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悉尼失踪十五年的华人留学生找到了

2019-11-26 08:41|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悉尼生活资讯

导读: 就在刚刚过去的周六,一名失踪了15年的留学生被找到,如今他已是不惑之年。可是,这个消息,对苦苦寻觅他15年的家人来说,五味杂陈。


事情发生的也十分蹊跷。

上周六,悉尼Parramatta警方接到报警,称在Parramatta的Westfield,有一名亚洲男子形迹可疑,在店里鬼鬼祟祟,可能是一名扒手。

警察赶到现场,在商场逮捕了这名盗窃嫌疑犯,经过现场的调查,基本坐实了盗窃行为。可是,当警察拿过他出示的身份证时,发现了问题。

查无此人,这个身份证是假的。

随身携带一张假身份证,这就更加引起了警察的怀疑,这名亚洲男子不简单。而且,这名男子拒绝出示真实有效的身份证件。

警察把这名男子带回警局进行询问,也没有问出什么结果,但是指纹等信息比对,警察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眼前这个40岁中年男人,居然就是12年前报失踪的中国留学生!

尽管这名男子拒绝提供任何的身份证件,警方依然确认了他的真实身份。根据记录显示:

他2003年来悉尼上大学,在2007年突然人间蒸发,再无音讯。

2007年,悉尼警方接到他的家人报案,说他们家孩子2003年5月来悉尼留学,但自从2004年从中国返回澳洲后,就一直没有和家人联络。两年多来,家人想尽各种办法都联系不到他,他们问遍孩子的同学室友,托澳洲的朋友帮忙找,甚至在当地报纸刊登寻人启事,都无济于事。

实在没办法只能求助警方,家人非常担心他可能出什么意外了。

将近3年不和家人联系,悉尼警方对这名留学生的现状也赶到担忧。于是派出了大批警力全城寻找这名失踪的中国留学生,机场、火车站、宾馆,通通都没有任何记录。

这个人,多半还在悉尼。一找就是几年,但是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

12年过去,他依然在警方的失踪人口上,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如果不是因为周六入店盗窃被捕,也许,他还能像一个幽灵一样在这个城市毫无踪迹的生活下去。

也许当他被警察抓捕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漂泊的生活到头了。

所以,当年的那个留学生,也许并不是失踪了,而是故意抛弃家人,抛弃自己的合法身份,偷偷黑在了悉尼。

这种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生活,一过就是15年,从一个意气风发的留学生,到一个40岁的落魄中年。

在人生最应该精彩的15年,没有人知道他过着怎样的生活,但一定不如人意,否则,谁会沦落到要去商店当小偷。

也不知道这15年来,他是否曾联系为他担惊受怕,到处寻找他下落的家人。也许当年他的家人花费不菲送他来悉尼求学,满心期许一个璀璨的前程,没有想到,无私的付出,就此石沉大海。不仅没有前程,连这个儿子也一并失去了。

这15年,他有一万种方式可以度过,但他选择了最不堪的一种,愧对家人,更愧对自己。

这名入店盗窃的华人,将被移送至澳洲移民局,接下来的事情,大家可想而知了。

他不得不以最难以启齿的方式,回到家人的身边,一切从零开始。当然,对他年迈的父母而言,人回来了,也许比什么都好。

这又是一个让人唏嘘不已的新闻故事。在澳洲,有6万黑民胆战心惊地生活在各个角落,其中有四分之一是华人!他们当中,75%是通过旅游签证进入澳洲,15%是通过学生签证进入澳洲,在签证到期后,这些人并没有离开,而是黑在这里。

这个留学生的结局,就是萦绕在每一个黑民心里的梦靥。

很多生活在悉尼的人可能都不知道,在西悉尼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这里高墙林立,被铁丝网牢牢护住,外围死一般寂静。

这里是Villawood Immigration Detention Centre。非法移民羁留中心,这是黑民在澳洲的最后一站。

在高墙之内,关押的全都是被抓的非法移民或是因为犯罪而可能被取消签证的移民,有老的白发苍苍,有小的还在嗷嗷待哺,还有全家都被羁押的,他们都在焦灼地等待对自己命运的判决。

等到遣送程序就绪,他们就会被送回国,再也不得回到澳洲。而他们在悉尼辛辛苦苦赚的钱,大多数都会被用来抵扣在羁留中心这段时间的花费,大概一个人一周700澳币。

据说,羁留中心里面的条件还算不错的,厨房、图书馆、娱乐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专门给家庭准备的套间。可是那又怎样?几乎每天都有人不顾生命危险企图越狱,逃出这里,继续在悉尼黑下去……

在这高墙之内,每个大人脸上都写满了绝望和疲惫。他们很多在悉尼已经小心翼翼地生活了十多年,在这里结婚生子,以为终会有一天能拿到一个身份,光明正大地生活在这里,没想到,一朝不慎,一切梦碎,等待他们的可能就会一无所有地回到自己的国家。

在这里,除了孩子无邪的笑声,再无任何生机。

为了不被送进这个羁留中心,为了不被遣送回国,非法移民们,像幽灵一样生活着……

不能享受福利,不能有合法的工作,不能去医院诊所看病,不能碰到警察。

因为没有合法签证,他们无法去正规的公司工作,只能一些不合规的地方“打黑工”。这样的工作,不仅薪水低,而且没有任何权益保障,被欺负了也不敢张扬。维权的结果就是自己被关进非法移民羁押中心,或者干脆遣送回国。

因为没有合法签证,不敢生病。澳洲的医疗水平是很发达,连癌症都能治好!澳洲的医疗福利是很好,天价的药物都是白菜价。

但这所有的好,都只属于合法的澳洲居民,跟黑民没有半点关系。

也许悉尼的朋友还记得去年在Campsie一间出租公寓内发现的尸体,那件事,听者流泪。

说起事发地点,很多悉尼的华人朋友可能很熟悉了,就在华人人口占比31.2%的悉尼老牌华人区Campsie。尸体就在Beamish St和Canterbury Rd交叉口,Dan's Corner旁边的公寓发现的。

该中年男子亚洲面孔,身高170cm,身穿蓝格子衬衫和米白色裤子。

警察没有找到死者任何的身份证件,也没有手机能够联系他在澳洲的亲人或朋友。

唯一的线索,是他身上的一张Opal公交卡。

警方走访了附近的住户和商户,所有人都对这名男子一无所知。这名男子就像透明人一样,明明在这一带反复活动,但却没有人知道他,也没有人见过他。

警方初步判断,他可能是一个非法移民,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黑民”。

当新州验尸官Les Mabbutt公布了尸检结果后,警方更加确定了这名男子的黑民嫌疑。

他不是被谋杀的。他是受不了病痛自杀的!

验尸官Les Mabbutt告诉警方,这名男子身前患有骨髓瘤,从验尸结果来看,他的骨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疼痛可想而知!死者体内残留有扑热息痛的药物成分,可以证明死者身前一直在服用扑热息痛来缓解疼痛,但其实这种药物已经不能帮助他这样病入膏肓的病人止痛了。

病理学家从他骨髓的病变判断,这个阶段的疼痛常人无法承受,他一定是忍受不了这种锥心之痛,才选择自杀的!

身患这样的绝症,法医除了发现扑热息痛外,没有其他药物成分,可以判定死者没有接受过其他的治疗或有效的治疗药物。

也就是说,他身患骨癌,却从未就医!就靠药房可以买到的Panadol苦苦熬着。

最后忍受不了极度疼痛,就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了结了自己的生命。这听起来,谁都觉得万分凄苦。

因为太可怜太惨了,警方没有公布死者最后的画面。

警察担心,这位中年男子的家人或亲人可能还在悉尼,那些画面会对他们造成很大的伤害。

因为是黑民,所以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办法去正规医院就医,更不敢去社区寻求帮助。

他可能死前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骨癌晚期,活活疼死。

而他在自杀之前,连手机都没有带在身边,可能是为了不牵连自己生活在悉尼的家人、朋友,或者雇主。

在他死后这么多天里,竟然没有人寻找他。

也许他的家人也和他一样黑在澳洲不敢找他,也许他的家人还不知道他的死讯,如今,他就这样客死他乡,留在警局的停尸房,像个孤魂野鬼……

他千方百计留在澳洲,吃尽了苦头,竟是这样的结局,想想都觉得不值得。

因为没有合法签证,黑民们甚至不敢去看附近的GP。因为任何需要登记身份信息的步骤,都有可能被移民局监控到。

澳洲内务部为了“扫黑”,已经联手了税局、银行、医疗、教育、房产登记等机构。在澳洲,居民的个人银行注册信息、纳税信息、医疗档案、子女的入学信息、房产信息都将互通,和内务部、移民局的数据进行匹配。

内务部正想方设法抓到这6万多非法移民。如果想继续黑下去,只能像个透明人一样,不留下任何痕迹。

我们不知道这名男子为什么要这样痛苦地留在澳洲。假如他努力争取合法移民,或者放弃留在澳洲的执念,回到祖国,也许还有机会用这12年,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不负家人和自己。

但现在,在躲躲藏藏了15年之后。最好的年华,再也回不去了。

无数人向往的澳洲,确实很美,但它不是唯一的天堂,至少对黑民来说,绝对不是。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