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澳洲IT老板炮轰澳人「太懒」,工作再也不给他们!可真相呢?

2018-11-6 06:57|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1688

导读: 一家IT公司的老板被指控利用一群无薪实习生来建立自己的网站,他已经叫停了这个计划,并对那些“懒惰”的澳大利亚人进行了反击,称这些人“宁愿在Bunnings工作”,也不愿为了职业发展而付出艰苦的劳动。


DFSM咨询公司创始人萨姆兰•哈比布(Samran Habib)在实习生阿纳斯塔西娅•茨梅(Anastasiya Tsymay)提出担忧后,强烈否认自己有任何不当行为,茨梅表示实习小组理应有工资。

这家网络开发公司在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旧金山和巴基斯坦都有办事处。26名年轻人在这家网络开发公司做了为期三个月的兼职,上个月底,这家公司取消了这一项目计划。

茨梅说,他们的任务是建立网站和做其他不受监督的工作。这名19岁的墨尔本女孩在项目被取消前说:“我是我们团队的领导者,负责组织一切。”

“我们所做的应该得到报酬,我们不是在帮助一个员工,我们在做一个完整的项目,几乎是在开始一项新的业务。这是网站的许多设计工作,我们必须自己设计整个网站,做所有的市场调查,就是这么多工作。”

她说,这些实习生年龄在19岁至25岁之间,他们是数字营销、设计、电影和媒体专业的学生和毕业生。他们被分成几个较小的小组,每个小组都在从事不同的项目。他们每周到办公室工作一到两次,远程工作时间约为每周25小时。

她的团队正从事的是一个比较网站项目,在哈比布的领英(LinkedIn)个人资料中列出了“处于启动或开发阶段的公司/平台”。

“这是真的,”茨梅说。“他每周都给我们施加很大压力,他只是说你做得不好。”

她形容这是“令人消极的”。她说,“我们只是实习生,不应该指望我们做这么多工作,而且都是无偿的。”

“这真的是不公平的,我和我的团队谈过,他们都很沮丧,他们认为他给我们施加了这么大的压力,并希望我们免费做这么多工作,这是不公平的。”

她表示,哈比布承诺,将在三个月后为“我所见过表现最好的最佳候选人”提供一份工作。

“老实说,我根本没兴趣,”她说。“我不想为这样的老板工作。”

茨梅说,直到有一次她在工作面试中描述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这些工作应该得到报酬”。

“他们不理解”

哈比布给实习生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让他们知道他很“失望”,这个项目被取消了,但他表示愿意给提供所有参与者推荐信。

哈比布否认剥削任何人或从他们的工作中获益,称培训他们“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表示,他们正在进行的项目是“多余的项目”。

“我再也不做了,”他说。“我说,‘我要试一试,给实习生一个让他们活下去的机会,看看这个项目是否可行。’如果他们能完成这个项目,我就雇用他们。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哈比布已经建立了一个比较引擎的后端,实习生的任务是创建前端网站和研究类别。

他说:“我想我们可以推出四五个网站,看看效果如何。我们想要创造真实的例子,商业创意,所以如果我不雇佣你,你的潜在雇主就会看到你的创意出现,(你)就会说,‘这是我的杰作’。”

哈比布于2014年从巴基斯坦来到澳大利亚。他表示,他启动实习项目是为了回馈社会,帮助解决年轻人的失业问题。

他还说,实习生得到了笔记本电脑、登录信息、工作空间和办公室钥匙,“没有强迫”他们每周固定工作时间。

“我没有得到任何商业利益,这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如果他们认为我在利用他们,我就应该划清界限,让他们知道,这不是一个回报给你恩惠的人的好办法。”

他说,如果实习生觉得他们的工作“非常有价值”,应该得到报酬,他们应该直接找他,他会考虑的。

但他形容这种质量是“次优的,非常基础的”,只有在花了8周时间培训之后,才“接近平均水平”。

哈比布表示:“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成熟,非常幼稚,另一些人非常成熟,渴望进入这个行业。(但)没有人让他们进入这个行业。”

“有硕士学位的人在送披萨。我2014年来到这里,口袋里揣着1500元。我通过自己的努力,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知识,创造了一个成功的故事。(我想)现在是时候回馈澳大利亚,为这些年轻人做点好事了。”

他表示,现在他只会把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他说:“我在印度、巴基斯坦和菲律宾的成本比现在便宜五倍,我现在也会这么做。”

“我会暂停这个项目。如果澳大利亚人不喜欢这份工作,我就没有动力给他们这份工作。这些澳大利亚人宁愿在仓库、酒吧、餐馆或Bunning工作,也不愿努力学习一些技能或做一些无薪实习来发展他们的职业生涯。”

哈比布表示,他对实习项目的唯一标准是,他们必须在学习的最后一年成为澳大利亚公民。“我在两天内进行了65次面试,坐了12个小时,”他说。“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和精力?”

当被问及是否觉得他们忘恩负义时,他说:“我不指望他们感恩,但我希望他们公正。看看你现在得到了什么,他们给了什么。”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