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一个波兰女孩,十四岁便死于纳粹之手,生前最后照片揭示永恒力量

2019-4-12 06:43|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秋晃春扬

导读: 纳粹分子可能在奥斯维辛(Auschwitz)杀害了14岁的切斯拉瓦·夸卡(Czeslawa Kwoka)。但他们无法抹去她去世前那张充满力量的照片。


图: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儿童监狱

大屠杀的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几乎无法完全理解它的范围。读到“600万人的生命”这几个字确实让人不寒而栗——更不用说还有数百万人丧生,但这个数字如此之大,以至于它变得抽象起来。因此,很难在这场巨大的悲剧中加入人性的元素,很难想象出每个人的样子。

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后,11万6千名波兰人被驱逐出他们的小村庄,夸卡就是其中之一。这些村民,主要是天主教农民,被赶出家园,为德国人腾出地方,纳粹分子认为德国人很快就会来到这里定居。


图:一个波兰女孩在死去的姐姐面前痛哭

在此之前,人们对夸卡的生活知之甚少。我们知道她于1928年8月15日出生在波兰东南部的一个叫沃尔卡·祖洛杰卡(Wolka Zlojecka)的小村庄,她和她的母亲于1942年12月13日被从波兰的扎莫希奇(Zamosc)驱逐到奥斯维辛。

但对纳粹分子来说,夸卡只是第26947号囚犯,只是一张照片而已。

纳粹分子的无情和残忍臭名昭著,他们拍摄并记录下了那些在集中营的囚犯。在夸卡的照片中,她的表情所散发出的恐惧已经超越了照片的黑白,几十年后依然强烈。她的恐惧是显而易见的,不需要任何语言和动作就能传达出大屠杀的恐怖。


图:夸卡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最后的照片

这张令人难忘的照片中的14岁女孩在拍完照三个月后就去世了,她是奥斯维辛23万名儿童中的一员。在奥斯维辛,囚犯的预期寿命最多只有几个月。目前尚不清楚她是如何被杀害的,是通过繁重劳动、恐怖实验,还是纳粹掌握的其他无数残忍手段。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张照片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多亏了摄影师威廉·布拉斯(Wilhelm Brasse)的回忆,我们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布拉斯是一名被纳粹驱逐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波兰男子,他被迫拍摄了4万到5万名集中营囚犯的照片,其中就包括夸卡。


图:奥斯维辛集中营,一个奶奶带着三个孙子去毒气室

他清楚地记得给她拍照的情景,还记得那个惊恐万状的女孩是如何被领进来的,她和其他人都无法理解周围发生的一切:

“有一名妇女叫迦波(Kapo),是负责监管囚犯的。她拿棍子打她的脸。这个德国女人只是把她的愤怒发泄在那个女孩身上。多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她是那么的天真烂漫。她哭了,但她什么也不能做。在拍照之前,女孩擦干了眼泪和嘴唇上伤口的血。跟你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好像也被打了,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干涉。因为这对我来说是致命的。你什么也不能说。”

在布拉斯拍摄的照片中,夸卡嘴唇上伤口的血依然清晰可见。作为一名集中营摄影师,布拉斯亲眼目睹了奥斯威辛所有噩梦般的恐怖。他捕捉到了囚犯们脸上的恐惧,并将这种恐惧永远保存了下来。


图:奥斯维辛集中营,布拉斯拍摄的40000名囚犯照片的一部分

即使在布拉斯被送往另一个集中营,并最终于1945年被美国军队解放之后,他仍在与他多年来拍摄的数万名受害者的鬼魂作斗争。最终,他不得不完全放弃摄影。

“当我再次开始拍照时,”他解释说,“我看到了死者。我站在那里给一个年轻女孩拍照,但在她身后,我会看到他们像幽灵一样站在那里。我看见那些大眼睛,惊恐地盯着我。我说不下去了。”

多亏了像布拉斯这样的人,这些鬼魂得以永存。尽管纳粹分子想方设法要销毁这些照片,他们还是将它们保存了下来。


图:奥斯维辛集中营里面的囚犯

当他们意识到战争已经失败时,纳粹分子试图清除所有他们所做过的可怕事情的证据,包括焚烧受害者的身份证。但布拉斯和其他一些人设法隐藏了这些证据,保留了这些遭受难以想象的虐待的受害者的面孔。

切斯拉瓦·夸卡的照片是布拉斯最终保存下来的照片之一。那张虚弱的、年轻的脸上洋溢着恐惧的表情,仍然深刻地提醒着人们大屠杀和战争的恐怖。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