门里升堂,令衙役行刑打人屁股,赵元任总会在一旁细看。

别人看竹板打屁股,打得血肉横飞,恐怕只是图个乐呵。

赵元任不一样,一边观察着玩,一边就在研究打屁股的节拍,和衙役独特的计数方法:

“十一、二,三一、四,五一、六”

“一、二十、二,三、二十、四”。

他后来回忆说:“我数过很多次,一次也没有发现行令的人数错过。这套计数系统真有意思。”

你是不是没搞懂这计数方法怎么回事?大方承认吧,你的智商,可能赶不上学龄前的赵元任。当然,这不丢人。

赵元任会玩、也懂玩,从生活中就能玩出知识、玩出学问。他玩得最有水准的,当属语言方面。

15岁那年,他第一次离开家,到南京的江南高等预科学堂上学,英文学不够,又兼修德文。

有一次和同学外出聚餐,这一桌同学来自全国各地,讲不同方言:

“侬晓得伐?阿拉上海宁!”

“丢雷老母!白话雷明唔明?”

“龟儿子,日你屋里先人板板!”

没想到一顿饭下来,赵元任竟然能用八种方言,和同学们挨个交流,惊得大家一个个面面相觑,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是在南京求学期间,他染上了恶习:抽烟、嗜酒...还好他自己意识到这样不行,常以父亲命名寓意告诫自己:元任,任重道远!元任,任重道远啊!才将这些恶习戒掉。

3年预科还未读完,赵元任当年报考庚子赔款官费留美生,考试科目里有拉丁文,他一点都不会。

结果他既没有报辅导班、也没有买押题密卷,就考前几个星期稍微自修了一下,临时抱了下佛脚,没想到就考了个第二名的好成绩。

他的老哥们胡适,仅仅才考第五十五名。

同年8月赴美,入康奈尔大学学习数学,选修物理、音乐。在学生时代他就展现出了天才的学习能力,他曾得到三门满分和一门99分,创下了康奈尔大学有史以来最优异的成绩记录。

2

赵元任最大的成就,在语言学和音乐两个领域。

在音乐领域,他最重要的作品,就是他贪玩玩出来的成果。

有一次,赵元任去杭州西湖游玩。走着逛着,进了西湖边上一个木鱼店。木鱼店里的木鱼质量很差,但赵元任童心发作,竟然就在木鱼店里很有兴致地玩了起来。

他敲敲这个、敲敲那个,不一会儿就选了十几个木鱼出来,排成一排。然后灵光一动,用两只手去敲木鱼,敲出了一段旋律来。

人人争唱的名曲《教我如何不想她》,就是这样敲木鱼敲出来的。

赵元任会随身携带一个五线谱本子,无论走到哪里、在何时何地,只要一有灵感,就会翻出本子来先记下。

他的女儿曾说:“他的许多音乐作品,都是在刮胡子的时候创作的。”换句话说,都是不经意间玩出来的。

赵元任觉得语言学“好玩儿”,于是,再辛苦的调查工作,对于他来说,就如同有趣的游戏。

他曾和助手一起去苏南、浙江调查吴语方言,一天要跑好几个地方,要调查完才去找旅馆。

结果常常是连小旅馆都找不到,只好住在农民家里,非常辛苦,助手往往叫苦不迭,但赵元任反而自得其乐。

有一回,他们夜间赶火车,准备从无锡去往苏州,但是只买到四等车票,座位是那种硬得硌屁股的硬板座。

上车以后,也管不了那么多,太疲倦,拿小提箱做枕头,倒头呼呼就睡。

结果醒来后发现车厢里漆黑一片,往外一看,坏了,别的车厢都开走了,就留下这一节车厢没动。

车厢里又黑暗又寂寞,助手慌了手脚,连声问怎么办。赵元任诙谐一笑,却说:“现在外面旅馆也不好找,我们就在车上睡到天亮吧!”

这一次调查的成果,最后整理成《现代吴语的研究》一书。这是中国第一部用现代方法研究方言的著作,在语言学界的地位很高。

但就是这么一部煌煌大著,却是赵元任自得其乐地“玩”出来的。

在那个年代,常常有人冒出奇谈怪论,认为是汉语阻碍了中国人的科学思维,汉语是导致中国落后的罪魁。

但赵元任却强烈反对这种说法:“作为一个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我想说,汉语在科学上优于西方语言。”

赵元任曾说:“对于学术,要怀着女人对男人的爱;而对于艺术,要具有男人对女人的爱。”

学术和艺术,在他的眼里,和爱情一样有趣,让人迷醉其中,不能自拔。

也许正是这份执着与热爱,最终让他站在学术巅峰,有了更开阔的视野,展示出了大宗师般的大格局。

3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赵元任去巴黎开会,和当地人大说巴黎土话,结果被人以为是巴黎本地人,对他感慨说:“你总算回来啦!”

去了柏林,和当地人讲柏林腔德语,也被柏林人当老乡:“上帝保佑,你躲过了这场灾难,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赵元任学语言这么厉害,可也没怎么勤学苦练,就是玩着玩着就学会了。

他10岁前就会了10门方言。他从家教那学会了常州话,从大姨妈那学会了常熟话,从伯母那学会了福州话,跟着一个亲戚一阵子,很快就把亲戚老家的方言都说溜了。

在上海到长沙的轮船上,赵元任遇到一些湖南人,就在和他们的闲谈之中,顺便学了点“皮毛”的湖南话。

到了长沙以后,罗素开讲,用英语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赵元任现学现卖,全部翻译成湖南话。

等演讲结束,一个学生还冲上台来问他:“赵博士,你是湖南哪个县的?”据说,这个学生就是毛泽东。

4

1920年,他决意回国,目的之一就是要回老家退婚。和那个年代大部分男女一样,赵元任14岁那年,家里人就给他定了一门亲。姑娘姓陈,没见过面。退婚的理由是“女方大两岁”。

然而不久后,二十八岁的他,遇上了大他三岁、性格迥异的杨步伟。

赵元任:智商逆天,50多种语言、教授8门课程!玩出大师级的高度
出身南京望族的杨步伟,当过女校校长,拿过医学博士,还创办过一家私立医院。至于性格嘛,杨步伟的老爹夸过她:“你刚强得像个男子。”

女人的身子,男人的性格,刚强、直爽、率性。

赵元任和杨步伟第一次见面,杨步伟就问他:“你学什么的?”

赵元任说:“学哲学的。”

杨步伟说:“一个人好好的,干嘛学哲学?”

一席话搞得赵元任特别尴尬,但杨步伟直爽的性格,却给了他很深的印象。于是,赵元任三天两头就跑去看杨步伟。

很快,他们两个人谈起了恋爱。

这场恋爱,从一开始就很好玩:赵元任会打电话给杨步伟,将听筒放在钢琴旁,弹钢琴给她听;

赵元任忙着和杨步伟约会,甚至把要给罗素当翻译的事都忘了,把罗素晾在讲堂上,左等右等都等不来赵元任,急得团团转。

等赵元任想起这事的时候,才携着杨步伟匆匆赶回来,气得罗素连声对他说:“坏家伙,坏家伙!”

5

一年之后,赵元任和杨步伟走入婚姻殿堂。他们的婚礼简单、新颖。

赵元任和杨步伟合拍了一张照片,做成了通知书,寄给所有的亲友,一共400多份,

上面大大方方地写道:“我俩已在1921年6月1日,下午3点钟东经120度,平均太阳标准时结婚。

关于贺礼我们一概不收,如果实在要送的话,就请送您的亲笔书信、诗文或乐谱,或者捐款给中国科学社亦可。”

结婚通知书依两家的背景,要大摆宴席何其容易,

这对新人却推开所有繁文缛节,向当时的封建世俗挑战,想出了如此别出心裁的结婚方式.

当晚,两人各自请一人来家中吃饭,杨步伟请来朱征,赵元任请了胡适。

胡适带了一本自己注解的《红楼梦》,并与朱征做了证婚人。

这一举动,在那个年代,可谓轰动一时,连报纸都发特号做了报道:《新人物的新式结婚》。

然而在名人出轨纳妾盛行的民国,赵元任和杨步伟这一对,尽管个性不同、尽管生活中偶有争吵,但一路披荆斩棘,相伴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雨。

六十多年的婚姻里,他们用一颗会玩的童心,来保持婚姻中的和谐度和新鲜感:

他们两口子会做一个日程表,在家里今天说普通话,明天说上海话,大后天说湖南话;

杨步伟曾说:“我们争争吵吵60多年,但也和和睦睦共度了大半个世纪。”

拥有如赵元任这样有趣的灵魂,婚姻从来不是爱情的坟墓,婚姻会变成爱情的游乐场、充电站,在生活的琐碎间,两个好玩有趣之人的感情,往往能天长地久、羡煞旁人。

6

赵元任的教育法,依然重在一个“玩”字,而且放任学生动手“去玩”。

当时研究所里面,常常从海外购来一些新仪器。这些新仪器,贵得要死,一般都不敢让学生去倒腾。

但赵元任一概不管,全部让学生按照说明书,自己去摸索操作。有一回,研究所里拿到了海外买来的最新仪器“语音频谱分析仪”,这玩意是中国唯一进口的一套。

他还是放心大胆让学生去开箱验收,结果那学生急于试机,忘了美国电器的电压只有110伏,而中国供电有220伏,一插上电源,机器就烧了,吓得屋子里的人脸都变黄了!

那个学生也吓得不轻:“这还了得!赔也赔不起啊!”

可是赵元任默默在一旁看着,依然不动声色,既不出言责备,也不发声指导。

不一会,那学生就冷静下来,很快就想好办法:打开机器后背,把保险丝一换,问题迎刃而解。

这就是赵元任的教育方法:他不干预、不叨逼叨逼,让学生自己去摸索,在摸索中解决问题、自己成长。

而赵元任自己,在教育中喜欢扮演一个启发者的角色,好像一个武林高手,在日常的玩耍之中,就把高深的功夫传授给了学生。

赵元任常常把学生叫到家里吃饭。有一回夏天,大家吃完午饭,正在庭院中的树底下乘凉。

赵元任指着地上的树影,忙问学生:“你们看,这地上树影有什么特点?”

学生们仔细一看,发现日光投影竟然是半圆形,而不是正圆形的。

赵元任继续问:“谁来说说这是为什么?”

好几个学生七嘴八舌,说了一大通道理,可都没说到点子上。

只有一个学生脑筋灵活,很快就想明白了原理:

“原来今天是日偏食。树叶很密,露缝很小,就都起了‘针孔效应’,所以日光在地上的倒影都成了半圆形,而且方向和天上半个太阳的方向是相反的。这就相当于照相机的镜头。”

赵元任大感欣慰,略微点了一下头。而这位脑袋灵活的学生,正是日后著名语言学家吴宗济。

你或许会觉得奇怪,赵元任教吴宗济的,不是语言学吗?针孔效应,这不是物理学的内容?赵元任为什么让他们思考这些“非主业”的内容?

其实,物理学也好、语言学也好,天底下的学问,要想搞明白,都离不开观察、分析、思考。

赵元任不仅是在传授学生们知识,而是在引导学生建立一套学习思考的方法。寓教于乐,在玩乐之中顺便就成功教学,这是赵元任玩教育的聪明之处。

正是在这套教育法的作用下,赵元任为后世培养了一大批语言学巨擘,如王力、吕叔湘、吴宗济等;

他的三位女儿,大女儿是哈佛大学第一位华裔女教授,二女儿是中国著名化学家,三女儿也在麻省理工学院当教授。

称赵元任为大教育家,也是实至名归。

7

1973年,中美关系缓和,赵元任携夫人回到阔别30年的故土,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

爱玩的赵元任夫妇不愿意被官职束缚,也不喜欢长居一地 ,游山玩水,赏星看月,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光黄山,他们就去了好几次,欧美大陆,也漫游了四次。杨步伟八十岁的时候,

1981年,杨步伟先他而去,赵元任悲痛万分。挚爱已去,他对人间便再无眷恋,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赵元任人生的最后时光,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床头依然放着一本,他儿时最爱的《唐诗三百首》。

直到他去世的前一晚,他还在用他那沙哑的嗓子,用常州乡音,念着杜甫的那首《旅夜书怀》:“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赵元任的女儿曾问他:“爸为什么会搞语言学?”

赵元任答:“好玩儿呗!”

因“好玩儿”三个字,颠覆了整个世界。

人这一生的成就,有两种不同的获得途径:一种得头悬梁、锥刺股,是下笨功夫熬出来的;而另外一种,完全是天资聪颖、骨骼惊奇,纯粹靠一颗玩心,

也能玩出大师级的高度。赵元任,显然就是后者。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