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以人民的名义废除457签证 澳洲经济转型突围开始?

2017-4-19 11:45| 发布者: arthur | 评论: 0 |来自: 澳华财经在线

导读: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在Facebook上宣布,要“将澳洲人的就业放在首位”,拟废除现有的457签证,用另一个新的签证将其取代。


复活节假期刚过,一枚猛料就炸遍了澳洲的中英文媒体圈——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在Facebook上宣布,要“将澳洲人的就业放在首位”,拟废除现有的457签证,用另一个新的签证将其取代。

457签证是澳洲政府为澳洲企业从海外引进各类专业人士或者技术工人而设立的一种临时工作签证。截至2016年3月,澳洲有超过17.7万人持有457签证。大多数持该类别签证的工人来自印度、英国、中国和爱尔兰。457签证的获批数量去年下降超过三分之一,从6.8万降至4.54万, 受影响最大的行业是住宿、餐饮服务业以及IT行业。

据称新的替代签证项目提高了英文语言能力测试以及工作经验方面的要求,而且雇主需要通过劳动力市场测试要求。

无奈之选?

最近5年,澳洲目前每年新增的净海外移民数量都在20万左右(不包括难民),以绝对数量看,这5年引入的100万海外移民已经达到了历史峰值。

多数海外移民都集中在悉尼和墨尔本这两个城市。据估算,未来20年内,悉尼的人口将以每年10万的速度增长。近期就连新州规划部长Anthony Roberts也对悉尼的人口增长和房价表示了担忧——未来10年,悉尼的人口将从现在的不到500万增加至990万,这些新增人口需要66万套新住宅,远远超过了目前的房屋供给能力。

高企的房价刺痛了很多澳洲人的神经。今年以来,关于“减移民,降房价”的争论不绝于耳。反对者认为移民不仅拉低了工资水平,抢占了当地人的就业机会,还推高了房价——虽然不是所有移民都要买房子,但是他们是租房市场维持火热的生力军,较高的投资回报率自然会刺激人们投资房产的热情。

3月份,澳洲前总理托尼·艾伯特在一次演讲中称:“我们要削减移民数量,让人们更能买得起房子。”据 Essential的调查结果,对这一提议,有57%的人表示“完全同意”,其中“强烈同意”的有27%;只有28%的人表示“完全不同意”。

也是在3月,前工党领袖Mark Latham在一个名为“可持续发展的澳洲”论坛上发表措词严厉的讲话,他指责澳洲主要党派工党、自由党和绿党的政治领袖们为了自己的既得政治利益出卖公众利益,工党和自由党都支持“大澳洲”战略其实是为了扩大自己政治阵营的影响力。而房地产开发商(包括房屋行业协会)、销售代理商和中介机构都从快速人口增长中赚到了利益。他在结束讲话时说:“以人民的名义,必须终止它(当前的移民计划)了。”

下个月联邦政府就要公布2017年预算案。面对难以降温的楼市,最近特恩布尔政府像扑火一般到处“辩论”: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减免是否必须改革,是否允许年青人用养老金账户存款买房,是否要进一步打压海外购房者……在对这些政策都说了“No”之后,为了不至于彻底“得罪”选民,特恩布尔最后拿移民问题开刀,也并不令人意外。

移民抢了澳洲人“饭碗”?

取消457签证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澳洲去年以来居高不下的失业率。
 


在关于移民的争论中,一个被频频提及和引用的报告是澳洲生产力委员会(PC)去年9月发布的《澳大利亚移民吸纳报告》。目前这份耗时13个月、长达七百多页的报告被视为考虑移民问题的重要依据。

据统计,2015年,澳洲青年劳动力市场增加的人中,有一半是有工作权的15-24岁的临居者(学生、度假打工者和毕业生)。所以问题是,海外移民与澳洲本地劳动力的关系,究竟是竞争还是互补?

根据报告,在正常情况下,海外移民的失业率与澳洲本地劳动力几乎没有差别。但从各历史时期和当前情况看,在经济情况恶化时,海外移民的失业率要高于澳洲本地劳动力。

另外,报告中说,移民增加了劳动力市场的竞争,拉低了工资水平,并且这一现象不仅出现在低技能行业中,在高技能行业,移民的进入也会使工资增幅放缓。对于457签证,由于雇主能够获得“现成”的有技能的劳动力,在员工培训投入方面意愿单薄,不利于劳动力“技能升级”。

对于澳洲“人口老龄化”问题,报告指出,移民并不能从根本上扭转这一问题,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移民本身也会老化。

全面反思移民政策:经济转型突围?

在澳洲矿业繁荣时期,移民政策并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众矢之的。

无论是西澳州的新州长甫一履新就停掉的187签证,还是如今关于移民政策的种种争论——房价、就业、治安、教育,其背后都与困顿的澳洲经济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2012年9月,全澳筹建的工程投资为1640亿澳元。到2016年12月,这一数字降至650亿澳元,跌去了近2/3。去年铁矿石价格回升,出口有所改善,但是今年中国的房地产调控日益加码,钢铁需求并不乐观。

国内投资和出口不振,内需也不尽人意。去年澳洲贸易逆差得以扭转,但其是以进口下降为代价,实际上反映了内需的萎缩。最近两个月,央行的决议中甚至不再提3%的GDP增长目标。

更糟的是当前接近6%的失业率还有上升的可能。

据摩根斯坦利的研究报告,随着当前楼市监管风暴的推进,房屋建设尤其是公寓建设增速已开始放缓,该局面持续下去可能导致建筑业15-20万全职工作者失业,也就是说,劳动力市场中将要出现1.6%的失业者。再考虑到GDP增长缓慢的因素,报告预计,到2018年第1季度,失业率将由目前的5.9%上升到6.4%。

对于一个非移民国家来说,调节经济的工具通常有两种,一为财政政策,二是货币政策。

就澳洲目前现实看,竭力扭转财政赤字的政府在增加新的投资上捉襟见肘,降息又担心刺激楼市泡沫,因此一个移民国家独有的选项——调节人口成为发力点。

最近争议的移民焦点所反映出来的方向,一是削减新引入移民规模,二是调整职业列表。

PC《澳大利亚移民吸纳报告》中称,在过去十年中,澳洲平均每年的人口增长率是1%,如果继续照这个速度增长,到2060年澳洲的人口将会达到近5000万,也就是说再过43年澳洲的人口将要翻一倍。

目前反对当前移民政策的观点认为,从目前看,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学校拥挤等问题已经表明,澳洲没有如此大的吸纳能力。

不过,对于多少移民数量才适合当前的经济状况,PC并没有给出一个答案。但之前有一个少数党领袖呼吁应将当前的每年19万净移民数量减少到7万,他的这一倡议得到100万人签名响应。

削减移民规模会有效地解决澳洲的房价和就业问题吗?

我们认为,房价问题应从供需角度上去平衡把握,移民无可否认地带来了潜在的需求端,但并不可单纯归结于引入移民造成高房价,应该说,澳洲税制、海外资本涌入以及低利率环境都是高房价的助推器。这些问题如果不一一解决,只攻其一,都不会从根本上解决房屋可负担性问题。

而对于就业问题,减少新移民和调整职业列表,无疑有助于阻止劳动力市场向更为失衡的方向发展。但是问题是,其他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和新西兰目前的失业率都是百分之四点几,日本不到百分之三,而澳洲的失业率已经接近6%。接下来要使失业率降下来,调整移民也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以“人民的名义”,本届政府面临的最根本问题还是如何在矿业和房地产业下行之后,为澳洲的经济寻找到一条突围之路。

德勤在《2017年经济展望》报告中说,由于过去几年的矿业投资热潮,在未来几年内,矿业仍然是澳洲经济的重要支撑。但随后矿业的产出会下降,而随着整个社会的老龄化发展,健康护理产业会越来越占据重要的地位,甚至会成为最重要的服务业部门。此外,教育和农业也会迎来更快的发展时期。

调整移民政策,向这些行业补充优秀的人才,会是向澳洲未来经济转型突围迈出的第一步吗?我们拭目以待。

无论如何,调整移民政策,也许短期可能对就业率改善有所帮助,但从中长期看,提升就业率的关键在于创造更多工作岗位。

对于澳洲执政党而言,比调整一项移民政策更为重要的事情则是如何创造更多Job Positions ,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联邦政府结合各州具体经济特征和资源,从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对未来可以提振澳洲经济的产业进行重点扶持。

发展离不开资金和投资。也许中国政府设立产业引导基金的做法可以效仿,也许可以考虑出台相关财政税收优惠及限制政策,鼓励引导吸纳利用澳洲境内和境外资本,当新的产业得以培育并发展起来之际,当是澳洲经济再次向世人展示其内在力量和韧性的时刻。

祝愿亦希望澳洲经济一路走好。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