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组图:广西拾荒老人定居河边洞穴不愿回家

2014-1-13 11:18| 发布者: old_acnw| 评论: 0

【导读】近日,有网友发帖称,在广西来宾市人民公园附近的红水河边,有几座天然形成的洞穴,里面住着来自广西各地的流浪老人,平时以拾荒为生。该帖发布后,引起众多网友关注,来宾市民政局紧急行动,对这些蜗居在洞穴中的流浪老人进行走访甄别。然而令救助站颇感无奈的是,这些流浪老人除了1人在救助站的帮助下回家之外,其他3人均以种种理由拒绝回家。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在广西来宾市人民公园附近的红水河边,有几座天然形成的洞穴,里面住着来自广西各地的流浪老人,平时以拾荒为生。该帖发布后,引起众多网友关注,来宾市民政局紧急行动,对这些蜗居在洞穴中的流浪老人进行走访甄别。然而令救助站颇感无奈的是,这些流浪老人除了1人在救助站的帮助下回家之外,其他3人均以种种理由拒绝回家。这些老人为什么宁肯住在寒冷的岩洞中,也不肯回原籍与亲人团聚?对此疑问,记者专程奔赴来宾进行调查。图为韦龙所在的3号洞。

        来宾市民政局领导到3号洞看望韦龙。救助站工作人员通过多次接触发现,这群流浪老人之中,除了韦龙之外,个个都是酒鬼,每次吃饭时都少不了酒。而相比之下,韦龙则是唯一既不抽烟又不喝酒的流浪老人了,并且衣着也比较体面,走在大街上,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名流浪人员。

        关于韦龙流浪乞讨的调查报告。第一次见到韦龙时,韦龙曾明确表态想回家过春节。韦龙的左眼患有白内障,国家对农村白内障患者的治疗提供有相应补贴,如果韦龙继续长期游离在社会边缘,将会延误治疗。然而,韦龙却并不动心,甚至对该政策持怀疑态度。记者询问韦龙,怎么突然又不想回家了?韦龙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所在的村子距离来宾市才数十公里。车票不过10元,自己其实并不缺这点钱。“救助站的面包车上都喷有单位名称,如果坐这车进村,我丢不起那人。”韦龙说。

        陈文居住的4号洞仅能容纳一人,因此他平时除了睡觉都呆在韦龙所在的3号洞里。54岁的陈文,最令来宾救助站头疼。根据陈文自己亲手写下的姓名、家庭地址,覃慈航检索了民政和公安两部门的户籍系统,不仅查无此人,并且黎塘镇也根本就没有板兰村。也就是说,即使陈文本人同意回家,救助站也不知该往哪里遣送。

        住在4号洞的陈文,每餐至少要喝6两散装米酒。陈文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对回家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一度甚至把“回家必须有韦龙陪同”作为附加条件。而韦龙则称,陈文的酒瘾很大,每次吃饭都至少要喝6两以上的散装米酒,这样的生活习惯即使找到家,家人也未必能接受。另外陈文还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韦龙几乎不和外人说话,喝酒也是自斟自饮。从韦龙口中记者还了解到,其实陈文曾透露说,家人对他很不好,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家,可能与其患有智障有关。

        1号洞的黄上差,居住岩洞已经4年。今年60岁的黄上差孑然一身,家里只有哥哥姐姐、侄子侄女等人,其中有个侄子在南宁工作。黄上差说,他在武宣老家没有房子住,如果民政部门遣返他,必须在村里给他盖好房子,另外还要出面做其侄子的工作,每月固定给他生活费。2号洞的覃元洪说,黄上差的酒瘾很大,2元一斤的散装米酒,他每天都要喝好几斤。“黄上差的侄子肯定知道,生活费其实就是买酒钱”。

       2号洞覃元洪被遣送走后留下的铺盖卷。这群流浪老人中,覃元洪年纪最大,今年62岁了。覃元洪的“家”大约2米深,刚好能容下一个人。面对救助站工作人员,覃元洪回家的愿望最强烈。“这个岩洞简直不是人住的,夜里那个冷啊”。在踏上救助站的面包车之前,覃元洪依依不舍地与昔日的酒友黄上差告别。“兄弟我走了,帮我看好铺盖卷,可能我过几天就又回来了。”

       针对黄上差等人以种种理由拒不回家的问题,覃慈航无奈地表示,社会救助站是福利慈善机构,不能强制流浪人员接受救助,下一步只能逐步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并关心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及时提供食物、棉被、鞋袜等。总而言之,救助站不是执法部门,只能在政策范围内,对流浪人员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来源:腾讯图片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