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是谁“杀”了郎朗?

2019-4-23 21:58|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豆瓣

导读: 随着事业的走红,郎朗变了。人说社会杀人不见血,是这样。少年出名的风险是很大,人言可畏也是事实。


首先声明,这不是犯罪小说,郎朗没死,但是那个举世闻名的,使千百万粉丝(我也是其中一个)倾心的、可爱的、年轻天才的中国钢琴家郎朗不复存在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庸俗的,利用自己的天才在音乐文化舞台赚大钱,登上了社会顶峰,而马上将坠落的明星暴发户郎朗!

曾几何时我们还是那么兴奋,谁不知道中国出了个音乐天才,神童钢琴家郎朗。在和德国朋友聊天时常免不了侃几句关于郎朗的新闻,比如什么时候听了郎朗的演奏,盛况如何,郎朗下次什么时候来德表演等等。像我这种很节约的人,也买了郎朗演出他的出名之作的CD盘。那是当年郎朗被他恩师,著名指挥家艾申巴赫(Eschenbach)选中,合作演出贝多芬4号钢琴协奏曲。从此郎朗一举成名,成了世界闻名的钢琴家。他弹得实在好!唯一一点不好的印象是在采访中他自夸太多了点,如果多谈谈他对曲子的理解和对恩师的感谢肯定更好。不过对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对他的幼稚和自负人们可以原谅。我当时以为这是因为他多年在美国学习,学会了做广告。这也是生存所迫,可以理解嘛,我想。不久他硬是把他的那没等级的“音乐工作者”父亲带上了国际音乐舞台,父子一起在欧洲表演钢琴和二胡合奏“二泉映月”。 中国人明白这是在报父养育之恩,德国的友好评论说,郎朗不仅在钢琴上卓有成就,也致力促进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我们真觉得他为中国人露了脸。

然而随着事业的走红,郎朗变了。如果说这几年他在音乐上没有更高的建树,那是可以理解的。已经达到高峰的人,想再进一步是很困难的事。网上许多人对郎朗的装束,大名牌一古脑儿穿上身,抨击很多。我也认为这是小事,艺术家应当享有他的时装自由。然而问题是存在的。郎朗作的广告满天飞,他的钢琴音乐会一年有一百五十多次。

我看了一个西方关于郎朗的新闻报导片,拍的全是实况和事实。郎朗几乎每两天就要换一个城市。坐的自然是私人专机,住的是高级宾馆。他没有时间练习弹琴,也没有人谈心。好心的国际音乐评论家开始担心,这个天才将很快会被毁灭。在网上早就传说了郎朗与他父亲的紧张关系。流言蜚语是不可信,但是从影片上看到的片段可以判断,两人的感情的确是个大问题。郎爸已不再是几年前那个朴实的中国知识分子了,他那一身打扮,也许都是名牌货,使人联想起一个跑单帮而成功的暴发户。一脸狡诈,在儿子面前却尽力阿谀奉承。

看来媒体的报道是真的,郎朗说:“我小时候,他是老板;现在,我是老板!”郎妈做了儿子的经纪人,郎朗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管理之中。在德国金色摄影机发奖大会上,作为领奖人之一的郎朗的母亲自然被安排坐在第一排当中。如果说她不会外语,不懂西方文化,那是没关系的,她只要给出一个善良谦虚的中国母亲的形象就足够了。然而她的表现却使人看了难受和不解。满脸涂了不知多少脂粉,从头到尾她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只把她的那个小相机对着郎朗,没完没了地按快门。

关于郎爸说“皇家女才配得上我儿子”的事最好报道原话,以免断章取义。关于郎朗的婚姻,他说:“找有权有势的吧,有下台的时候;找有钱的,郎朗的钱够花,吃穿不愁,而且我们是艺术家,注重精神上的享受;找皇家的还不错,我们和查尔斯王子的关系特好,可他没女儿……”他可以说这是开玩笑的话,但是词句间的市侩气也足够说明问题了。

去年欧洲足球联赛开幕式,郎朗居然也去演奏。不知是谁拉的这门生意,郎朗从中得了多少钱。看得我为之脸红。对欧洲社会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足球俱乐部是欧洲最富有,最有权势的社会集团。那些球星们被几千万元地被买进卖出。政客们为了选票得罪谁也决不敢得罪足球迷。但是艺术家是可以在这里清高一下的。这是两个不相及的领域。没有必要到那里去露一手。开幕式开始了,郎朗开始演奏,没人听他的,10万观众向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欢呼起来,那些有价值千万欧元的大腿的足球明星。郎朗的这笔生意的后果是什么呢?郎朗说,“人付出了代价,为什么不挣钱?商业是必然的过程。”这个商业过程的结果会很快显示出来,在今明年中郎朗还会得到多少邀请呢?拿到多少合同呢?当郎家三口意识到自己的坠落后,可能会迁怒于媒体,特别是互联网。

人说社会杀人不见血,是这样。少年出名的风险是很大,人言可畏也是事实。我这里只写了郎家三口的表现。如果把这明星的坠落都说成是他们自作自受,的确是不公平的。他们的表现反映了中国社会的道德沦落,不顾一切地追名逐利,以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近年来那些腰缠万贯的社会名流一个接一个地坠落。人们似乎着了魔,只会作黄金梦,不会思考了。也许这并不奇怪,只要仔细想一想,堂堂北大的校长以北大出了最多的百万富翁而自豪,那么这个社会不向钱看,还会向哪里看呢?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