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香港边上的澳门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2019-8-19 05:08|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鲲鹏商业评论

导读: 作为祖国南方的两颗明珠,港澳以其独特的社会结构和历史传统在国人心中常居于独特的地位。


香港因为自身体量原因,在中国“一国”的话语体系中一直占据着重要地位,最近香港的暴乱事件更是让香港刷足了存在感。这让人不禁反思,同是一国两制,为何港人治港矛盾不断,澳人治澳却卓有成效呢?

殖民传统与文化沿革

从16世纪开始的的大航海运动勾连了世界相对封闭的各个地区。作为近代历史的开端之一,大航海很大程度上型溯了当今世界的地缘格局。大航海运动的排头兵,葡萄牙人,通过对海上航线的探索、殖民地的开辟、与各地的贸易流通,对相关地区的历史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澳门既是欧洲列强在东亚的首个殖民地,也是最后一个殖民地。从这个角度讲,澳门具有强烈的典型意义。

十六世纪中叶,从事东西方贸易的葡萄牙商人希望在远东获得一个落脚点。最初他们中意的地方是舟山群岛。 因为这里更靠近经济发达的江南地区,更适合贸易活动。但将江南视为重中之重的明清两朝,都非常干脆的回绝了这个要求。

在闯入舟山群岛失败后,葡萄牙人还尝试过以军事入侵为途径进入珠三角。

只是他们很快意识到,中央帝国统治下的沿海地区,不同于以往西非和南亚沿岸的蕞尔小邦,这些沿海港口是真正处于一个“帝国”统治之下,而不是实质独立的贸易城邦。为此,葡萄牙人很快的改变的策略,试图以让大明王朝意识到他们存在价值的方式,获得与中国贸易的许可。

他们不再炫耀武力,而是通过行贿、借口晾晒货物、服从当地政府管理等更为和缓的方式取得了澳门地区的居留权。

不同于英国人凭借强大的武力立足香港,葡萄牙人对澳门的控制更像倚靠奇巧淫技寻找制度漏洞的投机行为。这一策略上的不同在此后的数个世纪中决定了港澳不同的的文化传统和历史走向。

当时的明政府把澳门地区纳入了行政海防双重管理之下,葡萄牙人严格遵守管理,甚少滋生事端。在葡萄牙人的国际贸易中,大明政府也获利颇丰。基于此,当地政府后来基本默许了葡萄牙人的自制,就这样,澳门成为了葡萄牙人在远东最重要的贸易据点之一。

这一状况持续到鸦片战争后,清帝国日益衰退,帝国主义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早早布局澳门的葡萄牙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1843年,澳门葡萄牙人向清朝钦差大臣耆英要求改变澳门为中国内港的现状,豁免每年向清政府缴纳的500两澳门地租银,改由葡萄牙士兵驻防整个澳门半岛。1849年,葡萄牙停止向清朝交地租并占领关闸。这之后,澳门正式成为葡萄牙的殖民地。

今天香港和澳门之间在对内地的态度,自我认同上的区别在两地的回归问题上的到了集中体现。

上世纪60年代以后,帝国主义退潮,各殖民地纷纷独立。在这个大背景下,1974年,葡萄牙爆发了康乃馨革命,推翻了独裁政权。成立的民主政府随即宣布,放弃葡萄牙海外的所有殖民地,承认澳门的独立。但葡萄牙给澳门的独立却是有先决条件的,那就是承认澳门是殖民地,殖民地独立后,依靠人民自决,来决定归属问题。这显然是中方不能接受的,于是中国政府与葡方达成协议,先搁置澳门问题,待香港回归后,再商议澳门问题。

虽然这次事件在客观上未能收回澳门,但在事件中,中国政府几乎自始至终占据着主导地位,这与16世纪大明批准澳门作为葡萄牙人的居留地态度相当。反观香港回归时期,中英之间不断在各种诸如驻军、机场建设、财政储备等细节问题上对垒博弈。双方互相放出狠话,氛围一度剑拔弩张。

除了回归时的情况,港澳之间殖民历史的差异在二者的面积扩张上也有体现。

今天澳门的管辖面积比之明朝时期,并没有太大变化,仅仅只有32.8平方公里。以至于前几年不得不在借助“一国”的大背景,向珠海租借横琴岛的部分土地修建“澳门大学”新校区。反观凭借强大武力打开中国大门的英国,其统治下的 “香港”,范围则得以从最初的78.4平方公里,扩大至现在的1104.4平方公里。

除了因为殖民历史导致的不同,港澳之间近代以来存在客观的发展差距,这也让其对于大陆的态度有所不同。

不同于大家一般的印象,回归之前的澳门其实经济状况并不很好。当时澳门的人均GDP只有1万五千美元,大概是香港的一半。葡萄牙在澳门经营的近500年里,几乎没做出过什么亮眼的成绩,和隔壁英国人统治下的东方之珠香港相比,澳门的发展着实惨淡。

不仅经济上落后,葡萄牙治下的澳门甚至都算不上一个安全的城市。澳门是全世界少有的不设防城市,只有警察部队维持社会治安。这就给了以崩牙驹为首的澳门黑帮团伙极大的发展空间。他们控制了澳门绝大部分的赌场、歌厅、地下钱庄,各势力之间时常街头火并,上演黑吃黑的戏码。也因此,澳门社会治安差,人民深受其苦。

当时黑帮势力极大,许多官员都因惧怕黑社会势力而不愿过多管制。澳门曾经就上演过,黑帮当街砍死法官的惨剧。甚至当年以绑架了李嘉诚长子闻名的香港悍匪张子强,在途经澳门时因为没有足够“尊敬”崩牙驹被迫下跪端茶道歉。

澳门黑帮盛行的局面在1999年回归时发生了转变。6000名荷枪实弹的解放军进入澳门,中国政府对黑帮实行了彻底的打压。1999年11月23日,在广东省公安厅的打击下,两个澳门黑帮头目,叶成坚和崩牙驹分别被判处死刑和有期徒刑13年零10个月。澳门的大部分黑帮势力得以铲除。

香港边上的澳门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澳门人民深受黑帮荼毒,回归后对于黑帮的打击自然迎合了人民的希望。正式回归前,澳门人民甚至盛情邀请解放军提前进驻。在当地生活了25年的《澳门邮报》社长夏礼贤说:“说实话,回归祖国以来,在大街上没有发生过一起枪击事件。那些黑帮们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在澳门即将回归中国的1999年,该地区的杀人案达37件,但在回归后的 2000年,杀人案降至1件,治安已相当安定。

不同于英国在香港完备的制度建设的文化影响力,葡萄牙人对于澳门的宽松统治不仅让澳门长时间落后于旁边的香港,也让其统治并未深入民心。四百多年的时间,中华传统仍旧得以保留,并更加催生了澳门人民的民族情怀。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回归后的澳门不仅在治安方面大大加强,有了内地的广阔市场基础,国家层面的利好政策,澳门的经济也迅速腾飞。

今天的澳门已经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人均GDP由1.5万美元增至8.7万美元,15年来增幅达到4.8倍,年均增幅达16.2%。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靠石油发家的中东国家卡塔尔。

澳门的失业率自回归以来也屡创新低,长期维持在3%以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用以各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指标,人类发展指数,澳门得分为0.909,为极高。

不仅在经济的体量上取得长足的发展,在经济质量上也正通过产业调整不断优化。

历史上,澳门的博彩业税收一度占到澳门财政收入的一半,澳门也早已超过拉斯维加斯,成为“世界上第一大赌城”,博彩业年收入是拉斯维加斯的四倍。回归十五年后,博彩业的税收已降到澳门全部财政收入不到一成半,会展业取代博彩业异军突起。在面积仅有30平方公里的澳门,举办过的各类国际性会议和会展超过1030余场,平均每个工作日超过3场。澳门的经济正逐步摆脱单一化的困局。

旅游业也在回归后蓬勃发展。大陆每年有大量人口涌入澳门旅游购物,2018年,澳门入境游客数量突破3500万,内地游客占澳门游客总量的70%-80%。

随着港珠澳大桥、深圳到中山的深中隧道大桥的建成,以及内地高铁系统不断的完善,到澳门来的客流量的增长完全是可以预见的。澳门回归后,两岸经济的依存关系不断加强,人民交流日益增多,经济一直保持着一定活力。

反观香港,相比澳门,香港在回归后的经济表现则差得多,身为亚洲四小龙的香港在回归后的经济增速只有年均不到1.6%,为四小龙最低。曾经香港的GDP是澳门的两倍,如今却颠倒过来,只有澳门的一半。可以说香港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建曾总结说:香港经济疲软的首要原因是因为制造产业外移。

香港曾凭借劳动力的低廉价格和相对高素质在制造业方面有所建树,但80年代以后,全球的制造业都开始逐渐向中国内地转移。香港在那时抛弃了制造业,从轻工业城市转型为贸易型城市,成功转型的香港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执一,但抛弃了制造业的香港失去了根基,逐步走上了产业空心化,金融地产化的道路。如今,在香港,制造业占比GDP已不足2%。

香港由于近20年来制造业明显萎缩,与内地在制造产业方面的经济联系日渐淡漠,与内地经济原有的贸易与物流方向就很容易被改变,金融业的地位也很容易被逐渐崛起的长三角新制造业中心所取代。

香港经济乏力直接体现在民生中便是贫富差距巨大,年轻人活力不足,以及畸形的房地产市场。

澳门则因为经济活力,使得财政收入充盈,巨大的经济收益直接反映在了居民的福利之上。2018年,澳门总人口为66.74万。蛋糕大,餐盘少,这就使得每份蛋糕的分量充足。

从2008年开始,为分享经济发展成果,澳门政府开始实行现金分享计划,澳门永久性居民能拿到9000元。非永久性居民也能拿到5400元。

教育方面,澳门实行15年义务教育,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部实施教育免费。教育财政预算,1999年回归时是13.2亿澳门元,到2016年已经超过60亿澳门元。澳门高校回归前只有4所,如今已增加至10所。政府还对学生发有津贴,15年下来可领315000元。

澳门的医疗卫生资源投入,回归15年间翻了2番。初级卫生保健体系被世卫组织尊为“太平洋地区典范”。平均寿命高达84岁,位居全球第二。

住房方面,尽管澳门房价不低,但和动辄数十万一平的香港相比,澳门的房价还是很平易近人的。澳门不像香港,没有地产财阀对楼市的控制,住房市场相对健康很多。并且,澳门大力修建经济房屋,申请门槛也不高。

由于良好的经济表现,完善的福利保障,澳门人就业压力很小,贫富差距也比香港要小得多。所以,澳门社会矛盾远小于香港。

在香港的GDP相继被内地的北上深超越的情况下(照增速预测,广州今年也将超越香港),自由港的处境越发尴尬。深圳过去在营商环境、科技创新、人才引进等方面取得长足的进步,而香港则受到全球政经环境的影响,并遭遇了楼市的逆风,使得经济增速明显放缓。曾经的东方之珠如今与深圳河对岸的珠三角相比相形见绌。如今香港暴乱不仅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更是经济问题。

相较之下,澳门与内地共生共荣。不仅是因为殖民历史导致的文化传统使然,更重要在于其与大陆协同的良好经济表现,这不仅让澳门人民过上了更舒适的生活,也让内地得以通过澳门这个窗口与更多葡语国家建经贸关系。

澳门特首崔世安曾总结说:“澳门民众普遍认识到澳门是处于国家主权下的、具有高度自治的特区。因此,只有国家利益得到充分维护,特区利益才能获得根本保障。”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