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无数澳洲人分享真实遭遇:我没被感染,但已经垮了

2020-5-21 20:01|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墨尔本微生活

导读: 最近的澳洲,终于活过来了!原本空荡的街道和商场,也迎回了许久不见的人气。但伤痛,却远没有那么快散去。一场疫情让无数澳洲人一夜返贫。


近日,一组由澳洲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深深地刺痛了所有人的心。

澳洲4月的零售数据暴跌53.8亿澳元,跌幅达到了创纪录的17.9%!

这个数据大大超乎了市场先前5%-11%的预期。

疫情对于澳洲经济的打击,远远超越了人们的想象。

一纸封城令下,街道空了,商店也关了,但它就如同一把双刃剑,一端将发展势头犹如洪水猛兽的疫情拦腰斩断;而另一端也将澳洲和澳洲的人民砍进了衰退和贫困的深渊...

禁令生效的第一天,各地的CentreLink福利署的门外就排起了绵延无尽的长队。

这种先前只在历史课本里的黑白照片中才能看到的景象,在如今的现实中真实上演了。

仿佛这个国家用了百年时间积攒的财富,就在这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面对这史无前例的灾难,澳洲政府也豁出去拼了!

低收入——补贴
失业了——发钱
企业——减税、代发工资

不惜掏空家底,再背上外债,也不能让国家经济和国民民生就这么垮下去!

到解禁前夕,澳洲的小金库掌门人,财长Frydenberg拖着疲惫的面容,低沉语调向整个澳洲沉重地宣告:封城禁令已至澳洲每周损失40亿澳元,GDP暴跌10%,超过100万澳洲人失去了自己的工作。

而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全澳已经共计有超过700万人向政府申请了JobKeeper和JobSeeker这两项补助计划。

换句话说,如今的澳洲正有着近三分之一的人,只能靠着领取救济以艰难续命...

Gustavo Melo,29岁
悉尼Hotel Harry的主厨

5年前,Melo持打工度假签从巴西来到澳洲,后来获得了现任雇主的担保。

澳洲因为疫情而封锁的时候,他正在申请PR。

3月22日,酒店停业,他被停职,4天之后,他交了$8000的PR申请费。

没有积蓄,没有收入,他交不起房租,只能搬到酒店客房住。

虽然JobKeeper留职补贴已经开始发放,酒店的澳洲本地员工现在也开始返岗,但是他不能,因为他的工资没有补贴。

他说:“我把澳洲当成自己的家,我在这里交了所有的税”,但是到最后,只换来澳洲政府的一句“临时签证持有者应该回家”...

Santiago Villalba
墨尔本Rockpool Bar & Grill餐厅的糕点师

3年前,Villalba从乌拉圭来到澳洲。

他也是持打工度假签来的,后来获得雇主担保,现在在申请PR。

疫情之后,他也被停职。

另一家知名餐厅Attica开辟了外卖业务,非常想请他去,可是他的签证规定,他不能换雇主,不能换工作,哪怕是临时的。

无奈之下,他取了$10,000的养老金,估计还能再撑3个月。

但是3个月之后呢?他不知道...

Ben North,49岁
Melbourne Symphony Orchestra的首席指挥家

以前的Ben习惯每天穿着燕尾服为大家演出,但是疫情之后,他一夜之间失业。

虽然现在逐步解封,但是政府表示,大型集会是最后解禁的,所以,至少在近两三个月,他都无法复工。

他平生第一次依靠政府的福利生活,这对他来说无异于一种煎熬。

不过,他还是很乐观的。

他说:“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渡过这次难关,而且到最后,我们还是需要音乐和艺术的滋养。”

Kiem-Ai Nguyen,34岁
CBD Marrakech Bar的运营经理

为了生活,Kiem-Ai曾经每周工作60个小时负责酒吧的经营管理,空余时间还兼职做酒吧服务生。

但是3月21日那天,她同时失去了这两份工作。

“我不得不把贷款转到我母亲名下,因为我实在还不起了”,Kiem-Ai说。

现在的她靠着仅有的积蓄维持生活,天天算着什么时候能重返工作岗位。

Steve Stenbord,56岁
North Melbourne Boxing Gym的老板

Steve的拳击馆已经开了13年了,对200多位顾客来说,这里是他们每天释放压力的地方。

而对Steve来说,这已经成为他第二个家,每天早上6:30就开门,晚上9点才闭店,天天如此。

3月23日,拳击馆停止营业,Steve突然没了这个家,也没了收入。

幸好房东同意暂时冻结房租,政府也有一些补贴,能勉强支撑。

他说:“等到可以营业的时候,我一定早上5:15分就来这里,等着迎接大家。”

Brett 和Barabara Audas
Williamstown
Melbourne Seaplanes的老板

Brett Audus以前是阿联酋航空的一名飞行员,驾驶A380客机飞往世界各地。

4年前,他和太太开始在墨尔本经营水上飞机娱乐项目。

3月20日,娱乐活动停止,夫妇俩也没了收入来源。

Brett说:“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失业。”

幸好,维州政府$10,000的补助和联邦政府的留职补贴可以帮他们暂时支撑。

他们希望,出国游暂时禁止的情况下,解封之后大家会更多地选择本地的娱乐项目。

这场疫情是全球性的灾难,已经从一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升级成了一场全球社会经济危机。

疫情之下,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各国网友也纷纷在网上分享了自己悲惨的境遇。

“疫情影响下,和我一起同居的女友是一名私校老师,因为她任教的学校停课了,学校没有下学期的学费收入,付不起教师工资。所以她只能被开除。

女友没了工作,我自己也因为行业不景气,收入越来越少。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开源,只能被迫节流。

我们为了节省开支,定下了计划:

不开车,出门尽量步行,这样就可以节省燃油费

不外出吃饭或者喝酒

不出门旅行

不买非必需物品,看到很想买的鞋子,一定要克制住自己的消费欲望

希望这样做能让我们两的日子好过一些些,熬过这个疫情。”

——韩国网友PJExpat

“疫情切断了我们家的收入来源,为了削减开支,我们家已经把原本的购物消费支出,从每月$500削减至$250。

我们家平时每周都会外出吃两餐的习惯,也因为疫情被迫改变,现在一家人都呆在家里做饭吃,只希望这样能尽量省些钱。”

——美国网友textreference

“在疫情之前,我和丈夫存了一笔紧急储备金,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因为丈夫的生意合同受疫情影响搁置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启用紧急储备金。

现在我们每天都在依靠着这个储备金过日子,能省就省,不敢多花一分钱。”

——意大利网友foxesmateforlife

“我是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退伍军人。退伍后我想要找工作,但是不幸遇上疫情,这个时候想找工作实在非常难。

这么多个月没有收入,我实在很难生活下去。而且我的膝盖又在最近受了严重的伤,需要一大笔手术费,这让我的生活实在难熬下去。

最后幸好,我获得了州政府提供的残障补助金,让我能够暂时支撑下去。可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如何......” 

——美国网友MishoPisho

“我和我的女友都是越南一所学校的老师,因为学校停课,我们没了工作,也没有积蓄,什么都做不了。

眼见生活一天天困顿下去,只能无奈决定离开工作的城市,回到自己的家乡,至少在那里我们还能有地方住,能吃上口饭。

可是没有积蓄的我们,连回家的路费都负担不起。只能把自己的摩托车、厨具、家具这些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绝望又伤心地离开这里。”

——越南网友d1dzter

“疫情没发生前,我本来计划要换份工作,顺便搬个家。但是没想到疫情来的这么快,现在我的这个打算基本没戏了。

我之前投资的理财产品已经赔了25%,而且还在继续跌下去。我每次看到账目上的数字,心里就会特别难受。”

——美国网友DoomChicken69

而中国,1-4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了7.5%,报复性消费没有如预期般到来,民众也开始“过紧”日子了,就连昨天520的红包,都缩水了

至于多久才能恢复?

以墨尔本CBD为例吧,10万工作岗位没了,接下来恢复需要6年!

所以从现在开始,全球人都要努力开源节流,一位美国网友还给出了他的省钱大招,他认为最省钱、最能克制购买欲望的方法就是,干脆什么都不要买,因为一旦开始便很难停手。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