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澳洲也有”贵”族,最富有四所学校每年烧4亿,最穷学校仅几万

2019-8-17 06:21|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猫本在线

导读: 澳洲公立学校:我容易吗我?!
没钱修缮校园的代表——Sheidow Park小学

Sheidow Park小学是一所公立学校,位于阿德莱德南部。

它是最穷的学校之一。从2013年以来,虽然入学人数翻了一番,但是校园建设却跟不上节奏,上一个主要资本项目还是2011年落成的体育馆,当时是陆克文政府学校建设计划的一部分。


每个学年的结束,Sheidow Park小学校长Jennie-Marie Gorman都和学校员工绕着学校走一圈。

看看学校里面用安全网撑住的窗户,15年都没有粉刷过的墙,地面露出水泥的办公室。


他们不能象别的学校一样,看见坏了就想着去修,而是得思考坏的什么程度了?还能不能再坚持几年?

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修,而是实在是没有足够的资金。这所学校缺钱的历史由来已久,每任校长都不得不小心行事。

Sheidow Park小学在新设施和装修上花费少于10万澳元。它不是唯一一个贫穷的公立学校,处于同样境况的学校还有其他1300所。

相比之下,全澳最富有的四所学校却各自能花1亿澳元。

就连距离Sheidow Park小学半小时车程的Saint Ignatius’ College,资本项目上支出都超过3千万澳元,而同一时期Sheidow Park小学花了25,005澳元。

而墨尔本的Caulfield Grammar是全国支出第二高的学校,在2013年至2017年间,资本项目支出超过1.01亿澳元。

Sheidow Park小学校长Gorman女士对此感到非常羡慕,她表示如果他们有这么多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以一次性拥有崭新闪亮的东西,而不是一点一点的换,还可以给办公室和教室都更换地毯,重新刷漆,修缮操场。

贫富差距鸿沟!基础建设支出少的公立学校承担更多入学人数

从整体上看,公立学校,天主教学校,和私立学校的开支是怎么样的呢?下图是不同学校在支出阶梯上的分布。


非常明显,三分之一的公立学校总支出不超过25万,而同等支出水平的公立学校不足五分之一。百分之四十的公立学校支出超过一个亿。

高支出在某种程度上代表更好的校园,更好的设备,更好的资源。

家长们都想给孩子想选最好的,在很难判断哪所学校能带来最好的教育成果时,光鲜亮丽的校园似乎更有可能意味着好的教育成果。


于是,有能力的家长们花很多钱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

显然在拼硬件条件方面,公立学校是完败的。但由于高昂的学费和其他原因,依然有更多的学生入学了学校基础设施支出更低的公立学校。

2017年,学校基础设施总支出中花费38%的公立学校却容纳了66%的学生。


截止至2018年,公立学校五年来肩负了澳洲入学人数增长的76%。

也就是说,只有少数学生可以享受到华丽的剧场、奥运标准的游泳池或者铺满地毯的图书馆。

虽然硬件条件不好,但是公立学校无疑对自己的软件条件是非常有自信的。

也尽可能给入学的学生最好的教育。

Sheidow Park小学的校长表明虽然Sheidow Park小学并不光鲜闪亮,但是在这里学习和生活的体验是非常棒的。


除了公立学校自己,政策发展中心的研究员Chris Bonnor也表示,私立学校额外的资金并没有使得学生成绩更好。

因此他认为政府的资金回报是非常糟糕的,也是澳洲正在落后的原因。他建议将资金用于经济底层的学校。


Chris Bonnor

贫富差距为何这么大?资本项目拨款: 一个复杂的系统

说到底,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间的贫富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一种说法是学校资本来源不同。

私立学校可以得到联邦资本拨款和州资本拨款。而公立学校只能从州政府获得资本项目拨款。

联邦资本项目补助(CGP)旨在改善没有足够资本项目拨款资源的私立学校的基础设施,截止2019年已经向不到140所私立学校拨款超过1.46亿澳元。

资本项目拨款被视为不同于常规拨款,常规拨款支付学校运行的持续成本,而且不能用于资本项目。这也许就是公立学校缺少资金来进行资本项目建设的原因。


另一种说法是,公共资金来源才是真正的问题。

公共拨款的增加让许多私立学校得以把私人来源积累资金用于资本项目支出。

Grattan Institute学校教育项目主任Peter Goss举例子说私立学校获得了澳洲政府大量的常规拨款的同时,家长和其他人为他们所支持的学校筹款,一些富裕的学校便排在了资本项目支出排行的首位。

此外,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拨款额度也不公平。

My School网站显示了各个学校的年收入和资本项目支出,包括学校分配给当前和未来资本项目的收入金额以及需要偿还的债务。

我们可以看到,与私立学校相比,公立学校资金的有多么少。 


以及2009年到2017年每年的增长程度。


2009年至2017年期间,这些公立学校的公共拨款增加不到3%,而最有优势的私立学校则增加56%。

My School网站的澳洲课程、评估和报告机构(ACARA)的最新数据还显示在过去的十年中,给私立学校的公共拨款增长的速度两倍于公立学校的公共拨款增长。

以下这些学校就占了政府总拨款70%。


私立学校获得的拨款再加上他们私下的筹款,其收入远远大于支出。

而他们的学费还从来没有降过。他们完全可以将钱花在资本项目,修建设备完善的学校。

资金被质疑去向不明

但是,财力雄厚的私立学校把每一笔钱都花在合理的地方吗?

2011年至2017年新州教育厅长Adrian Piccoli甚至都说他作为厅长都很难看出私利学校把钱花到哪里了。

因为新州政府每年给天主教系统8亿澳元,而他们只需要填一页的表格来证明他们把钱花到了适当的地方。”

这是因为代表天主教和独立学校管理公共拨款的机构(BGA)可以选择他们自己的需求把这些常规拨款重新分配给各个学校。

Piccoli认为在天主教系统中,关于资金如何在教区和学校之间分配,以及各个学校如何使用他们的份额非常缺乏透明度。

同样发出质疑的还有来自2016年维州审计长、2017年国家审计署、2018年新州审计长以及2019年公共账户和审计联合会

然而,澳洲天主教教育委员会(NCEC)和澳洲独立学校委员会都表示资金支出是非常透明的。


公立学校:我们缺钱!

根据公立学校面临的资金紧张问题,ABC新闻之前做过一份关于澳洲学校资本项目拨款需求的在线调查。

来自十多所公立学校给出了回复,这些学校表示需要新建筑或重大升级,或面临紧急维护问题。

最常见的需求是普通教室;最紧迫的需求是维护厕所。

其他问题还包括下水道、油漆和屋顶的维修。电子教学设备的升级,暖气或空调和运动设施的维修更换。

调查结果也显示他们之中也有为基本教学筹集资金的需求,如课程资源或教室设备。

Lauderdale小学协会主席Simon Bailey表示,他们已连续三年申请基础设施补助金,但没有收到任何钱 。


Lauderdale school

他说,即使是塔州“一级优先“的筹款项目对于学校的建设也是杯水车薪。

因此他们只能购买必需品。比如智能平板,体育器材。甚至拆东墙补西墙,将一半的图书馆改成了教室。

但是,就在基础设施老旧和过度拥挤的双重挑战之下,澳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却显示,公校的入学负担最大。

所谓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明明有私立学校资金充足的在搞教育当例子,为什么偏偏是入学人数最多,人数增长最快的公立学校却成为最钱紧的学校呢?

平衡学校之间的贫富差距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啊。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