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12年后又见“大头娃娃”别光骂商家 奶粉厂家才是罪魁祸首

2020-5-14 19:55|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新闻哥

导读: 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让每一个中国家长十年怕井绳。谁想到,12年之后“大头娃娃”事件竟然再一次发生。


最近,湖南郴州不少家长称在孩子长期服用一款名叫“倍氨敏”的特殊配方奶粉后,出现了拍头、湿疹的症状。有些孩子的头颅异常发育、体重迅速下降,已经变成了“大头娃娃”。

家长带着孩子体检,发现这些孩子长期缺乏蛋白质和维生素D,有些孩子在喝奶粉期间甚至出现了发育停滞的现象。

这事儿根本不是普通的毒奶粉事件,从厂家到销售,简直缺德他妈给缺德开门,缺德到家了。

首先哥要说明一点,孩子喝奶粉,不是因为家长不尽责。而是这些孩子对普通的奶粉或者母乳过敏,医嘱建议孩子喝特殊配方的氨基酸奶粉。

于是家长们在母婴店,购买了店长和店员重点推荐的“倍氨敏”。

孩子们喝了少则半年,多则两年,最后都喝成了大头娃娃。

根据检查结果,这些孩子出现严重营养不良,还患上了佝偻病。

看到这,你肯定要骂不良厂商生产毒奶粉。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孩子们喝的并不是毒奶粉,这玩意甚至都称不上奶粉。

“倍氨敏”压根不是奶粉,而是一种蛋白固体饮料。

这俩的区别在于,国家对于婴幼儿奶粉中的营养配比有着严格要求,而国家对于固体饮料中蛋白质等营养成分含量却没有硬性规定。

也就是说,即便蛋白饮料的营养成分远比奶粉低也同样可以上市销售,因为它本就不是奶粉。

家长本想给孩子买高配奶粉,没想到阴差阳错给孩子买成了低配饮料。最该吸收营养长身体的阶段,孩子却喝了两年的饮料,能不营养不良吗?

对于“奶粉”的蹊跷,家长不是没有一点怀疑,但家长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么大胆的店家,把饮料当奶粉卖。

有家长在购买时曾经怀疑过“固体蛋白饮料”这种说法,而店员称,“固体蛋白饮料”就是牛奶的简称。

也有家长觉得孩子喝完奶粉后不对劲想停用,结果被母婴店店员劝阻,按店员的说法是因为奶粉没喝够。

像极了微商卖三无面膜时,把过敏说成排毒的样子。

说实在的,哥也可怜这些家长,他们不是贪小便宜。这些所谓的“奶粉”卖的并不便宜,一个月也得喝两三千块钱。

到头来却是这样的结果。

直到记者去实地暗访,母婴店的店长依然坚持称“我们这里卖的就是奶粉,倍氨敏就是特殊奶粉”。

看到这,大伙儿肯定要说,这事儿全是不良店家的锅,为了促进销量,店员把饮料包装成特殊奶粉出售。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这更像是一场店家和厂家对家长们的合围,一个敢产,一个敢卖。

国家对于固体饮料的生产和营养标准没有硬性要求,所以厂家生产这玩意基本上没啥门槛。

就算厂家把奶片磨成粉卖,只要他们在罐上标注好“固体蛋白饮料”这六个字,那么他的生产销售就是合法合规。

厂家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洗脱责任。

这次被锤的“倍氨敏”在罐子上也标上了“蛋白固体饮料”这六个字,所以倍氨敏的生产商可以大言不惭的说自家产品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夸大宣传。

这种蛋白饮品只是普通食品,连保健品都算不上,更达不到婴儿成长需要的营养水平,本就不建议给婴儿食用。

所以普通婴儿不需要这种“蛋白饮料”,而过敏体质的婴儿需要的又是更高标准的“特殊医疗奶粉”。那厂家生产这种鸡肋的毫无意义的“蛋白饮料”,到底是给谁喝的?

厂家把饮料的包装做成无限近似奶粉罐的样子,用意又是什么?

“蛋白饮料”和“婴幼儿奶粉”之间,光看外观,本身就极具迷惑性。

厂家生产是否一开始就抱有诱导消费者,打奶粉擦边球的心思,哥真心想画一个问号。

其次,锅绝对不是店家一方的。

在记者的采访中,店员称对于“倍氨敏’的销售话术,公司是有培训过的,公司的培训灌输给她们观念就是:倍氨敏=奶粉。

母婴店只是一个进货商,他的售卖话术是跟着厂家销售走的。

把饮料当奶粉卖,到底是哪一方想出的销售策略,哥也想画一个问号。

况且,把蛋白饮料当奶粉卖,早就成了一门买卖。

半年内郴州就发生了两起“假奶粉”事件。

3月30日,十几位家长在“问政湖南”上发表联名信称郴州儿童医院的医生长期联合医院对面的母婴店,向婴儿家属售卖特殊奶粉“舒儿呔”,造成孩子营养不良,存在不同程度的脏器损伤。

这个舒儿呔,和倍氨敏一样,也是固体蛋白饮料。

2019年,佳瑞宝和金大洋特能也生产了这种固体蛋白饮料,同样也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医院周边的店铺里。

甚至这两种品牌的蛋白饮料,还打入了医院内部。据新京报记者暗访调查,医生每成功推荐一罐产品可拿到60元左右的回扣。

到底多少孩子喝过这种劣质的低配“奶粉”,哥不敢想。

生产“倍氨敏”的唯乐可健康产业公司,法人肖诗弧名下有四五个公司,每个都跟乳业产品有关。

除了自己创业,肖诗弧还曾经是澳优乳业(中国)的副总裁。而澳优乳业,曾经就被海外做空机构做空过。

在做空报告中显示,澳优乳业涉嫌误导中国消费者。

澳优中国官网上的文章宣传乳糖不耐受或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婴儿可以使用澳优配方的羊奶粉作为替代品。

然而澳优公司在美国和欧洲网站上却明确警告父母,乳糖不耐受或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孩子不应该使用该配方羊奶粉。

怎么说呢,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看就是老江湖了。

从生产上来看,这些生产蛋白固体饮品的厂家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合法合规,毕竟留给厂家的空子也足够大。

这些孩子的悲剧,厂家真的不要把自己撇的太干净。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