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那些参加佛罗里达海滩派对的男男女女,如今付出代价了

2020-4-14 10:39|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观察者网

导读: 还记得3月时,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海滩上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春假海滩聚会吗?如今,这些聚会的恶果已经开始显现。
这些聚会结束后的几天之内,就有参会者病重的消息传出,到3月底,两名参与者离世。截止上周,已有数十人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或新冠病毒的检测呈阳性。有些人在回到家乡后,才出现症状,并将病毒传染给身边人。

有些生病的参会者认为,佛罗里达州各级政府缓慢、迟滞的疫情应对措施,是造成疫情暴发的一大原因。但也有人认为,这些聚会的组织者,以及参与聚会的年轻人本身就对疫情不够重视。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止美东时间12日晚11点,佛罗里达州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9895例,在全美范围内排名第9,死亡461例。而全美的确诊病例已超55万例。


上月中,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一段视频中,一美国小伙称:即使感染病毒也不能阻止我聚会

“高昂代价已开始显现”

据《纽约时报》11日报道,本月3日,佛罗里达州才正式开始实行“居家隔离令”,要求所有居民居家隔离,除采购生活物资、看病等必要活动外,不得外出。但其实,早在隔离令下达的几周前,病毒就已“潜伏”在该州,感染了在海滩上聚会,以及在主题公园狂欢的游客。

直到现在,随着人们因新冠病毒生病、死亡,佛罗里达在春假期间保持开放的“高昂代价”才开始显现出来。

例如,3月4日至10日之间,美国全国男女同性恋者工作团队(National LGBTQ Task Force)依照惯例,组织了每年一度的“冬季派对”,用来筹集团队资金,数以千计的人参加了今年的聚会。


“冬季派对”举办期间,主办方在社交媒体上放的图

不过,这一聚会很快成为病毒的“温床”。几天之内,脸书上传来消息称,一名参加聚会的“DJ”,以及数名参会者病重。而到月底,两名参会者离世。组织方全国男女同性恋工作团队报告称,截止四月初,已有38名参会者在聚会举行的几周之内,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或已经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纽约时报》透露称,第一名死者名叫伊斯瑞尔·卡雷拉,他是一名40岁的顺风车司机,与男友共同参加“冬季派对”后不久住院,随后于3月26日死亡。与此同时,卡雷拉的男友也出现了轻微的症状。另一名死者叫做罗恩·里奇,他是聚会的志愿者,确诊后于3月28日离世,终年65岁。

除了死者以外,聚会上还出现了大量的感染者。在所有参会者中,42岁的比阿特丽兹·迪亚兹已经算有病毒防范意识,曾在聚会上分发消毒洗手液,但她还是于3月15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同时,她的女朋友也出现了症状。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洛克·阮,于9日参加完聚会后返回家中,那时他已感到精疲力尽。第二天,他就因感到呼吸急促,寒颤频频,请了病假。“我在咳嗽,喘不过气来,我感到害怕,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经检测,阮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而和他一同参加聚会的朋友,也被检测出呈阳性。

除了海滩上的聚会外,佛罗里达州著名的迪士尼乐园,也成为了病毒传播的关键场所。人们在3月初,大量涌进了位于奥兰多的迪士尼乐园,直到3月15日,这一主题公园才关门。

一名叫做考特尼·希尔德的游客回忆道,当时的阳光特别好,迪士尼乐园内因此摩肩接踵。3月12日,当她回到佛罗里达那不勒斯的家中以后,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头疼欲裂、喉咙很疼,她3岁的女儿也出现了发烧、呕吐的症状。

“我认为那时,病毒已经在主题公园里传播了。”

更令人害怕的是,在希尔德的检测结果出来以前,她已频频和亲戚、朋友密切接触。

上月中旬,由于正逢春假。大量大学生涌向佛罗里达的海滩。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一位脸色潮红的小伙放言:“即使感染病毒也不能阻止我聚会。”这也引来了网友们近乎一边倒的批评、指责和教育。

数据分析和可视化公司“Tectonix”发布了一段视频,依靠捕捉游客手机的方式,展现出3月初在佛罗里达劳德代尔堡海滩上的游客,离开海滩后两周内的路径。从图中可以看到,有些游客一路从佛罗里达出发,最远来到了西海岸。


Tectonix图

迈阿密市长弗朗西斯·苏亚雷斯对这样的情况表示:“春假中,以及聚会上发生的那些不幸、悲惨的事情,让我们在全国面前颜面尽失。”

谁的责任?

当新冠疫情在佛罗里达州暴发后,州政府、地方政府和游客都在互相推诿责任。州长先是指责,其他州的游客为佛罗里达州带来了病毒。地方政府则认为,州长没有及时发布全州范围内的应对措施。游客同样将责任推向了州政府的缓慢应对。

上月,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将责任推向了纽约、欧洲以及来自其他地方的游客,指责是他们带来了病毒。但《纽约时报》指出,这种说法反过来也是正确的:人们在佛罗里达州感染上疾病,并把病毒带回了家。

地方政府则将责任推向了州政府,认为后者没有及时发布全州性的应对措施,例如居家隔离令,以及海滩关闭禁令。德桑蒂斯曾表示,州政府“支持”政府下令取消活动、关闭海滩,但他们的职责并非是“干涉”地方政府的决定。这也导致,地方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应对措施产生了很大的不同。

例如,上月在社交网络上传播的一张照片显示,该州杜瓦尔县和圣约翰县边界处的海滩,虽然仅一线之隔,但“泾渭分明”。只见照片中,圣约翰县一侧的海滩还人头攒动,而先前实行关闭海滩措施的杜瓦尔县海滩已空无一人。


杜瓦尔县和圣约翰县交接处的海滩 推特图

对此,奥兰多市所在的奥兰治县县长杰里·德明斯表示,当地的官员没有获得足够的指导,持续采取行动,减缓疫情的蔓延。“由于联邦政府和州长办公室缺乏指导,我们只能靠自己制定策略。”

联邦政府方面也需要负担一定的责任。3月6日,迈阿密市取消了每年能吸引数万人前往的“超级音乐节”,佛罗里达州其他地区的官员批评称,这一举措过于“激进”,而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美国疾控中心(CDC)彼时还没有建议取消各种大型活动的禁令。

迈阿密戴德县县长卡洛斯·希门尼斯在3月5日的时候,还表示:“我们应该过正常生活。”但到3月12日,他已改变主意,取消了迈阿密网球公开赛的同时,还取消了青年集市。他为自己辩解称:“我们做了自己应该做的......病毒被称为‘新冠病毒’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它是如何传播的。”

另一方面,由于美国疫情早期缺乏检测手段,当地官员因此盲目地做出了这些决定决定。生产体温计的金沙健康公司的一名发言人,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认为,那些显示“麻烦即将来临的数据”,例如发烧人数的不断上升,都被官员们忽略了。

当然,政府和官员们的种种忽略和漠视,让游客和居民们最终陷入了危险的境地。参加“冬季派对”的阮,并没有指责活动的组织方,而是指出了地方官员发出的“混杂信息”。“如果一个城市关闭,另一个城市开放,(政策上)是不一致的。如果这么做,你无法阻止这场疫情。”

另一名叫做尼古拉斯·西克曼的佐治亚州居民,在3月初前往迪士尼乐园后确诊。但他并没有责怪迪士尼方面,而认为责任在政府一方:“如果有人告诉我们不要去迪士尼,我们就不会去了,我们不可能去。”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