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烈火可以燃毁巴黎圣母院,却燃不掉它见证的历史

2019-5-1 07:50|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鱼羊秘史

导读: 法国当地时间4月15日下午,拥有800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滚滚红莲中,哥特式的塔尖轰然倒塌,屋顶化为一片巨坑。


这座因被浪漫主义巨匠——维克多·雨果加以艺术诠释而为世人所熟知的宏伟建筑,在熊熊大火中经历着千年以来最大的洗礼。

坐落在塞纳河中城岛上的巴黎圣母院,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教堂。圣母院之所以闻名于世,是由于它是欧洲建筑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标志。漫长的中世纪,教堂的建筑大多数笨重粗俗,空间阴暗,令人压抑。而巴黎圣母院则冲破了旧的束缚,采用轻巧的拱顶,升高空间,令光线更为充足。其六十九米高的正面给人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如同石山巨壁,伟岸安详,神采飞扬。细细品味个中的艺术魅力,令人不禁感叹八百余年前设计者和工匠们所付出的艰辛劳动。

巴黎圣母院不仅是人类艺术的瑰宝,也是法国乃至欧洲历史上多次重大事件的见证者,数百年来无数风云人物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早在圣母院尚在建造中的1239年,法王路易九世便将荆棘花冠放在了院中。荆棘冠对于天主教徒而言意义重大。信徒们相信,在耶稣受难前,罗马士兵曾强迫耶稣戴上了这顶荆棘冠,因此它可谓天主教历史最为悠久的圣物之一。而将荆棘花冠从威尼斯人手中购买到的路易九世,在法兰西的历史上同样非比寻常。

作为卡佩王朝的第九任国王,路易幼年登位时,王朝尚未在整个法兰西境内建立中央集权,与数百年前法兰克帝国的荣光更是无法相提并论。路易一方面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将司法权收归王室法庭所有,规定叛逆、铸假币等重大案件必须由王室审理,并剥夺了诸侯们司法决斗、血亲复仇的权力;另一方面,每次做完弥撒后,路易会亲自坐在樊尚森林中接受任何国民的申诉,甚至会给穷人洗脚,服侍麻风病人吃饭。司法改革与亲民仁爱并举,大为提升了卡佩王朝的权威。虽然他一生狂热地两次发动十字军东征,甚至一度成了埃及人的俘虏,但瑕不掩瑜,路易九世的时代依然被称作“圣路易的黄金世纪”。

中世纪欧洲的文明进程始终伴随着战火的洗礼,圣路易去世后没过几十年,英法百年战争的号角正式吹响。战争并未让双方的哪一个王成为后世国君的典范,而那个年轻英勇的女孩却为历史所铭记,她就是圣女贞德。

出生在法国小村庄的贞德,藏在衣柜里眼睁睁看着善良美丽的姐姐惨死在英国士兵的枪下。虽然身为天主教徒,可贞德意识到一味的祈祷上帝的护佑,不如拿起刀枪保卫自己。她孤身前去拜见法国太子查理,请求给她一支军队。查理虽然对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没有丝毫的信任,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他还是给了贞德一支人数不多的队伍。未曾想到,贞德就是靠着这样一批“老弱残兵”,竟将英国人杀得节节败退。但当贞德被敌军所逼,撤退回城时,仰赖着贞德的战斗才得以保全家园的封建主们,竟把恩人关在城外,并以4万法郎的价格将她出卖给了英国人。

被俘后受尽酷刑,最终被熊熊烈火活活烧死的贞德,直到死前一刻依旧挚爱着她的法兰西。而在贞德的感召下,法国人民更是团结一心,赢得了百年战争的胜利。1455年,在贞德牺牲后的第二十四个年头,巴黎圣母院教会进行了平反贞德诉讼,并在院内竖立起了贞德的雕像。贞德从此被称为“圣女”,法兰西在她的庇佑下走上荣耀的征程。

1572年,法国为了称霸欧洲正与哈布斯堡王朝在三十年战争的血海中鏖兵,而出于国内稳定的需要,法王查理九世将自己的妹妹玛格丽特嫁给了新教徒雨格诺派的纳瓦拉王储亨利,婚礼在巴黎圣母院的前厅举行。这场明显的政治婚姻没有博得玛格丽特公主的好感,传说当被问到是否愿意嫁给亨利时,公主冷冰冰不置一词,最后竟然是她的兄弟按住她的头,强迫她点头同意。而由于很多雨格诺派的新教徒前来参加婚礼,新教徒与天主教徒之间的冲突一触即发。圣巴托洛缪之夜中,无数新教徒遭遇屠杀,圣母院也因此成了血色王室婚礼的见证者。

法兰西并未被国内宗教的冲突拦住扩张的脚步,太阳王路易十四更是将王室的威权推向了顶峰。在相继重创荷兰、神圣罗马帝国和西班牙之后,法国在路易十四的统治下成为了欧洲的霸主。1708年,路易十四依照父亲的心愿修改祭坛,以荣耀圣母。此时站在人生最高点的路易十四睥睨群雄,发出了“朕即国家”的慨叹,却忽视了在他高压和穷兵黩武的政策下,法国经济已被严重拖垮,饥民大量死亡,社会濒临崩溃。“太阳王”的称号将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而大革命的浪潮,即将袭来。

法兰西是幸运的,因为她拥有伏尔泰、卢梭和孟德斯鸠这样启迪民智的先贤;但法兰西又是不幸的,因为历经了诸如雅各宾派这样实行恐怖政治的革命浪潮后,国家依然处在剧烈的动荡之中。乱世出英雄,在镇压保王党的战役中,出生于科西嘉岛的左撇子军官开始崭露头角并迅速蹿红,很快,欧洲乃至全世界都将记住拿破仑·波拿巴的名字。

1804年,巴黎圣母院迎来了自建成以来最为荣耀的时刻——拿破仑将在此加冕成为皇帝。自十一世纪起,法国国王都是到兰斯受冕登基,但拿破仑为了显示自己的赫赫威名和与众不同,不仅别出心裁在圣母院加冕,还将教皇千里迢迢从罗马叫到了法国。他将王冠从教皇手中夺过来,自己戴在了头上,显示法兰西的皇权并非来自罗马教宗,自己是法国人的皇帝,而不是上帝的奴仆。但拿破仑的帝国之梦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十几年后,这位曾经无限风光的一代枭雄在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上孤独死去。有趣的是,当1811年拿破仑的儿子——后来的“罗马王”拿破仑二世出生时,也是在巴黎圣母院进行的受洗。但身患肺结核的拿破仑二世从未有一天体会过父亲那至高无上的权力,在年仅二十一岁便撒手人寰时,他还哀叹着自己身上的政治使命实在是太沉重了。


二十世纪,战争的阴云再度笼罩法国。1940年夏,号称拥有“世界最强陆军”的法国在历时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便被纳粹德国击败。英国远征军和许多法军士兵在发电机行动中成功从敦刻尔克撤退,但巴黎终究沦陷。沦陷后的法国并不甘于接受纳粹掌控下的维希政府统治,他们组成大大小小的抵抗组织,发动游击战,不间断破坏电信网络和交通设施。而活跃在各个战场上的自由法国战士,则高举着致敬圣女贞德的洛林十字旗,战斗不息。1944年8月25日,巴黎终于得以解放。翌日,圣母院中举行了盛大的解放纪念典礼。作为此时法国人民心中最伟大的领袖,戴高乐不时挥起手臂向含泪欢呼的民众们致意……

光荣与阴霾,和平与战火,兴盛与衰亡,仁慈与仇恨……数百年来,巴黎圣母院已经看过了太多,经历了太多。和圣母院维系在一起的不再仅是钟楼上那个丑陋的怪人和美丽的少女,而是整个法兰西数次浴火重生的灵魂。灾难是人类前行的启明星,我们有理由相信,高卢雄鸡仍会以她独有的浪漫优雅的姿态,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书写不凡的篇章。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